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霍連濤舉行滅煞大會 江湖各路勢力齊聚零陵城


四十八寨山下某客舍中,客人正在討論有關某個天縱奇才,因命途坎坷而得仙人收之為徒,后投身入軍營卻身中奇毒的故事。這讓坐在一旁的周翡想起謝允曾提過有關「逃兵」的故事,並且他也很是了解透骨青之毒。

至於對於仙人之說,吳楚楚記得在武功批註上曾有記載,「蓬萊世外舊夢涼,日落推雲過無痕」,這句話究竟何意,二人暫且尚不明了。兩者相聯繫,周翡隱隱覺得事與謝允有關,當她回到山寨詢問守衛,才得知對方早已離去,連忙下山去尋。

霍連濤號召武林中人開滅煞大會,並將水波紋印記刻在請帖之上,使得眾人難以拒絕。事關霍家,李晟主動請纓前去,其一是為打探霍連濤究竟目的何在,其二,沖霄子對李晟有恩,又對霍長風的死耿耿於懷,如若可以查清霍長風死因,也好給沖霄子一個交代。

此時的沖霄子正為保護殷沛,欲打造假的殷家刀鞘迷惑世人。當沖霄子回到住處,發現殷沛神色異樣,生死一線,再觀床上的鳳凰丹只剩空盒,大驚失色,連忙為殷沛運功調理。

殷沛得沖霄子相救,內力調息穩定之後,在其房內勿踩機關打開密室,巧然中發現裡面存放的數枚鳳凰丹。幸虧沖霄子及時歸來,經他解釋才知,原來服用鳳凰丹需內力深厚之人相助調息方可,否則將會淪為殺人狂魔,于兩年後爆體而亡。

一夜過去,殷沛再次從噩夢中醒來,猛然發覺劍鞘不再,便如瘋魔一般衝進沖霄子屋內,趁其中無人,再次吞服鳳凰丹,並將剩餘盡數偷走。下山途中,殷沛與歸來的沖霄子迎面相撞,殷沛誤以為對方是為鑄造假劍鞘偷換真品,便在盛怒之下,一掌將其殺死。

此一舉,讓殷沛感到從所未有的力量,貪戀掌握他人生死的快感,顯然已近走火入魔之態。沖霄子臨死前欲將拂塵相送,並囑咐其中有救他性命的辦法,奈何殷沛根本不會再信其所言,更不屑於所謂的救命之法。

霍連濤廣發請帖,致使眾多江湖之人齊聚零陵城,零陵客舍內,興南門朱晨和朱瑩兄妹正此休整。二人眼見旁桌男子在夏天也凍得哆嗦,好心送上棉衣,便見男人致謝后匆匆離開,此人便是不告而別的謝允。

謝允桌上放著幾枚被冰碴包裹的銅錢,吸引毒醫應何跟隨,可等他再追出去時,哪裡還有謝允蹤影。湊巧周翡與應何從擦肩而過,進入零陵客舍,她一路在行腳幫的幫忙下追蹤至此,只晚了一步便是與謝允擦肩而過的結果。

突然,一群鬼面白衣之人打破了客舍的平靜,將朱家兄妹團團包圍,他們便是四象山玄武門主丁魁的弟子。丁魁為滅煞大會而來,卻未收到請帖,只得派遣弟子搶奪無勢的朱家兄妹,兩方就此變得劍拔弩張。

自從興南門門主重傷后,其子朱晨孱弱,無人繼承門派,轉而從商,深受霍連濤照應,此次他們兄妹帶領門中數人前來,便是為霍家聲勢助威。眼下尚未見到霍連濤,便遇丁魁搶奪請帖,無力抵抗之際,得周翡出手相助,將其打退。這番交手,也讓偷偷跟著楊瑾下山的李妍不得不與周翡同路。

滅煞大會之事,將陳子琛和白先生也引來零陵城。目下,周翡托行腳幫查探謝允行蹤,而白先生便是行腳幫長老,便特來親自道謝上次相助之恩。言語中,白先生深感滅煞大會隱患重重,故而也想尋謝允親自勸說陳子琛。

他們且不知,在同一時刻,謝允早已趁白先生不在,試圖勸說陳子琛離開無果。而謝允此行,無意中從陳子琛口中得知周翡也已來到零陵城,行蹤更是小心,避免被對方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