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思怡給陸可送禮物求和解 她找到投資方讓陸可配合


陸可和張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告訴他兇手可能是誰,可身邊的張芒不見了,她有些害怕這時電視里一片雪花,沈思怡突然出現在裡面問陸可要躲她躲在什麼時候,陸可驚醒了原來是一場夢。張芒給她端來一杯水,聽說她又夢到思怡了,不禁開玩笑道到底誰才是她的男友,怎麼她總是夢見思怡沒夢到過他呢。

正聊著他們聽到門鈴響,打開門快遞員把一個盒子遞給陸可,然後拿出卡片朗讀關於友誼的名句,陸可急忙制止他問他幹嘛呢,他說這是客戶的要求,張芒接過卡片一看是思怡的傑作不禁笑起來。隨後陸可又不斷收到禮物,快遞員照例朗讀卡片。

這天陸可抱著一個大大的熊玩偶和其他禮物來到思怡的辦公室,她是來把這些東西還給她的。陸可告訴思怡她們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吵個架送個禮物就能翻篇的。思怡說她還不能對她好嗎,陸可讓她別再來煩她就是對她好了。看著陸可離開的背影思怡心情很低落。晚上思怡拿著幾個快遞迴到家,她拿出一個信封裡面是兩張男版天鵝湖的門票,她知道男版天鵝湖一直是陸可很想去看的。她把其中一張票撕成兩半拍照發給陸可,接著發信息說陸可定的男版天鵝湖的票到了能快遞給她嗎,思怡說自己不會去,因為她的那一張已經撕了。

姚遠在酒吧和樂隊配合不順利,隨後他獨自在酒吧練吉他,馨馨來了開心地告訴他雷哥喜歡他修改的方案,但姚遠很不開心說要不算了,馨馨就勸他設計師哪有不改方案的,姚遠心情煩悶讓她先回去了。思怡拿著天鵝湖的票在劇院門口等陸可,但等了半天陸可沒來,思怡就把門票放在入口處的一張桌子上就走了。

隨後思怡來到酒吧,老黃給她一杯啤酒她就喝了起來,姚遠問她是不是心情不好,思怡借他手機要看陸可的朋友圈,姚遠覺得很奇怪說陸可把她屏蔽了嗎,思怡說陸可搬走了。她看了陸可的朋友圈後知道她是故意不出現的,她問姚遠男的一般怎麼跟朋友道歉,姚遠說男的一般不道歉,小矛盾喝一頓大矛盾打一架。

喝完酒姚遠陪思怡等車,思怡問他民宿的事弄得怎麼樣了,姚遠吐槽說投資人又是改方案又是改風水,他問換做是她會怎麼做,思怡爽快地說換人。她告訴他好東西總會有機會的,如果搖擺不定就會被人趁虛而入。隨後馨馨告訴姚遠雷哥那邊她已經回絕了,她向他道歉是她太著急太想讓他做成這件事了,姚遠看她這麼為他著想心裡挺暖就把她摟在懷裡。

關玥在日本邊留學邊打工,一起打工的女孩問她春節咋過她說一個人過,她覺得自己不孤單因為天天都和葉舟視頻,那女孩覺得異地戀不靠譜,關玥說他們已經分過一次分不了了。晚上她和葉舟視頻他看她住的環境很差不安全讓她趕緊搬家,關玥想忙完這幾天再說。第二天關玥在劇場連值了三個班,疲累的她回到家卻發現屋裡一片狼藉,天亮后她用手機和葉舟視頻氣惱地說錢、蘋果電腦都丟了,葉舟讓她彆著急先住在朋友家,他回頭給她打筆錢讓她找個安全點的房子。葉舟的爸爸答應給他錢,但有個條件他必須回公司上班,爸爸說以後關玥再遇到這種事,他還能一直問家裡要錢嗎。

姚遠的民宿找到投資了,他和馨馨去飯店慶祝。他去挑酒的時候,馨馨無意中看到他手機里收到思怡的短信表示恭喜,原來姚遠把這事也告訴了思怡還說多虧她的提醒,馨馨看他們這樣心裡很不開心。關玥搬到新家很開心,她不知道葉舟為了她已經回爸爸公司上班了。

這天思怡去見投資方,在電梯口碰到宋妍,宋妍說延川今年在新媒體賽道只投一家,思怡告訴得意的宋妍恐怕這次她要陪跑了。延川的陳總很滿意思怡的設想和方案,但他聽說生活家的主編陸可正在鬧辭職,思怡說沒這麼事,只要生活家還在陸可就在。

隨後思怡去咖啡廳找到陸可,她正等人談談新工作。思怡說她等的人已經不會來了,因為她已經幫她拒了。陸可很氣惱說她怎麼能擅自幫她做主呢,思怡說她已經爭取到盡調機會,只要盡調成功陸可就可以走,讓她作為主編配合她,還說這是她為生活家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馨馨問姚遠和思怡見面為什麼不告訴她,姚遠說他怕她誤會,馨馨說他和朋友喝酒聊天很正常但他不能瞞著他,讓他以後有什麼事都要告訴她。晚上陸可回到家,認真考慮后就給思怡發語音說盡調的事她會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