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馮森和武強意見不和起爭執 馮森逼沈廣軍說出真相


馮森帶王鵬來提審沈廣軍,才知道沈廣軍再次鬧著自殺,被關進禁閉室,馮森借口禁閉室衛生條件太差,讓王鵬幫忙進去收拾一下,馮森趁機來到旁邊的禁閉室見張一葦,張一葦用密語標注了黃四海每次異常情況的時間和地點,張一葦讓馮森找喬逸解密,這是他們倆之間的約定密語。

巡迴檢察組第33集劇照

馮森來提審沈廣軍,沈廣軍哭著向馮森求助,他聽說檢察院的人已經把他誣陷鄭銳貪污受賄的偽證以及他企圖自殺的材料上交,他擔心數罪併罰被判死刑,馮森對此毫不知情,答應儘快查清楚此事。馮森從王鵬口中得知武強在他去小樹林取證的那天晚上就落實了此事,馮森氣得無語。

陳明忠來向鄭雙雪彙報了黃雨虹和魯春陽的所作所為,鄭雙雪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陳明忠勸她和黃雨虹見面詳談,鄭雙雪不敢見黃雨虹,擔心張友成知道以後和她離婚,她讓陳明忠全權負責此事。馮森直接來找武強問責,武強聲稱都是按照正常程序辦事,還搬出行業規則來說事,馮森和他據理力爭,因為沈廣軍的案子牽扯了太多的人和事,如果黃四海故意殺人罪名成立,就要面臨死刑的判決,武強借口沈廣軍的案子是張友成負責辦理,一旦翻案會給張友成造成很大的麻煩,武強逼馮森拿出沈廣軍沒有殺徐大發的證據,馮森氣得大發雷霆,答應儘快找出有力證據,武強口口聲聲稱鄭銳強烈要求儘快給沈廣軍定罪,馮森負氣而走。

巡迴檢察組第33集劇照

馮森立刻趕回監獄再次提審沈廣軍,沈廣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馮森逼沈廣軍說明實情,否則他也無力回天,沈廣軍極力掩飾,馮森承認已經找到苗苗的屍骨,還把現場的照片拿給沈廣軍,證實苗苗被他活埋窒息而死,馮森還從宋麗敏的手機里看到苗苗在麵包上插一根蠟燭,給沈廣軍唱生日歌,沈廣軍傷心地泣不成聲,他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打垮,苦苦哀求馮森把他槍斃。

沈廣軍坦白了所有罪行,承認早就認識徐大發,徐大發發微信約他去小樹林見面,沈廣軍正帶著苗苗在外面玩,就帶著苗苗一起去見徐大發,沈廣軍來到小樹林,看到徐大發已經被殺,沈廣軍返回車裡,看到苗苗被人強暴暈了過去,趕忙對苗苗進行施救,他求馮森找出殺害徐大發的兇手。馮森逼沈廣軍交代他和徐大發之間有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沈廣軍拒不交代,馮森對他苦苦相逼,沈廣軍猜到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想知道誰賣給沈廣順那張中獎彩票,因為那個人是殺害鄭瑋麗案子的唯一線索。

巡迴檢察組第33集劇照

鄭銳在一旁氣得渾身發抖,積壓在他心裡十多年的仇恨被激發出來,他想知道母親被殺的真相,逼沈廣軍如實交代,馮森看鄭銳情緒如此激動,就把他攆出去。馮森苦口婆心勸說沈廣軍,給他講事實擺道理,沈廣軍拒不配合,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死,不想再罪上加罪,沈廣軍發誓從現在開始一言不發,除非馮森把徐大發被殺的案子查清楚,給他解除死緩罪行。

馮森就讓王鵬拿出電腦,當場和羅欣然連線,羅欣然已經查出沈廣軍在做保險事故調查員期間,夥同徐大發騙保23起,金額高達500萬,馮森勸沈廣軍主動交代,爭取寬大處理,否則罪加一等,沈廣軍要了一杯水來掩飾內心的恐懼,交代他和徐大發合夥騙保,共從中獲利130多萬,馮森認定他還有更見不得人的事隱瞞,沈廣軍不會冒著殺人的嫌疑只為了隱瞞這些贓款,而且小樹林里隱藏的第四個人不會置沈廣軍于死地。

巡迴檢察組第33集劇照

沈廣軍又要了一杯水,主動交代了第一次認識徐大發的時候,徐大發開車撞死了白繼發,沈廣軍來到現場,發現那輛車的剎車系統被人為破壞,徐大發和沈廣軍稱兄道弟,第二天就給他20萬的好處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