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朱鎖鎖警告袁媛 蔣南孫面臨破產


范金剛通過技術手段查詢朱鎖鎖和楊柯郵件來往情況和檢索內容,並將情況稟報給葉瑾言,葉瑾言看到朱鎖鎖檢索的內容是葉瑾言有多少錢,如何一夜暴富這些東西,忍不住大笑,范金剛也因為這些詞彙傻笑。

蔣南孫把錢交給袁媛,並讓她去全日制英語班報名,袁媛為了自己有美好的未來,在章安仁面前將事情圓下去,章安仁見她即將去學習,拿出一千元讓她好好備用。

楊柯將謝宏祖的電話交給朱鎖鎖,朱鎖鎖看到他備註謝宏祖的名字是空調王子,認為謝宏祖並無實權,楊柯提醒她謝宏祖雖然有個很難搞的老媽,但是實力不容小覷,東籬開盤后將他約到沙盤來看看。

葉瑾言看到朱鎖鎖還未下班,主動請他喝啤酒和吃燒賣,朱鎖鎖好奇他今天為何那麼開心,因為全公司都在猜測。葉瑾言坦言自己是被一個笨蛋氣笑的,而那個笨蛋就是朱鎖鎖。

蔣南孫幫助袁媛收拾行李,袁媛認為蔣南孫是出身富裕的公主,從來沒有事情讓她操心,也沒有什麼事情非完成不可。蔣南孫認為袁媛的出現就讓自己操心,請走她也是自己非完成不可的事情。袁媛相信自己一定會過得很好。

章安仁因為送袁媛去報名,朱鎖鎖氣喘吁吁的趕到,她認為章安仁不方便進入女生宿舍,自己幫他們送袁媛。到了學校后朱鎖鎖叮囑袁媛不要總是找章安仁,欺負蔣南孫就是欺負自己,蔣南孫是個大小姐有顧忌,而自己卻什麼都不怕。袁媛是個聰明人明白朱鎖鎖是幫助江南孫盯自己。

蔣南孫忙碌著考博士,章安仁表面是照顧蔣南孫的生活起居,其實他是因為系主任不知拋頭露面才不去參加閉幕儀式。可是他卻不願意將實情相告,蔣南孫氣憤在自己面前八面玲瓏,審時度勢,章安仁沒想到蔣南孫局面看穿了一切,自尊心更加受挫。

朱鎖鎖帶著富二代謝宏祖查看東籬的房子,謝宏祖的電話不斷,朱鎖鎖通過他電話的內容,看出他被強勢的母親逼婚,走上前提水,謝宏祖內心忐忑提前離開了豪宅。朱鎖鎖獨自一人坐在豪宅喝啤酒,這時蔣南孫打來電話,傾述自己找錯了男友,可是自己現在回家,始終也沒臉面回去。朱鎖鎖知道她明天要考試,讓她認真複習功課。下定決心將房子賣出去后,得到工資重新租房子,於是發消息給謝宏祖。誰知謝宏祖出現在給豪宅樣板間,兩人坐在地上喝酒,朱鎖鎖好奇謝宏祖這樣的有錢人買豪宅的感覺,誰知謝宏祖卻是表面光鮮,內心卻非常苦悶,就連談個女朋友都被母親安排,不過是母親安排的工具人,無論做的好與不好都得不到別人的真心讚賞。

朱鎖鎖陪著謝宏祖聊天,謝宏祖的電話響起,謝宏祖母親安排的相親對象趙馬琳打來電話,朱鎖鎖冒充謝宏祖的前女友幫他解決趙馬琳,謝宏祖答應明日到售樓部簽約。

朱鎖鎖正在收樣板房的酒,葉瑾言和范金剛走了進來,葉瑾言看出她陪客戶喝酒,認為她違反了公司的規定,讓范金剛買一瓶新的酒還給客戶。朱鎖鎖立即意識到錯誤,葉瑾言提醒她將股市近期波動大的消息,讓她轉告蔣鵬飛拋掉股票。朱鎖鎖回家看到蔣鵬飛找蔣母借錢,只好將消息告訴蔣南孫,誰知蔣南孫的車已經被他賣掉,而他卻不承認炒股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