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趙小波找縣裡買市場 宋運輝叫停設備採購


楊巡半夜回了市場,發現尋建祥也在。楊巡因為不想讓楊母心煩沒有回家過年,自己也因為市場的事情煩心,尋建祥拉著他一起喝酒。楊巡要賬要不回來,可他和楚鄉長立軍令狀要收回二十萬欠款,實在不知道怎麼辦。市場還有十六戶沒簽續約合同,尋建祥說趙小波來過幾次,他在外面四處散播謠言說縣裡要把市場收歸公有,楊巡氣得咬牙切齒,結果正好聽見外面有動靜,是趙小波的人又來鬧事了,楊巡起身就追,結果什麼也沒追到。大年三十的晚上,煙花聲很大,楊巡卻委屈的蹲在街頭說他走不動了,雷東寶出不來了,商戶們也不信他,這市場已經不是他的了。楊巡苦著臉說,他就盼著有個市場,像個孩子一樣養大,可算有個規模了,強盜來了,小偷也來了,想賺錢讓家裡過好日子,怎麼就這麼難啊。尋建祥坐在楊巡身邊,二人看著遠處的煙花心中凄涼。雷東寶在裡面看見了絢爛的煙花,一瞬間有些恍惚。

廠子里開了歡送晚會,宋運輝沒心情去,忙著在實驗室工作。今天韓則鋼和日本供貨商談判結束,有人想替宋運輝摸摸情況,宋運輝早有布局,讓韓則鋼做成報告人手一份,廠里選擇設備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韓則鋼送走了那些日本老闆,他壓根沒請宋運輝,馬保平搖了搖頭說他是個糙人,宋運輝想要的不是這套設備,可韓則鋼覺得無所謂,畢竟部里文件已經下來了,讓馬保平來負責設備採購。但馬保平知道,宋運輝要是不認可宋運輝就沒辦法報到部里,之前他繞開部里報備項目,和路司長叫板,足以說明宋運輝膽子有多大。馬保平囑咐韓則鋼不要再和宋運輝起衝突,只要他能答應採購,他提出什麼條件都可以。

宋運輝忙著工作一晚沒睡,八點的廠務會上,馬保平先是帶著大家獎勵了一頓宋運輝,這次小試成功,宋運輝想申請一筆經費,馬保平欣然答應。第二個話題就是採購方案,宋運輝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認為主機和國際領先水平仍然存在差距,建議暫緩和日商簽約和其他國家廠商接觸,尋找新的突破口。眾人顯然不認可,韓則鋼也忍不住開口,目前這已經是國內最領先的設備了。宋運輝依然堅持己見,馬保平認為不能再浪費時間了,畢竟東海二期九三年就要上馬。面對大家的反對,宋運輝依然表示,他沒辦法在這樣的採購方案上籤字,眾人又一次不歡而散。

楊巡去見蕭然被告知他出差了,所以見了另一位老總,楊巡說自己有了新的想法想做一個比日雜百貨更綜合的市場,所以那塊地可能不夠用了。對方很介意市場掛靠單位的事情,蕭然出國前還表示如果想要退地他們可以幫忙,國榮不會追究楊巡的解約責任,不過國榮沒有義務退還定金。楊巡只能強顏歡笑表示不會退地,只是三月三十日之前還要付五十萬款項,楊巡有些頭疼。

韋春紅髮現趙小波在背後搞小動作連忙把楊巡叫了過來,楊巡不想去找宋運輝不知道該怎麼做,不過韋春紅也沒想讓他們去找宋運輝,畢竟上次去見雷東寶就是他拖的關係,何況有些事情他也沒辦法解決。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韋春紅覺得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要讓趙小波知道雷東寶好不容易脫了重罪,生路要是再被斬斷她絕不讓他好過。趙小波繞開楊巡去找縣裡談話,還沒談到價錢的地步,楊巡自知如果他和縣裡談妥了他一分錢也拿不到,所以決定把市場賣給他,大不了出點血,還能保雷東寶一個平安。韋春紅陪楊巡去找了趙小波,楊巡說要把市場賣給他,縣裡給他的錢他可以讓一成,趙小波卻拒絕了,口口聲聲稱這個市場已經和他沒有關係了,楊巡氣急了。

日本設備商又來催,韓則鋼來找馬保平發牢騷,東海已經等不起了,覺得宋運輝這麼做是目的不純,覺得自己插不上東海二期的手了就想把二期拖黃了。馬保平急忙阻止韓則鋼的話,這話不能隨便說,會影響團結。宋運輝這次確實過界了,馬保平決定給他一個月時間,如果再找不到其他外國廠商就報上去,不然就把宋運輝故意阻撓設備採購一事一起報給部里。一分廠這邊最近請假的人有點多,宋運輝明白他們想鬧事,所以全都沒批假,三個月之內都不許請假。丁兆成作為一分廠副廠長遲到了,宋運輝當場按規定處理了。最近集中請假的情況不是空穴來風,宋運輝知道自己叫停二期大家有了厭戰情緒,馬保平也以為他想爭奪二期控制權,但他做事從來都只看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