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陸可被人陷害投資沒了 沈思怡買醉狂歡出車禍


這天延川派代表來到生活家進行盡調,由於沈思怡事先給大家提過醒,所以盡調時當被問到思怡和陸可的關係時大家都說很好。很快就要輪到陸可了,就在大家擔心她會不會來時陸可如約而至。思怡微笑著走到她面前,把一個小禮盒放在她面前說送她一個禮物。

陸可本來想拒絕,但看到延川的代表在這,她就不再抗拒而是默默地看著思怡給她戴上胸針。接受盡調時當被問到她曾為了關玥和思怡發生爭執時,她說自己當時確實不同意思怡的處理決定。延川代表問她為何又妥協了,陸可認為站在生活家的立場上思怡的決定是正確的,她尊重思怡的決定。生活家一路走來不容易,她和思怡一個感性一個理性,有時會水火不容但更多時候是互補關係,陸可覺得她和思怡是最好的搭檔。

延川代表對這次盡調很滿意,下周一他們想和管理層聊聊未來計劃。看到這次融資勝券在握,大家紛紛嚷著讓思怡請客慶祝,陸可借口有事先走,思怡跟到門口向她表示感謝,陸可把胸針取下來還給她,她覺得盡調結束了戲也演完了,思怡向陸可解釋這個是她真心送她的,陸可卻覺得她是故意當著延川代表的面給她戴上的。思怡解釋自己沒有,可陸可不想聽就走了。張芒要出差了,陸可在家幫他收拾東西,張芒覺得思怡挺可憐的,昨晚慶功宴上她一整晚都沒有笑容。

宋妍也想爭取延川的投資,但聽說這次延川的領導層對生活家的投資意向越來越大,她就動起了歪腦筋。她得知助手和生活家的前台關係不錯,就讓助手約那個前台吃飯。隨後這位前台來到思怡的辦公室,向她彙報說延川那邊剛來通知,要把她和陸可的盡調時間調到明天,思怡讓她通知一下大家。前台問起陸主編如何通知,看思怡沉默不語,她就說她會給陸可發郵件並打電話確認的。

溫如馨的媽媽要過生日了,姚遠陪她去給她媽媽買禮物。馨馨打算在媽媽生日宴那天把他介紹給她的家裡人,但姚遠並不是很開心。在酒吧他和老黃聊起這事他覺得和馨馨在一起不自在,老黃覺得姚遠心裡還裝著思怡。

第二天陸可練完瑜伽出來正好碰到小白總,小白總約她去樓下咖啡廳聊聊。而生活家這邊,思怡正和延川代表在會議室焦急地等她來盡調。但陸可的電話卻一直沒人接聽,思怡讓延川代表再等一會兒,說陸可可能路上堵車。看延川代表等得不耐煩,思怡起身準備再去催一下,這時有個代表收到短信讓她不要催了,這位代表說她收到照片陸主編正和貓弄雜誌的出版人熱聊,估計連待遇都談好了,思怡看到照片不禁很吃驚。

陸可打開更衣室的柜子,看到手機有很多未接來電,她打回去才知今天延川來生活家盡調。她趕緊趕回生活家,延川的人已經走了,思怡的臉色很不好看,她指責陸可不想來可以直說,幹嘛背著她搞這些鬼。陸可解釋自己今天在瑜伽館碰到白樺她們就隨便聊了幾句,而且她不知道今天要盡調,她的手機放到更衣室了同時她也沒收到通知盡調的郵件。思怡覺得這一切都太巧合了,她認為陸可在撒謊,陸可覺得別人可以懷疑她唯獨思怡不行,她委屈得掉淚告訴思怡她是不可能拿生活家的前程開玩笑的。隨後陸可氣沖沖地走了,思怡用手抱著頭心裡很難過。

晚上思怡獨自坐在黑暗的房間里喝酒,她和陸可從高中到現在的點點滴滴不禁浮現在腦海。第二天同事們等思怡開會,直到11點她才來身上還帶著很大的酒味,會議剛開始沒多久,她就跑到垃圾桶那兒嘔吐起來。

張芒出差回來聽說此事不禁很驚訝,他才出去幾天就發生這麼多事,明明到手的投資就這麼沒了。他告訴陸可那天她之所以沒收到通知,是因為生活家的前台小妹被收買了,還說思怡每天喝得醉醺醺地去公司似乎是要放棄生活家了,陸可聽了立刻來到思怡的住處。思怡正跟一個朋友喝酒,陸可勸她別喝了給她倒水卻被打翻在地,喝多的思怡讓她別妨礙她們喝酒,陸可氣惱地走了。

隨後思怡在酒吧喝多後放飛自我和別人跳舞狂歡,姚遠去參加馨馨媽媽的生日宴,他收到朋友的短信說思怡喝大了有點失控,隨後又發給他一段視頻,姚遠看后就起身出去給陸可打電話,他說思怡在酒吧喝多了,旁邊還有幾個男的欺負她讓陸可去看一下。

思怡坐車回去的路上,醉意朦朧的她看到路邊有個女孩很像陸可就大聲叫她,但那女孩一直往前走,她急忙下車去追卻被一輛車給撞倒了。去酒吧找她的陸可接到一個電話不禁神色大變,而姚遠收到陸可的短信說思怡出車禍了不禁大吃一驚,他告訴大家他有事先走了,馨馨追出去問他是為了沈思怡嗎,姚遠說她出車禍了他去看看就回來,馨馨看他扔下她不禁很傷心。陸可趕到醫院,聽交警說思怡只是皮外傷正在裡面包紮就鬆了一口氣,交警告訴陸可她是思怡登記的緊急聯繫人,看到自己在思怡心中這麼重要,陸可對她的不滿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