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陳明忠來找黃雨虹興師問罪 黃四海栽贓張一葦害米振東


鄭銳和獄警帶領二班服刑人員在勞動區域打掃衛生,張一葦發現黃四海鬼鬼祟祟,時刻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黃四海在窗戶的欄桿下面摸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風聲太緊暫時蟄伏」,黃四海看完就把紙條泡水毀掉,張一葦全看在眼裡。

米振東因為高燒突然暈倒,鄭銳趕忙用對講機把獄醫叫來。經過醫護人員全力搶救,羅欣然終於轉危為安,她萬萬沒想到鄧耀先竟然背著她密謀那麼陰險的計劃,又想起高速隧道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她還心有餘悸,母親對她好言相勸,堅信她很快能遇到心儀的男人。

馮森來醫院看望羅欣然,還帶來沈廣軍930案子的所有資料,讓羅欣然借著住院之際找出其中的線索,羅欣然氣得哭笑不得,對他破口大罵,馮森強強忍心中的悲痛,假裝一本正經給她布置工作,羅欣然的一番話讓他徹底崩潰,馮森承認看到羅欣然倒在血泊之中很著急,現在又見羅欣然如此憔悴,他的眼淚奪眶而出,趕忙找借口離開了病房。

鄭銳把米振東送到醫務室,才發現他的後背被紙刀劃得面目全非,已經感染流膿,米振東還強忍疼痛故作鎮靜,鄭銳和獄醫都驚呆了。馮森來到指揮中心,邊國立把范隊長的核查結果寫出來,和馮森提供的一樣都是徐大發,王鵬沒想到沈廣軍和徐大發是老熟人。

邊國立查出常胖子指使呂文瑞陷害張一葦,還開車在高速追殺羅欣然,馮森拜託邊國立24小時監控他的行蹤,還讓羅欣然重點排查和徐大發有關係的人。李勁松和沈浩讓米振東說出害他的人,米振東謊稱自己抄近路穿過月季花池的時候划傷的,他們倆根本不信,可米振東一口咬定這個結果。

陳明忠假扮求職者來找魯春陽,保安對他進行搜身,才放他進去,魯春陽帶他來到一間私密的辦公室,黃雨虹在二樓陽台上看到這一幕。陳明忠明確講明這此都是他個人行為,張友成對此毫不知情,陳明忠怒斥魯春陽不該擅自殺人,魯春陽被他的氣勢嚇到,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趕忙去找黃雨虹彙報。

鄭銳和劉成提審蒯遠鵬,他透露米振東在電視房受傷。黃雨虹很快來見陳明忠,陳明忠譴責他不該用這麼狠的手段報復張友成,不但害張一葦入獄,讓熊紹鋒受審查,害死了鄧耀先,還讓羅欣然受重傷,黃雨虹推說對這些毫不知情,把一切責任都推到魯春陽身上,黃雨虹假惺惺讓陳明忠向張友成賠罪,還拿起煙灰缸狠狠砸魯春陽的頭。

陳明忠趕忙攔住黃雨虹,承認是鄭雙雪派他來的,黃雨虹突然痛哭流涕,心疼唯一的兒子身陷囹圄,生死未卜,黃雨虹不停地向陳明忠訴苦,口口聲聲稱他就是一個生意人,絕不可能下命令殺人,魯春陽賭咒發誓沒有對鄧耀先和羅欣然痛下殺手,當場播放了他和白小蓮的微信通話記錄,陳明忠逼問出白小蓮向他通風報信,黃雨虹當場勃然大怒,因為黃四海和肖萌爭風吃醋就是為了白小蓮。

米振東沒有揭發胡大軍,黃四海決定放他一馬,還得找個人當墊背,黃四海就盯上了張一葦。沈廣軍突然從床上跳起來,他歇斯底里大呼小叫,一心想尋死,鄭銳聞訊趕來把他制服。

羅勁松和沈浩等人對二班監舍進行仔細搜查,在張一葦的床鋪下面發現一個帶血的紙刀,儘管張一葦連連解釋,羅勁松認定他加害米振東,讓鄭銳把他關禁閉,黃四海和胡大軍相視一笑,露出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