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羅欣然發現鄧耀先陰謀被圍追堵截 馮森和張友成對黃雨虹發動總攻


鄧耀先當眾和唐詩翻臉,諷刺她滿口仁義道德不顧律所的發展,唐詩對他反唇相譏,羅欣然不想繼續看這場鬧劇,她想偷偷離開,鄧耀先突然在人群中發現羅欣然,不顧一切追出來,同時打電話向黃雨虹報告。

羅欣然出門搶了一輛車就開走了,鄧耀先打電話不停地向她解釋,羅欣然根本不聽,她打電話向馮森求助,馮森昏昏欲睡,手機靜音沒有聽到,鄧耀先開車對羅欣然緊追不捨,羅欣然左躲右閃,突然出現兩輛車對羅欣然左右夾擊,其中一個戴口罩的殺手想開槍殺死她,羅欣然巧妙躲過去。

巡迴檢察組第31集劇照

按摩師發現馮森的手機不停地閃爍,就把他叫醒,馮森趕忙給羅欣然回電話,得知她在橙洲開往海平的高速上,正被兩輛車追殺,馮森趕忙打電話向轄區的盛所長求助,讓羅欣然吧位置發給他,羅欣然開車上了跨海大橋,千方百計躲過那兩輛車的追殺,騰出手來給馮森打電話,簡單彙報了鄧耀先團伙的所作所為。

鄧耀先發現黃雨虹派人追殺羅欣然,他趕忙打電話向黃雨虹說明情況,連連解釋羅欣然誤闖入酒會,答應儘快解決此事,求黃雨虹不要對羅欣然痛下殺手。羅欣然開車駛入隧道,鄧耀先追上她,那兩輛車也緊隨其後跟上來,鄧耀先請求殺手給他十分鐘時間去勸說羅欣然。鄧耀先一再強調他之所以幫黃雨虹就是為了買房結婚,羅欣然覺得他很可怕,讓他儘快去自首,兩個人各執一詞互不相讓。就在這時,隧道里突然出現一輛大貨車,直衝著鄧耀先和羅欣然開過來,他們倆躲閃不及被撞翻在地。

巡迴檢察組第31集劇照

路過的司機們都下車來看熱鬧,常胖子隨後來到現場,發現鄧耀先已經被碾死,羅欣然還活著,就把她抱下來,常胖子用手按住羅欣然的嘴,拼盡全力猛砸她的胸部,圍觀的人紛紛抗議,常胖子趕忙灰溜溜離開。馮森很快來到現場,發現羅欣然躺在血泊之中,他突然精神恍惚,仿佛看到妻子鄭瑋麗被碾死的那一幕,口口聲聲稱死者是他的老婆鄭瑋麗,警察拚命阻攔,醫護人員把羅欣然抬上救護車,盛所長不停地解釋受傷的是羅欣然,馮森急得捶胸頓足,後悔自己來晚了。

馮森看到蹲在路邊瑟瑟發抖的大貨車司機,直接衝過來找他興師問罪,把他當成沈廣順,一口咬定他為了去買中獎的彩票開車殺人,盛所長趕忙把馮森叫到一邊,馮森精神恍惚,迫不及待想去醫院看望羅欣然。

王鵬陪羅欣然的母親守在手術室外面,張友成,袁宏偉,邊國立和陳明忠隨後趕來,大家焦急等待手術結果,張友成安撫羅母一番,就到天台來見馮森。馮森知道黃雨虹已經窮凶極惡開始發動總攻了,讓張友成儘快收網,並且詳細講述了羅欣然撞見鄧耀先召開閉門酒會,他召集團隊成員討論設計陷害張一葦,鄭雙雪和張友成的計劃,可鄧耀先已經死了,現在死無對證,張友成鼓勵馮森儘快找出證據,把黃雨虹為首的黑惡勢力徹底打垮,馮森發誓要找出妻子鄭瑋麗被害的真相,他苦苦等了十年就為了這一天,張友成只能對他好言相勸。

巡迴檢察組第31集劇照

陳明忠覺得大庭廣眾之下暗殺羅欣然的事令人髮指,不禁為張一葦的安全揪心,張友成堅信監獄還是安全的,他拜託陳明忠向鄭雙雪隱瞞此事,以免她擔心。沒想到鄭雙雪早就知道此事,她突然打電話約陳明忠去茶館見面,鄭雙雪知道黃四海故意殺人的罪名一旦坐實,就會被判死刑,她擔心張一葦的安全受到威脅,儘管陳明忠一再表明張一葦是安全的,鄭雙雪堅持讓陳明忠給張一葦換地方。

深夜時分,沈廣軍突然大哭不止,張一葦對他噓寒問暖,負責值班的馬國遠不許張一葦多管閑事,馬國遠想把米振東喊起來值班,發現他高燒昏迷了,張一葦想去向獄警彙報,胡大軍急忙攔住他,對他威脅恐嚇一番,不許他多管閑事,張一葦擔心米振東出危險,胡大軍口口聲聲稱當奸細就是這樣的下場。

巡迴檢察組第31集劇照

黃四海讓霍東覺領著張一葦見識一下,胡大軍翻開米振東後背被紙刀划的一條條血淋淋的傷口,警告張一葦不許說出去,否則就和米振東一樣的下場。鄭雙雪回家向張友成詢問高速公路車禍的事,擔心黃雨虹對張一葦下手,張友成不許她瞎打聽,勸她放寬心,反而提醒她注意安全,鄭雙雪根本不買賬,賭氣不再理他。

范隊長帶領技術支隊的成員經過兩天兩夜的分析和整理,把沈廣軍手機里的視頻,微信以及通話記錄做了分析,調取了幾個聯繫頻繁的人,還列出了沈廣軍和其中一個網名888 的聊天記錄,馮森寫出了徐大發的名字,就去小會議室休息,讓范隊長繼續分析比對,看看他們猜的是不是同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