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朱鎖鎖退還臟物 機緣巧合遇楊柯


打完那場球后,章安仁從莉莉安口中了解到王永正許多信息,於是便以切磋球技為由去找王永正,主動提及留校名額的事情。面對章安仁的虛情假意,王永正一如既往地冷淡,甚至打心底里有些排斥。結果這一幕落入蔣孫南眼裡,順理成章為主觀推斷,認定王永正不識好歹,打算趁機搓搓他的銳氣,但是章安仁卻安慰蔣南孫以後不要再和王永正計較。

老祖母發現燕窩品相不好,便知蔣父把錢用來炒股,以次充好。恰巧此時朱鎖鎖從外面回來,蔣父要她幫忙打聽精言公司的內部情況,朱鎖鎖表示自己並不認識葉謹言,繼而找借口避開蔣父,並將事先準備好的房租交給老祖母。

流金歲月第5集劇照

朱鎖鎖約見范金剛,許諾如數退還禮物,可當她傍晚回家時,突然看見馬先生守在蔣家樓下。起初馬先生還是一臉深情地訴說著愛意,可到後來竟然直接道明來意,希望朱鎖鎖退還禮物以保全自己的工作。縱然朱鎖鎖已經答應范金剛,可她還是對馬先生的真實面目感到厭惡,於是堅決拒絕對方要求。

蔣南孫獨自待在樓上,沒有去打擾樓下二人的談話,直到朱鎖鎖怒氣沖沖地上樓,這才說明馬先生已經離開。朱鎖鎖性格剛強,因此在很多事情上的抉擇都是乾脆且堅定,所以蔣南孫並不擔心她會一蹶不振。

兩個好姐妹重溫舊事,對於擇偶觀念上有些分歧,蔣南孫向來喜歡文弱書生,唯有朱鎖鎖以前偏愛活潑開朗,可是現在卻降低要求,只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個家。

流金歲月第5集劇照

蔣南孫參與到松江酒店的項目之中,沒想到項目的負責人竟是王永正。由於王永正在檢查期間發現工程質量有問題,便讓工頭老魏重裝。老魏倚老賣老,不肯聽從王永正的安排,反倒認為是他吹毛求疵,索性把工人帶走。

王永正沒有理會他們貿然罷工,而是叫來蔣南孫一同拆卸射燈。考慮到拆卸工作量大,根本不可能按時完成,於是蔣南孫親自去請工人們吃飯,並在老魏面前說盡好話,勸他帶著大家回去幹活。

儘管老魏看在蔣南孫的面子上,暫時妥協返工,可是王永正毫不領情,甚至認為蔣南孫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倒製造隱患。雙方鬧得不歡而散,蔣南孫氣急打算走人,誰知王永正竟用董教授威脅她留下來繼續工作。

流金歲月第5集劇照

過後,朱鎖鎖獨自前往精言集團,並在范金剛的通傳下,如願見到傳聞中的大佬葉謹言。別看這老頭白髮蒼蒼,可他卻有一股子書卷氣,半邊屁股歪坐在辦公桌上看文件,毫不關心來者何人,以及補齊多少「贓款」。

正當范金剛還在質疑朱鎖鎖報假賬,認為她有意誇大金額,沒想到葉謹言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安排范金剛將禮物的錢轉到朱鎖鎖的賬戶。眼見葉謹言如此爽快,朱鎖鎖看向范金剛的眼神滿是得意,一蹦一跳地高興離開,徒留范金剛站在原地感慨朱鎖鎖太妖,難怪馬先生會在她面前馬失前蹄。

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朱鎖鎖在公司大廳等待財務轉賬,銷售部經理楊柯被她年輕漂亮的外表所吸引,趕忙遞過名片邀請她到自己的部門上班。鑒於之前的受騙經歷,朱鎖鎖再三謹慎,私底下向前台求證楊柯身份。

流金歲月第5集劇照

與此同時,章安仁親自送蔣南孫回家,正巧遇到蔣父在門口。蔣父想讓章安仁做出選擇,要麼等他幾年後功成名就再娶蔣南孫;要麼賣掉房子炒股就能明年登記結婚。章安仁毫不猶豫地選擇蔣南孫所希望的答案,他相信這段感情,也相信事業可以聚沙成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