第26集:梁思申調查蕭然 楊巡巴結梁思申


梁父覺得這件事情梁爺爺已經出面了,他沒辦法撇開,蕭然也不敢賣掉梁凡。梁思申笑了,真正的危機出現時人性是靠不住的,畢竟她才是家裡唯一一個在市場上吃過虧流過血的人。梁母心疼梁思申忍不住哭了起來,說後悔讓她去美國受這麼多罪,但梁思申覺得這些讓她變得強大起來,當初她和外公鬧翻後有些擔心未來的生計就想投資掙些錢,沒想到一開始虧了不少,後來宋運輝讓她代理金州化學產品才掙了一大筆錢。梁思申給宋運輝打了個電話,想拜託他幫忙調查蕭然。

楊巡迴了家,楊母正好不在,弟弟妹妹正在吃飯,楊巡看見他們整天吃糙米飯有些難過,楊儷還是氣楊巡欠錢不還讓楊母難過。楊巡說自己會一點一點把錢還上,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好好工作就行,還給了他們一人二百塊錢。結果楊母這時回來了,把錢從他們手裡搶回來給了楊巡。楊巡拿了三萬回來,雖然少了點,但也能讓債主先安心,想著把債還上在東海買套房讓他們住城裡。楊母突然又肚子疼,楊巡急忙給她灌了個熱水瓶,打算明天帶她去醫院看看,楊母不肯。楊巡接到宋運輝打來的電話,不過這裡沒信號,只能去村部回電話。

宋運輝讓楊巡幫忙和梁思申說一下蕭然的情況,楊巡一口答應,接著就接到了梁思申打來的電話,楊巡明明聽得清清楚楚卻裝作信號不好的樣子,往梁思申要了上海的地址,說開車過去明天中午就到。楊巡打算明天辦完事後天回來就接梁母去醫院看看,梁母讓他好好做生意,讓老二帶著她去縣裡的醫院檢查一下就好。楊巡連夜開車去了上海,到達梁思申所住的賓館。

楊巡找前台幫忙給梁思申打個電話,不過梁思申不在房間,前台要接待下一位客人,楊巡就從包里拿出一沓鈔票開一間房間,然後接著打電話找人。梁思申這時來到了酒店大堂,楊巡被她的氣質深深吸引,沒想到她就是梁思申。梁思申客套地問楊巡要不要休息一下,楊巡就找借口休息了半小時,連忙換了身西裝出來。半小時后,梁思申換了身衣服,和楊巡一起去了咖啡廳。楊巡打開英文菜單一個字都看不懂,連忙遞給梁思申。梁思申聽說楊巡是宋運輝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也沒想到他會親自趕到上海,直接開門見山地說自己想了解一下蕭然,楊巡羅里吧嗦說了一大堆,說蕭然心太大從來沒有看過自己的市場,二來太守規矩了。梁思申認為這兩個缺點都是優點,楊巡顯然是在說反話兩邊都不得罪,這是梁思申對他的態度很不滿意,臉色頓時就變了。

楊巡並沒有收斂,變著法拍梁思申馬屁,誇自己的市場,梁思申直接起身就走。楊巡急忙追上去,說她是宋運輝的朋友他不會騙她的,梁思申卻大罵楊巡趨炎附勢,他今天來就是攀關係的,這種人她從小到大見多了,為了攀關係一點人格自尊都不顧。楊巡被這些話激怒了,他是趨炎附勢的小人,但他的錢都是自己一分一分掙來的,誰願意低三下四的做人啊,說到底還不是為了生活!楊巡和梁思申說了自己的故事,所以才和蕭然合作,前段時間他的市場資金出了問題,蕭然沒有落井下石還寬限他到上個月,也算是救了他。梁思申聽完這些連忙道歉,還想請楊巡吃個飯打聽一下蕭然和宋運輝的近況,他們已經十二年沒見面了。

紅偉想去看看雷東寶,雷東寶被判后他是第一個去看他的,韋春紅卻看出他去見雷東寶有事。紅偉說村裡廠子的設備老化,制度也不行,他想改一改雷士根卻一直攔著。韋春紅半點不關心小雷家的工廠,和楊巡挽留他們只是為了雷東寶而已。紅偉想讓雷東寶支持自己辦承包,他有威望,韋春紅並沒有阻攔,只是叮囑紅偉這次見雷東寶千萬不能說小雷家的人在外面說他壞話,也不能讓他知道雷母在村裡住不下去了。韋春紅和紅偉當著雷東寶的面說小雷家的人都很惦記他,雷東寶卻知道村裡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