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吳楚楚身受重傷 周翡成功取得火蓮


吳楚楚一路打探追尋李晟的腳步,終於來到了齊門腳下,因在一處茶寮被調戲幾句,暗中派人保護的殷沛,就將那些人的舌頭全部割下喂狗。之後,殷沛聽聞吳楚楚與陌生可疑男子同行,更是親自前往。

封無言一直難以想起怎麼完全通過陣法密林,只得在山腳下守株待兔,這才誘騙吳楚楚一起來到齊門陣法前。吳楚楚自然不知通過法門,氣得封無言轉頭便走,將她一人丟在此處。

吳楚楚擔憂李晟心切,一頭撞進樹林中迷了路,還是在殷沛的指引下才進了齊門。殷沛故意裝扮普通,頭戴鬥笠,裝作一般的樵夫才沒讓吳楚楚認出。他剛走出樹林,便遇到封無言上山求助,殷沛得知對方目的為殺害李晟,自然樂於帶路。

李晟並非封無言對手,但天下之大,懂得奇門遁甲、八卦之術的人也只有李晟,故而封無言不敢真下殺手。二人僵持不下,李晟索性做自殺狀,那時便是封無言愧對齊門祖先。

聽聞祖先二字,似戳穿封無言心中軟肋,他何嘗不後悔,因曾經年輕氣盛,不屑於齊門之術,導致父親重視沖霄子而冷落於他,更是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如今齊門覆滅,身為掌門之子,卻無能力將門派絕學傳承,封無言既是懊悔又不願承認。

李晟見封無言可憐,便將齊門之術寫出供其學習。封無言將奪來的拂塵隨意丟棄,偶然間,讓李晟發現隱藏在拂塵之中的水波紋。正在這時,原本應離開的吳楚楚竟然沿途留下記好,導致童天仰帶人追蹤至此。

封無言眼見童天仰欲搶奪掌門拂塵,當即便與之纏鬥。二人鬥法,拂塵落地,李晟撿起拂塵便拉著吳楚楚逃出道館,落下石門,將所有人關在道館之中。期間,吳楚楚身受重傷,李晟帶著她回到零陵客舍巧遇朱晨,這才得以有馬車趕往衡陽,尋求霓裳夫人相救。

仍被困在雪洞中的周翡和木小喬做下交易,既然此次皆不為名利,不為追逐海天一色,那麼便由木小喬做戲助周翡取得火蓮,事成后,便將慎獨印交還木小喬。周翡假意打不過木小喬,突然將「慎獨印」丟出山下,也不願讓對方佔得便宜。

陸天曠果然上當,等他一路追下山,才發現所謂的「慎獨印」不過石頭而已,此刻他再回頭也已無用。而周翡也趁機摘下火蓮,與木小喬來到雪山腳下,約定他日零陵客舍相見。木小喬見慣了江湖險惡,這是他最後一次原因相信他人。

周翡帶著火蓮不眠不休得趕往蓬萊島,便徹底昏睡過去。謝允喝下第二味葯,已蘇醒,只是不得不閉關修養,才未能和周翡見上一面。相反,周翡倒是毫不在意,她現在只想一心前往南疆酷熱之地,尋找最後一味朱明火尾草。

地煞別院之中,俞聞止親自前來尋找胡天瑛。眼下,雖然劉有良將地圖燒毀,但童天仰曾看過一眼,從圖案可探知沖霄子的拂塵也是其中之一。沈天庶下令谷天顯,即可前往大葯谷附近打探,卻不知,有人已悄然慫恿胡天瑛答應出山。

不論是胡天瑛的身體,還是沈天庶的現狀,根本不能再強行與人打鬥,這也是他們此次並未親自出山的原因。胡天瑛一邊為沈天庶療傷,一邊回憶他們曾經的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