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蔣南孫拒絕相親 頂撞父親被暴打


蔣南孫睡得不早,起得也不晚,常常在朱鎖鎖還未醒來時便已離開,偶爾會在某天打個招呼,順便埋怨幾句關於工地的問題,在工地根本沒辦法穿朱鎖鎖買給自己的漂亮衣服。朱鎖鎖明知蔣南孫忙得不可開交,但她還是提前把話放出,約定晚上一起吃飯。

此時王永正早早來到工地,奈何身邊還有一位對他軟磨硬泡的莉莉安,即便得知王永正已有喜歡的文藝女神,仍是那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掘勁。王永正不堪其擾,索性表示自己喜歡蔣南孫,只可惜對方有個草包男友,結果這番話正巧被蔣南孫聽到,氣得她扭頭就走。

流金歲月第6集劇照

宴請之約突然而至,朱鎖鎖不管蔣南孫為何提前下班,而是直接帶著她盡情消費,先按摩后吃飯,甚至在餐桌上承諾,如果二十年後蔣南孫想要家常便飯就找章安仁,想要饕餮盛宴就找自己。

礙於先前聽到的談話內容,蔣南孫考慮再三,決定要與王永正保持距離,隨即去找董教授,打算退出松江酒店的項目。章安仁擔心這件事會對蔣南孫考博有影響,於是勸她不該放棄。

結果兩人來到辦公室門口,發現開門之人竟是王永正。他向蔣南孫表達歉意,坦言因為拒絕莉莉安,所以才會拉她做擋箭牌。

莉莉安帶著松江酒店的紀念冊去找王永正,章安仁發現紀念冊扉頁出現蔣南孫的名字,繼而得知是王永正主動要求。

章安仁察覺到自己的不足之處,骨子裡的自卑感驅使他想在蔣南孫面前表現,於是謊稱已經說服莉莉安加上蔣南孫的貢獻。結果蔣南孫聞言半晌沉默,隨即拿出紀念冊展示,場面頓時極為尷尬,章安仁的這場表演反倒像個笑話。

流金歲月第6集劇照

王永正將裝修實物圖發給蔣南孫,告知她發給戴茜。蔣南孫想起紀念冊一事,便決定親自上門感謝,恰巧宿管阿姨帶著一個女孩的禮物過來,托她幫忙轉交給王永正。

蔣南孫聽聞禮物盒裡裝著女孩的頭髮,嚇得她直接放在門口。王永正欣然接受蔣南孫的謝意,同時讓她臨走時丟掉禮物。蔣南孫偷偷打開禮物盒,看著頭髮圍成的愛心以及寫滿字的卡片,不由感到毛骨悚然。

經過短暫的休息調整后,朱鎖鎖精神煥發地去找楊柯面試,並且順利入職精言集團的銷售部門。楊柯帶著朱鎖鎖熟悉工作環境,同事們熱情歡迎,私底下則在議論朱鎖鎖替代楊柯現女友的八卦。

葉謹言較為信任楊柯,所以並未去見朱鎖鎖,而是讓他全權負責入職事宜,只要覺得合適便可。范金剛不知新員工就是朱鎖鎖,因此提醒楊柯切莫被美色誘惑,繼而說出前段時間馬師傅被人誘騙之事。

這邊朱鎖鎖的工作問題已經解決,可是蔣南孫的私人生活再出波折。蔣家能給女兒最大的恩賜,便是予以蔣南孫的交友自由,所以她和章安仁往來可以,但若提及結婚,蔣父不僅不會答應,反而主動為她謀選夫婿。

流金歲月第6集劇照

當天晚上,蔣家夫婦帶著女兒去參加飯局,起初已被蒙在鼓裡的蔣南孫,在進入飯店包廂后,立即明白飯局的用意。那位堪比良配的男人叫做李一梵,無論身份地位乃至炒股手段,都是章安仁難以企及的高度,只可惜他是個「膝下有子」的二婚男人,年紀可當蔣南孫的叔叔。

蔣南孫直截了當公開已有男友的事實,隨後打電話給朱鎖鎖,讓她帶著章安仁來救場。幸好李一梵為人大度,並未在這場飯局裡徒添尷尬,當場表示簡單聊聊經濟形勢,早早散場即可。

晚餐結束后,王永正等在門口多時,熱情而大方地向大家問好。蔣南孫立馬意會,主動上前挽住王永正,與他舉止親昵,直到上車后才從朱鎖鎖口中得知來龍去脈,正因章安仁不在學校,所以朱鎖鎖才拉來王永正「英雄救美」。

其實蔣南孫對李一梵毫無敵意,她之所以會如此抗拒,無非原因有二。其一已有所愛,其二是因蔣父。仔細想來,蔣父對於這個家的貢獻幾乎沒有,甚至是貪婪無度地揮霍著家財,從未考慮過家人的感受。

流金歲月第6集劇照

面對女兒的直言頂撞,蔣父怒不可遏,與她爭執愈發激烈,甚至傳出蔣父用皮鞭抽打蔣南孫的聲音,這不是第一次,但也許是最後一次。蔣母心疼女兒,於是堅持要讓蔣南孫搬到章安仁家居住,朱鎖鎖看到蔣母的用心良苦,也為她的偉大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