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蕭尚遠離世留遺言 沐王妃為護蕭承煦讓位


蕭承煦是跟著一個宮中人來到這裡的,突聞哨聲,蕭承煦連忙拉著賀蘭茗玉查看情況發現了奸細。蕭承煦決定二人前後包抄奸細,賀蘭茗玉一轉頭,二人的臉近在咫尺。蕭承煦沒顧上多想上前堵住了奸細,只有庸臨和西齊傳遞消息才會用蒼鷹,他是西齊的奸細!奸細吹哨引來了蒼鷹,賀蘭茗玉差點受傷,蕭承煦及時救下了她。朝蕭承煦脖子上扎了一針就跑了,賀蘭茗玉連忙拉開他的衣服驗傷,還好這針沒有毒,上點葯就好了。賀蘭茗玉幫蕭承煦擦了擦汗就去遷馬了,蕭承煦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心猿意馬。

蕭尚遠孤單的站在大殿之上,猛地吐了幾口鮮血,沐王妃嚇了一跳連忙叫人去請太醫。蕭尚遠知道,他怕是過不了今天了。蕭尚遠想了很多關於大盛的未來,他告訴沐王妃,他要把王位傳給蕭承煦,沐王妃一直以為他心裡屬意的是蕭承睿,蕭尚遠的確想過他,但他要改革法制,結果只有兩個,大成或大敗,大盛是賭不起的。蕭承煦從小善良,知禮節懂規矩,在他身上蕭尚遠能看到自己年輕時的樣子,所以希望他能夠成為大盛的英雄。只是怕四大親王是不會同意的,蕭尚遠已經叫人去找他們了,告訴他們這是他的決定,但如今他最害怕的是禍起蕭牆!

長安諾第3集劇照
蕭尚遠薨逝傳位蕭承煦

蕭承睿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四大親王還沒來,蕭尚遠擔心如果自己現在死了,聽到他遺言的只有沐王妃,她手上還拿著自己的遺詔,這對他們母子來說是禍啊。蕭尚遠征戰一生,此時只希望老天給他一次機會讓他等到四大親王來,親筆寫下傳位詔書。這一輩子蕭尚遠遇到過很多女人,但放在心裡的只有沐王妃,卻也最對不起她,沐王妃已經淚目。蕭尚遠又吐了口血,叫沐王妃把眼淚擦掉,替他戴上王冠,無論如何,他現在還是這大盛的王!沐王妃替蕭尚遠戴好王冠,蕭尚遠便沒了氣息,沐王妃小心翼翼地探了他的口鼻,緊接著倒地痛苦。蕭承睿匆忙趕回,只聽到宮內凄慘的哭聲,他與蕭承耀一同跪在門外,重重地磕了一個頭。蕭承耀告訴蕭承睿,蕭尚遠沒有留下遺詔,只有沐王妃知道他的遺言,但無論她口中的遺言如何,他永遠都是支持蕭承睿的。

西齊使者又來庸臨說要接郡主去履行婚約,因為退婚書上只有司徒昆的親印,不能作數。蕭承煦問賀蘭芸琪蕭承睿怎麼走的這麼突然,賀蘭芸琪也只知道他有要緊的軍務。蕭承煦說最近一想起一個人來總覺得很慌,坐立不安,可一見到那個人又好了,賀蘭芸琪調侃他怕是得了心病吧。西齊使者留下一句若是不履行婚約就出兵討伐的話離開,賀蘭明哲十分生氣,賀蘭克用說他現在就去找蕭承煦商量出兵,到時候西齊定然不敢再犯。然而這時,他們又接到了蕭尚遠離世的消息。

