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謝宏祖介紹生意 朱鎖鎖業績飆升


楊柯帶著銷售部開會,因為大環境的影響,東籬的房產並不好買。楊柯關心朱鎖鎖賣房子的情況,認為只要沒簽單一切都不算數。這時,謝宏祖打來電話,因為臨時有事暫時不能簽約,楊柯見她接電話的表情,讓朱鎖鎖做好兩手準備。

東籬開盤,葉瑾言帶著朋友楊總定下12c的豪宅,朱鎖鎖見謝宏祖定下的房子被別人捷足先登,向葉瑾言說明情況,楊柯畏忌葉瑾言的權力,阻止朱鎖鎖繼續說下去。這時,朱鎖鎖的客戶謝宏祖出現在售樓部,朱鎖鎖坦言12c已經被人定走,謝宏祖聽到後頭也不回離開。

朱鎖鎖向楊柯借用了一萬元錢購買洋酒,然後帶著酒水向謝宏祖道歉。謝宏祖這樣的富家子弟見識過各色各樣的銷售,並不吃這套。朱鎖鎖表達自己的歉意后離開酒吧。

朱鎖鎖未等到謝宏祖追出來,打電話向楊柯抱怨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誰知卻接到謝宏祖的電話,原來謝宏祖欣賞她的絕決,為她介紹兩個客戶,一下子朱鎖鎖銷售出兩套房子。

蔣南孫參加蔣奶奶的生日宴會,蔣鵬飛借著酒意感謝蔣母戴茵的包容,提醒蔣南孫小心面對外面的爾虞我詐。宴會結束后,蔣鵬飛讓蔣南孫回家陪蔣奶奶住幾天,自己有事情要外出。

朱鎖鎖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啃麵包,接到蔣南孫回家住的電話立即趕回蔣家。朱鎖鎖分享自己賣出了房子,終於有錢租用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這相當於自己的新生。蔣南孫非常心疼朱鎖鎖將她抱在懷裡。

朱鎖鎖眼看著兩個客戶簽約請假就醫,原來前一晚喝酒喝的胃痛了。范金剛將朱鎖鎖賣出去兩套房的消息告知葉瑾言,認為朱鎖鎖手眼通天。

朱鎖鎖在醫院打點滴,見身邊的人討論股市,立即將名片分發給眾人,並推薦東籬的房子。誰知身邊打點滴的人中居然有葉瑾言的朋友,他打電話給葉瑾言提及朱鎖鎖在醫院推銷房子。

葉瑾言得知楊柯即將離開,讓范金剛務必留下他,因為他不僅擔心楊柯的離開,而且擔心楊柯身後那一群精兵強將。

蔣鵬飛一夜未歸,就連電話也關機,蔣南孫只好發消息聯繫蔣鵬飛。這時章安仁提著外賣前來,蔣南孫提及最壞的打算是幫助父親還債,自己並非是泡在蜜糖罐長大,各自有各自的苦難。章安仁認為蔣南孫的苦難和自己不在一個層面,如果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自由和自信。王永正天生就擁有自信和自信,可是他卻隨意揮霍,這也是討厭王永正的原因。

討債的人找上門來,蔣奶奶和蔣南孫等人都希望知道他欠債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