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李妍得知海天一色地址 木小喬救周翡于雪崩


楊瑾的刀和應何從的蛇將包括童天仰在內的所有人嚇跑客棧,三人帶著劉有良趕緊離開是非之地。李妍三人一路逃到一處廢棄的破廟裡,劉有良本來並不信任眼前之人,但聽到李妍是李徵的孫女,立刻將身上藏得秘密告知。

原來這個劉有良是守護海天一色的守墓人,二十年過去,天下早已易主,唯有他被蒙在鼓裡,想來也是怕他忍受不了寂寞而出山。之前還有沖霄子與他書信來往,可近日卻斷了消息,劉有良這才難以忍受無盡的孤獨和安靜,選擇出山打聽情況。

下山之後,劉有良聽聞霍家堡舉辦天下大會,將前輩苦苦隱藏的秘密公然放在眾人面前討論,也因此被楚天瑜發現蹤跡,進而遭遇眼前追殺。雖然劉有良守護海天一色二十年,但就連他也不知道海天一色究竟是何物。

不遠處的馬蹄聲越來越近,破廟裡還有流浪至此的孩童,李妍三人若逃跑,童天仰定不會放過這些孩子。既然不能逃跑,也無法力敵,唯有玉石俱焚一條路可走,劉有良將暗示海天一色所在之處的詩,強迫李妍背下。

眾人正面與追來的童天仰對峙,劉有良將地圖丟給對方,卻見那圖在打開的瞬間自燃。劉有良緊緊抱著童天仰的大腿,給李妍三人逃跑的機會,他也慘死在對方手下。劉有良二十年渾渾噩噩,已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臨死前將海天一色的秘密托付給後人,也算死得其所。

同時,陸天曠故意讓商販將不耐寒的馬匹賣給周翡,再一路跟隨其後,來到西北極寒之地。此處冰天雪地,狂風呼嘯,可周翡沒有半分退縮之意,哪怕靠自己的雙腿,她也要爬上雪山頂。沒想到的是,木小喬也為了替霍家奪回慎獨印來到此處。

陸天曠向路上行人打探周翡去向,結果被當地居民認出,他就是曾經在這雪山之中和狼一起長大的孩子,所以才有雪狼之說。只見那人如同見鬼一般,大聲叫嚷,陸天曠笑容諷刺便不再理會。

周翡憑借自己的力量爬上山頂,卻被木小喬先一步制住行動,火蓮就在眼前,她卻沒能將其摘下。隨之而來的陸天曠也為慎獨印而來,木小喬本就厭惡地煞之人,當下倒不再糾纏周翡,轉而攻向陸天曠。

就在周翡抽身摘火蓮的前一刻,突然的雪崩,讓她的手只差片刻便心愿達成,若非木小喬出手相助,恐怕周翡此時已經被活埋在雪山之中。朦朧中,周翡似乎看見了謝允在勸她放棄,再與她道別。

互相牽掛之人似有感應,身在蓬萊的謝允雖然還未醒來,但就在周翡遇險境時,他仿佛可以感應到對方的一切,口中不斷喚著周翡的名字。

蓬萊散仙陳俊夫本就不贊成謝允出山,每一次回來都只剩半條命,如今更是神志不清。倒是同明大師更通透,不論結果如何都是命數,強求不得,未曾拿起又如何放下,不曾下山,又如何遇良緣。

等周翡徹底從昏迷中清醒,發現她被困在雪洞中,木小喬就坐在身邊。獨處之時,木小喬發現周翡與他一樣,皆是為某一人多看自己一眼,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木小喬本就性情中人,如今機遇,也算與周翡化敵為友。

李晟擔憂沖霄子安危,孤身一人回到已廢棄的齊門,卻不知封無言早已跟在他身後。齊門外雖仍有陣法保護,但這又如何能阻擋封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