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朱晨心慕周翡獻殷勤 謝允心生醋意


一桌冷食難以下咽,謝允是寧願少活一日,也不願受這樣的罪,只是飲食事關他的生死,周翡能做的也只有同甘共苦,冷食同享。謝允勸說無果,忽然將話題引至自身,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向周翡提及過往。

多年前,謝允的師叔強行用真氣打通謝允周身經脈,將畢生功力分毫不剩地傳給他,而一個人耗盡內力必然也只有油盡燈枯這唯一的結局,這便是一命換一命罷了。謝允自認,這剩下的半條命是苟延殘喘不孝之命。

而謝允身為前朝皇室血脈存活一天,便會給人以江山終可光復的希望,那麼王麟將軍的安平軍便永遠不會放下手中的刀,為天下徒增殺孽,這是禍害天下的不忠之命。如此不忠不孝的活著,多一天,謝允也覺多餘。

周翡這才明白,原來謝允轉彎抹角說了許久,不過是想勸解她不必心存愧疚。可於周翡而言,不論為何,她都不會對謝允見死不救,也更加不會如他這般認命等死。哪怕機會渺茫,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周翡都不會放棄尋找活下去的希望。

在房中悶了許久,天色漸黑,謝允借口洗澡不便為由,想要解開天門鎖,誰知周翡竟讓李晟與他鎖在一起湊合著洗。雖然李晟得周翡提醒,不論謝允如何挑釁都不可生氣離開,但洗澡穿衣著實不便,李晟只得暫時解開天門鎖。

謝允一邊穿衣,一邊與屏風后的李晟搭話,時機一到,只見他飛身出窗,便沒了蹤影。等謝允準備翻過圍牆逃跑時,再次被早已等候再此的周翡抓個正著,還是沒能逃脫被束縛手腳的命運。

第二天一早,謝允便被朱晨的敲門聲吵醒,見對方特意製作美食送于周翡,一舉一動一神色,無不是對周翡的歡喜,心中醋意橫生。謝允哪怕束手束腳也要做一份一模一樣的美食比較一二,更不願讓周翡與讓人親近,他這才猛然發現,這輩子怕是再也逃不出周翡的身邊。

沈天庶接連吃虧,此前主動邀請楚天瑜相助,奪取慎獨印。楚天瑜不費吹灰之力,便得霍連濤恭敬服從,更承諾在大會之後將慎獨印雙手奉上。只是眼下,陳子琛也來到零陵城的消息,更能牽動楚天瑜的興趣。

滅煞大會在即,霍連濤想要故技重施,在堡中布下火油,利用這次武林人士齊集在此,將他們一網打盡。至於是否有請帖皆可入內,只是需分道而行,李妍也早已先一步拉著楊瑾偷偷進了霍家堡。

李晟擔憂李妍安危,與吳楚楚先行一步,周翡則將謝允腳上的天門鎖換在自己手上,防止他逃跑。二人途中巧遇朱晨兄妹,周翡得知有無請帖並非一路,便與朱晨道謝后離開,後者滿心不舍卻也無可奈何。

此時的李妍和楊瑾一路跟隨引路女侍,最終被一條紅蛇吸引目光,從而追逐,正巧將險些喪命于玄武弟子之手的應何從救下。二人這才知曉,方才的紅蛇名為紅玉,是應何從精心豢養,極其珍貴。不知為何,紅玉身處此地之後便如受驚一般,到處亂竄,可見此地可疑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