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朱鎖鎖入職精言 范金剛驅逐無果


蔣母親自到章安仁家裡察看情況,雖然捨不得將女兒給他,但是鑒於目前的情況也沒更好的辦法,只好在章安仁的旁邊租用一套房子。

范金剛在公司見到朱鎖鎖,再加上聽到同事們議論楊柯將重要的客戶交給朱鎖鎖,決定將這事稟報給葉瑾言,誰知葉瑾言對於此事並不在意,相信楊柯能把握好分寸。

范金剛見告狀無效,只好將朱鎖鎖約出來,希望她離開精言集團,以免楊柯知道她是馬司機之前的女友。朱鎖鎖立即撥通電話將此事告知楊柯,楊柯非但沒有責怪她,反而佩服她的能力。

蔣母將蔣南孫搬出去住的消息告知蔣鵬飛母子,蔣奶奶氣憤蔣母縱容蔣南孫,蔣母只好以離婚威脅,果然蔣鵬飛母子不再阻攔蔣南孫搬出去。

朱鎖鎖探望蔣南孫,看到章安仁的房子家徒四壁,擔心蔣南孫過不去,立即用自己的錢置辦傢具家電,蔣南孫感謝朱鎖鎖為自己的付出,朱鎖鎖認為自己可以吃苦,但是蔣南孫是公主,不能變成灰姑娘。旁邊的章安仁決定買菜給兩人做飯,朱鎖鎖故意調侃他不清自己吃頓好的不讓自己大吃大喝。蔣南孫立即打圓場。

朱鎖鎖見楊柯排隊買咖啡,主動請他喝咖啡,正巧葉瑾言也來到咖啡店排隊,朱鎖鎖決定請他喝咖啡,葉瑾言卻提醒楊柯遵守規則排隊,不能亂了規矩。上班途中,楊柯提醒朱鎖鎖整個精言集團沒有人敢請葉瑾言喝咖啡,這時休假的同事吳迪走了過來,楊柯立即向吳迪介紹朱鎖鎖,誰知保安卻通知吳迪強制性休假,原來吳迪說過了幾句不利於公司發展的話被開除了,朱鎖鎖感嘆公司狼性的管理。

章安仁收到導師電話,得知自己可能不會留校,於是向蔣南孫打聽王永正在松江酒店項目中的情況,蔣南孫認為王永正做事情講究原則,只是未按照採購單上採購規定品牌的塗料,但替換的塗料亮度的確與圖紙上的更加接近。

幾日後,章安仁將自己留校的消息分享給蔣南孫,並認為自己能給她一個美好的未來。蔣南孫得知章安仁能留下是因為舉報王永正,氣憤他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章安仁言辭灼灼地認為自己沒問題,蔣南孫希望他做人做事要問心無愧,就此事向王永正道歉。

葉瑾言接到夏茜的電話,得知蔣南孫的閨蜜就在自己的公司上班,讓夏茜將她的名字和部門發給范金剛,自己好好關照關照。范金剛得到消息得知是朱鎖鎖,不禁有些擔心,結果來到銷售部時,恰巧朱鎖鎖出去談生意。

蔣南孫母子擔心女兒在外受苦,帶著保姆上門認門,章安仁認為自己能照顧好蔣南孫不需要保姆。蔣母又將自己購買的寶馬車鑰匙和一張卡留下,希望自己的女兒能過得更好些,章安仁自尊心受挫,卻不敢當著蔣母發作,待蔣母離開后他將車鑰匙重重地扔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