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謝允身中透骨青之事暴露 周翡借天門鎖「軟禁」謝允


謝允與周翡在零陵城迎面相遇,正巧靈雨的馬車便停在一旁,立刻躲身其中,等周翡走到馬車旁,便只能聽到關車門的聲音。謝允看著周翡的背影戀戀不捨,而後才與靈雨道謝,閑話幾句便不見蹤影。

靜謐無人的小巷中,謝允為不透露行蹤,特意換上千歲憂的行頭,誰知沒走幾步,就被一把再熟悉不過的刀擋住去路。謝允本欲裝作不知想要矇混過關,可心中掛念之人就在眼前,周翡豈能再容他逃跑。

這些日子,周翡不顧四十八寨百廢待興,不顧母女難得再次相聚,不顧一切偷偷下山,就是為了行腳幫似是而非的消息,一路尋找謝允直到零陵城。謝允看著周翡似委屈又似埋怨的喃喃自語,這才知道,原來對方並不是為滅煞大會而碰巧相遇。

周翡的委屈剛剛找到出口,可與生俱來的倔強又不允許她如此作態,故而置氣反口是為查水波紋一事而來。眼見周翡這般模樣,謝允的心早融化,可丁魁聲勢壯大的隊伍路過,喚醒了他的理智。殘命而已,謝允不想連累周翡一生,卻在不經意間,被對方點中睡穴。

周翡用木推車將謝允推回零陵客舍門口,便遇到剛剛到達此地的李晟和吳楚楚,寒暄幾句,眾人便回到房中。而此刻,一直關注謝允的應何從,看著推車上遺落的草帽,終於找到機會接近對方。

同日,丁魁親至霍家堡門口,借合作剿滅地煞之名想要進入其中。奈何霍家堡前院有沖霄子所布奇門遁甲,不懂其理而硬闖者必死無疑,丁魁眼見霍連濤不屑與己為伍,也只能留下一句狠話,灰溜溜離開。

一計不成,丁魁特意找到木小喬合作。木小喬因曾受霍長風一飯之恩,故而為護霍家堡,丁魁特意找到曾目睹霍長風死因的家丁推在他面前。此時的木小喬知曉霍長風死於霍連濤之手,必然會出手為其報仇。

近來多事之秋,滅煞大會尚不知如何收場,江湖之中便出了一位絕頂殺手。微風吹羅袂,明月耀清暉。自從殷沛殺害沖霄子,巧遇封無言后,便以鐵面具遮顏,在江湖之中肆意殺人,並留下清暉真人四個血字。

夜間,霓裳夫人應周翡邀請而來,經她把脈才知,謝允身中透骨青已無多少時日,為今之計,唯有杜絕動用內力拖延時間。霓裳夫人走後,應何從假借歸還草帽之名敲開周翡的門,並自稱毒醫,一語道破謝允所中之毒,從而順利進門。

只見應何從興奮無比地盯著謝允左看右看,儼然一副毒痴模樣。應何從依照對方脈搏和狀態便知謝允久中透骨青之毒,幸得高人渡內力助他壓制才苟活至今,而他曾用搜魂針迫出內力,這才導致毒發。應何從研究半天醫理,最後竟坦言自己不過喜愛搜集各種毒物,並不會醫人治病,結果被周翡一腳踢出門外。

搜魂針的傷痕因謝允周身冰冷,導致針孔處瘀血不散,也正是因他身體代謝變得緩慢,才能暫時躲過搜魂針的副作用。周翡看著昏迷不醒的謝允,實在難以接受對方竟然為了自己,故意逼出內力,導致自身油盡燈枯,她對謝允的感情也在這一刻徹底迸發。

周翡用霓裳夫人處借來的天門鎖,將謝允一手一腳鎖住,防止他再偷偷逃跑。天門鎖有兩層特質鎖面,若不知曉規律,就算是李徵和殷聞嵐也不可能掙脫天門鎖的束縛。

近來,周翡本就為謝允之事煩心,再遭楊瑾多番挑戰,實在不勝其擾,再看他老實好欺,再聯想近日必應霍連濤之約,三言兩語便挑得楊瑾將目光鎖在滅煞大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