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陸可因思怡隱瞞證據提辭職 葉舟去機場送關玥不願分手


陸可在沈思怡的電腦里發現關玥在工廠把圖紙交給賈曉寧的視頻,她問思怡為什麼不把它拿出來,思怡說她不想關玥告賈曉寧,關玥是生活家的簽約設計師,無論她能不能告贏賈曉寧,生活家都會和抄襲兩字扯上關係。陸可覺得關玥沒有做錯生活家也沒有錯,思怡說現在在電腦上搜索生活家,出來的都是和抄襲有關的內容。

思怡告訴陸可生活家明年的預算被砍掉百分之三十,她打算找投資把生活家從總部獨立出來,而要找投資那生活家就不能沾上一點負面的東西。陸可問這和關玥告賈曉寧有什麼關係,思怡說如果生活家簽約了抄襲的設計師,那些基金誰還會投資生活家呢。陸可認為關玥沒有抄襲,思怡覺得資本只站立場不關心對錯。

之後陸可去找關玥給她一個優盤,說在思怡那兒找到了工廠監控錄像,她說他們現在有證據可以告賈曉寧了,關玥卻覺得這已經不重要了。第二天陸可就寫了辭職報告給思怡,思怡不同意說可以放陸可幾天假,陸可卻說自己不想跟她幹了。思怡勸陸可把眼光放長遠點,等他們找到錢會有大把機會為關玥這樣的設計師主持正義,陸可卻認為等到那時思怡又會用新的理由犧牲別人來達到目的。

夜晚張芒牽著陸可的手在街頭漫步,作為男友他支持陸可辭職,但作為同事他勸她再考慮一下因為生活家不能沒有她。第二天一早思怡截住跑步的張芒,讓他幫她留住陸可,張芒就出主意讓她在選題上做點手腳。隨後在選題會上張芒提出一個選題,是關於探討女性真正的友誼的。散會後陸可告訴思怡她不想做這個選題,她已經決定辭職了。思怡讓陸可給她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后陸可想去哪兒去哪兒。陸可問為什麼是一個月,思怡讓她給她一點時間找新的主編。陸可就答應做這個選題,還說時間一到立馬走人。

晚上陸可帶關玥來到賈曉寧的海報前,她們拿出顏料在上面胡亂塗畫還寫了個拆字,保安拿著手電筒過來問她們幹什麼,她們迅速跑開,兩人手拉手奔跑在夜晚的街頭,感覺很解氣。看保安沒有追來,她們就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陸可告訴關玥自己交了辭職信,過段時間去日本看她。關玥聽了很驚訝,她覺得思怡作為出版人肯定有自己的立場,陸可對生活家這麼有感情,勸她千萬不要為了她的事而放棄,陸可聽她這麼說就說自己再好好想想。

這次選題是張芒提出的,陸可埋怨他是思怡那邊的人,張芒說陸可正好借這段時間好好想想以後到底要做什麼,如果一個月后她還是要走,他也會打包和她一起走的。晚上思怡看陸可收拾東西要去張芒那兒,就調侃陸可忍心把她一個人丟在家裡,不怕她去找別的女人嗎,陸可讓她愛找誰找誰。思怡問陸可什麼時候才能不生氣啊,陸可拉著箱子說這段時間她不回來住了。

因為關玥要去日本留學,晚上大家就在酒吧聚會心情都很感傷,姚遠彈著吉他唱起舒緩的歌,關玥安慰著傷心的老黃,陸可輕輕抹去流出的眼淚,把頭靠在張芒的肩頭。

聚會結束后關玥回到家,她拿著手機想給葉舟發信息說她明天就走了,但她猶豫了下就把寫好的信息刪掉了。第二天,陸可、姚遠和老黃去機場送關玥,大家叮囑她到了日本要照顧好自己,關玥和大家依依惜別,她向遠處張望似乎在期待什麼人,但又覺得不會有人來了就拉著行李往候機室走去,忽然身後響起葉舟的聲音,她停下腳步鼻頭一酸心頭悲喜交加,葉舟跑到她面前告訴她雖然自己不夠成熟,還沒有能力對抗全世界,但只要他們在一起就一定能想出辦法的,他不想跟她分手。關玥聽了欣喜落淚說他傻不傻,葉舟把她擁入懷中說他會等她回來的。

隨後陸可回到住處打包自己的東西要徹底離開思怡,看她要搬走思怡心裡很不舍,很多東西都有她們共同的回憶,思怡問她變色龍怎麼辦,那是她們一起養的,她忍心讓它成為單親孩子嗎,陸可說她幼稚就走了。馨馨看姚遠為安吉的項目缺少資金而發愁,就幫他聯繫了一個投資人雷哥,交談中姚遠看雷哥迷信風水讓他改這改那覺得心情不爽。他去酒吧找老黃吐槽這事,還彈起吉他借此消除心中的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