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周翡欲摘火蓮救謝允 李晟再次不告而別


兒時的謝允貪圖平凡享樂,根本不願背負任何重擔,可自從他故意躲著不見人,讓王中官誤以為他命喪大海,自愧之下留書自盡。謝允如何也沒有想到,不過捉迷藏而已,怎會連累一人性命。

王中官的死牢牢刻在謝允的心中,自此後,他便判若兩人,文韜武學無不認真刻苦。多年過去,謝允第一次離開蓬萊,也正是這次身入戰場,中了透骨青被師叔救回后,便再不能與人動武。

提及過往許多,最重要的便是救命之法,透骨青是大葯谷配製的毒藥之首,記載於藥王經之中,同明大師猜測藥王經會有解毒之法,只是自從大葯谷覆滅,便再無見過這本藥王經。

為今之計,唯有同明大師將謝允帶回蓬萊,並用費盡心機尋找的三味湯吊命。三味湯共三劑,是散落各地的驅寒聖物,同明大師也只配出第一味而已,可暫時保心脈不至凍結。

第二味藥引便是火蓮,生於西北極寒之地,蓮生九蒂,九朵長成便是最佳採摘時機,所錯過便需再等十年。三味湯治標不治本,但總算可暫時保命,為此便足以讓周翡赴湯蹈火。

周翡取葯之心急切,就連最後看一眼謝允也顧不上,至於那慎獨印,她無心爭奪,也無力保管,索性托付同明大師代為保管。等周翡走後,一直藏身暗處的應何從才偷偷摸摸潛入船蓬,正想偷取謝允屍體之時被同明大師抓個正著。只見那應何從直接飛出船外,掛在樹枝上,昏迷過去。

前一夜,吳楚楚正與李晟談及殷沛,他的脫胎換骨肉眼可見,但一夜武功大漲,必然會付出旁人不知的慘痛代價。李晟並無絲毫羡慕殷沛,此刻在他心裡,唯有一點一滴慢慢積累,才是練功正途。

吳楚楚自覺拖累,竟拿出曾經記載的枯榮手,誰知殷沛突然而至,在零陵客舍中尋到了正在試圖練武的她。當初的一絲善意讓殷沛惦念至今,也一直想要報答吳楚楚一二,只是他此刻模樣,著實讓對方不敢靠近。

李晟不知從何而來,才竟發現沖霄子的拂塵竟然在殷沛手中。二人纏鬥,李晟被殷沛以拂塵制住頸脖,還是吳楚楚開口求情才得喘息。殷沛本就是為送拂塵而來,如今成為四象山主人,是他為自己報仇,至於那些不是自己的東西,他也從不稀罕。

今日,李妍和楊瑾本是外出尋找周翡,卻機緣巧合救了應何從。對於之前種種,應何從不願多提,這才讓眾人誤以為楚天瑜是周翡所殺,這樣的消息讓李晟陷入沉默。不過轉身的功夫,李晟便不知去處。吳楚楚孤身尋找,引得殷沛擔憂,欲追其後。

憐蜃煞胡天瑛的病情已入膏肓,沈天庶費盡心機尋找海天一色,也不過是為找到其中藥王經謀取救命之法。謝允的透骨青是胡天瑛所下,她自然知曉火蓮可救其性命,當下便讓沈天庶派「雪狼」之稱的陸天曠前去西北極寒之地截殺周翡。

楚天瑜死前曾找過安平軍劉有良,他深知海天一色的秘密,是地煞所不能容。童天仰一路追殺劉有良至零陵客舍,李妍只當是與地煞有仇者皆是好人,便暗中派紅玉上樓求助,自己先一步護在劉有良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