長安諾第3集劇照
蕭承煦心屬賀蘭茗玉

賀蘭芸琪得知蕭尚遠離世一事十分緊張,如今大盛國喪定無暇顧及其他,眼下只有讓賀蘭綰音去履行婚約才能保住庸臨。賀蘭綰音哭著求她,賀蘭茗玉更是求他讓自己代賀蘭綰音去,賀蘭明哲卻告訴賀蘭綰音,這是她身為庸臨郡主的責任,無法逃脫。賀蘭綰音癱倒在地,既然這就是她的命,她認就是了。賀蘭芸琪與賀蘭茗玉看著賀蘭綰音隨西齊使者離開,賀蘭綰音依舊帶著蕭承睿的那件披風在身旁。賀蘭芸琪告訴賀蘭茗玉,庸臨人都有著不可逃脫的責任,這是無法避免的,她拉著賀蘭茗玉的手要去找蕭承煦,與蕭承睿匯合。

蕭承煦匆匆騎馬趕回大盛,看到蕭尚遠的靈柩悔恨不已,他來遲了,沒有見到蕭尚遠最後一面。蕭承煦想獨自守蕭尚遠一晚,希望蕭承睿先回去。蕭承煦哭著和蕭尚遠說,他會謹記他的話做一個大英雄不讓他失望。沐王妃告訴蕭承煦,自己心裡有一個天大的難題。她問蕭承煦相不相信自己,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蕭承煦好,蕭承煦自然是相信自己母親的。蕭承睿和蕭承耀等皇子很擔心皇位一事,沐王妃說要等到回京后再當眾宣布。此時,沐王妃來找蕭承睿,說有話和他單獨聊聊。沐王妃告訴他,蕭尚遠的遺詔是把皇位傳給蕭承煦,蕭承禮輔政,但事情並非一定要這要做,如果蕭承睿想做王,她便可以成全他。沐王妃知道,四大親王中雖然蕭承禮居長,但一切都是以蕭承睿為首,蕭承煦沒有助力是鬥不過四大親王的,弄不好還會有性命之憂。蕭承耀剛愎自用,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沐王妃稱自己說的一切都是真心誠意的,只要能保住蕭承煦的性命,他就算下地獄也心甘情願。沐王妃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蕭承煦,他自幼受蕭承睿教導疼愛,就算把這個王位讓給他也是應該的。蕭承睿聞言卻突然生氣了,蕭尚遠屍骨未寒,沐王妃就在這裡擅改遺詔,著實令人生氣。沐王妃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蕭承睿是多麼自負的一個人啊。

長安諾第3集劇照
沐王妃打算讓位給蕭承睿

蕭承睿轉身就走,也沒把遺詔的事情告訴四大親王,悶頭回了房間心中五味雜陳,蕭尚遠曾親口說過要把大盛交給他,如今卻對他隻字未提,難道他也覺得自己覬覦王位將他安排的與王位越遠越好。從蕭承睿記事起就跟著蕭尚遠征戰四方,也為了他一統天下的大志一刻不敢鬆懈,如今他卻把王位交給了無軍功無資歷,尚且只有十七歲的蕭承煦,他如何能應付得了如此複雜的局勢,而他這麼多年的努力,又讓他情何以堪呢。

賀蘭芸琪帶著賀蘭茗玉來到了盛州,蕭承睿的手下突然吵起來了,蕭承煦和蕭承軒也來了,說是蕭承睿讓他們來的,原本他們想進宮安置蕭尚遠的靈柩,可路上遇到了蕭承睿的手下說什麼都不讓他們進宮。賀蘭芸琪連忙問了蕭承睿的侍衛德安,德安稱蕭承睿覺得宮中雜亂,叫他們先在賀蘭芸琪這裡待著。賀蘭芸琪怕他們衝動,決定自己去問個清楚,叫他們在這裡等著。蕭承耀等人聽聞謠言說要把王位傳給蕭承煦很生氣,蕭承睿卻告訴他們這不是謠言,既然王位已定,全力擁護蕭承煦便好。卻不想,蕭承耀沒和蕭承睿商議就讓德安把蕭承煦和蕭承軒送去了賀蘭芸琪那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讓他們見到沐王妃。蕭承睿雖然有些生氣,可王位就在眼前,他有些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