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霍連濤陰謀敗露 眾人被困奇門陣法


應何從用笛聲喚回紅玉,還不及伸手取回,便被李妍搶先一步將紅玉佔為己有,強行留在身邊耍玩幾日。說話間,眾人齊聚,有無請帖者以水榭一分為二,而沒有請帖之人,進出都需經過一條齊門八卦陣,不通其理,必有進無出。

隨著鼓聲陣陣,霍連濤出現在高台之上,真假參半的矇騙著在坐武林人士。霍家祖傳慎獨印便是水波紋,也正是海天一色信物其中之一,霍連濤利用海天一色為武林歷代遺留寶藏,借口選舉以武選舉武林盟主,便可代管慎獨印,以此挑撥在場之人互相殘殺。

期間,霓裳夫人突然而至,雖引起霍連濤心虛,卻也不過片刻便再次慷慨激昂的與其對峙。正在場眾人不知該信誰時,楚天瑜從天而降,以朝廷中官的身份出示陳子琛腰牌為霍連濤作證,順水推舟之下,果然讓眾人再起搶奪之心。

楚天瑜早已將陳子琛和白先生等人囚禁在房中,眼下將其腰牌示人,不過是在警告霍連濤,若不將慎獨印雙手奉上,那麼霍家唯一的靠山也將不復存在。此前,霍連濤得罪眾多江湖人士,眾人現在將注意力集中在寶物之上,一旦霍連濤失去朝廷相助,必將覆滅在各門各派的報復之中。

楚天瑜的出現,不但驚訝了周翡等人,也讓坐在後面的應何從怒上心頭,仿佛恨不得將此人生吞活剝。謝允本就猜到能一眼知曉他身中透骨青之人,唯有早已滅門的大葯谷弟子。從應何從對楚天瑜的恨意看來,大葯谷覆滅之禍,必然是此人所為。

謝允擔憂應何從一時衝動送了性命,可此時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方才楚天瑜出示腰牌的確為陳子琛隨身信物,可想而知對方處境,周翡便與謝允一同潛入霍家堡內部,成功將陳子琛等人救出。

而此時,楚天瑜以辨別真偽為由,讓霍連濤不得不心甘情願交出。就在慎獨印距離楚天瑜的手不過毫釐,突然被從天而降的木小喬奪走。霍連濤面色大喜,還以為木小喬是為護他而來,待對方將曾經的花匠推出,他才知今日難以善了。

面對人證,霍連濤無法否認丟下癱瘓的霍長風,任由其自生自滅,可激動辯解之下,卻也無意中透露出霍長風實乃中毒身亡。這樣的真相,徹底激怒木小喬,勢要弄清事情真相。

李妍因追逃跑的紅玉而湊巧撞見想要點著火油的霍家弟子,幸得楊瑾及時殺人滅火,否則一旦火勢連天,眾人又不懂出陣之法,必將於今日同葬火海。就在霍連濤受木小喬質問之時,回來報信的李妍一聲大吼,驚得在場眾人無不慌亂逃命。

眼下危機,周翡本想解開天門鎖,誰知借開第二層的鑰匙,在眾人推撞之下掉落湖中。束手束腳的周翡和謝允,只得放棄追殺楚天瑜,轉而去和陳子琛匯合。而木小喬身懷慎獨印被楚天瑜攔住去路,並在其圍攻之下全身而退。

在場之人不懂陣法,自然如無頭蒼蠅一般亂轉,丁魁不分是非,便要殺了領路人解氣而被李晟阻止。待霓裳夫人趕到后,李晟便欲帶領眾人逃離齊門八卦陣,誰知惱羞成怒的丁魁為展威嚴,竟要強行將眾人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