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楚天瑜命喪黃泉 謝允毒發命懸一線


霍連濤倉皇逃命,被木小喬堵在他生路之前,二人尚未言語兩句,只見霍連濤突然脖頸斷裂而亡。楚天瑜意在慎獨印,殺死霍連濤不過順手,木小喬自不會將霍家的東西拱手相讓,隨即二人便纏鬥在一起。數招過後,木小喬不敵,只得縱身逃離。

當年,楚天瑜是謝允父親身邊的小官,之後偷學了本事便心生背叛,之後才加入地煞,成為當朝的中官。周翡與謝允剛從敵人手中將陳子琛救下,便與隨後而至的楚天瑜相遇,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頃刻間,便是要不死不休的局面。

交代比命重要,周翡自然明白謝允決心已定,為他解開天門鎖,二人合力共擊楚天瑜。若非楚天瑜入朝為官,不屑於江湖諸事,否則以他的功力,又豈會是沈天庶成為地煞之主。可想而知,周翡必不是楚天瑜的對手,佩刀也應招兩段。

危急時刻,謝允調動周身內力,一掌下去,便是要去楚天瑜一命換一命,將對方震得從容不再,心神紊亂。謝允也因強行使用內力被透骨青反噬,鮮血噴出,再無以為繼。就在三人愈殺紅眼時,忽然一陣濃郁的白色煙霧飄散,楚天瑜與周翡皆腳步渙散,體虛無力。

凝露之毒,內力越深,毒發越快,就是應何從專門為了對付楚天瑜所制,今日終於可以親眼看見楚天瑜在自己面前毒發斷氣,應何從心中大快。雖高興,應何從也很清楚,若非周翡和謝允打傷楚天瑜,擾亂他的心神,這樣的毒根本靠近不對方,否則也不會三年都沒有使用的機會。

應何從願意來日報答,可惜周翡想要的,他卻給不起。自從大葯谷出了憐蜃這個叛徒,引地煞將門派覆滅,便只留下應何從這個從前只知貪玩的弟子,根本不曾受大葯谷半分傳承。應何從無力解透骨青之毒,將凝露的解藥留下后,便落寞離去。

別無他法,周翡便只想著背謝允去寺廟求神拜佛,若非走投無路,誰又會寄希望于這般虛無縹緲的事情。謝允自知大限將至,只想與周翡一訴真心,若能與她同住四十八寨,平凡逍遙,便是謝允最大的心愿。

周翡心中掛念謝允,連應何從給的解藥也顧不及服用。如今拖著傷重又中毒的身體,哪裡能背著謝允有多遠,很快,二人便雙雙昏倒在樹林之中。

期間,李晟和霓裳夫人本欲找到丁魁為民除害,便見丁魁被一身黑衣,面具遮臉的男人丟在地上,再無聲息。丁魁雖非一流高手,但想要輕鬆殺死他的人,絕不可能是江湖上寂寂無名之輩。霓裳夫人並不知道此人是誰,唯有吳楚楚在他身上看到了殷沛的影子。

等周翡從昏迷中醒來,竟然發現自己身處一葉扁舟,而撐船得是個不知來歷的和尚。周翡以為謝允身亡,一時不知何去何從,終在和尚點撥之下,明白江湖俠義代代傳承,不該陷於情愛,就此頹喪。

和尚見周翡心中清明,這才讓她進船蓬查看,只見謝允雖面色蒼白,好歹尚有一絲呼吸。大悲大喜,讓周翡心情難以平復,忍不住躺在謝允懷中,感受著對方的心跳與失而復得的喜悅。

經周翡詢問,才知這和尚是蓬萊散仙同明大師,也正是謝允的師傅。閑話間,同明大師憶想當年,謝允及其厭惡身份高貴帶來的苦難,夢想著可以成為最普通的人,卻不知,最普通的人困於生計,也嚮往著成為王公貴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