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為確保小武安全肖隊直面封瀟聲,柯瀅多次打給封銳馳無人接聽


喝完酒回去的路上,小武見路邊有人為亡人燒紙錢,遂來到了陳瑾岩的墓地,心中感念世道不公,同為警察,陳叔為了正義鞠躬盡瘁,可有的人卻與惡人狼狽為奸,黑白兩道為所欲為,到底什麼是報應?

封銳馳穿戴整齊後下樓,稱要出去和朋友吃飯,封猛罵他不務正業,讓他回來是幫自己找那些錢的,可他就知道吃飯喝酒泡女人,刀尖怎麼死的?是被封瀟聲殺的,自己的錢都是被封瀟聲吞了下去。聽了父親的話,封銳馳大驚失色。

封老爺子知道,自己這個弟弟沒讀過什麼書,心浮氣躁,而兒子也不是什麼真兒子,自己能信任的,也就只有這個侄子了,他對封銳馳在泰國的表現十分滿意,還讓他給那邊的老朋友帶口信,願雙方的友誼長存。

封銳馳借陪女友購物,暗中和人交易,正巧柯瀅的電話打了過來,可當著女友的面,他不好接,索性直接掛了。

柯瀅離開公共電話亭,同事在催她了,他們這次是帶著部分優秀學生代表南洲大學去參加一個國際性的論壇,而余澄波也回來了。

肖同斌在約好的中醫診所等著小武,對方遲遲未到,可小武這邊臨時被老油槍一個電話給叫走了,原來,老油槍為了滿足兒子坐豪車的願望,想借封瀟聲的賓利送孩子上學,小武滿口答應,可憐天下父母心。

封氏集團董事會議開到一半,下屬悄悄告訴封瀟聲,警察局的肖隊長在公司等他,封瀟聲也不願當這個傀儡皇帝,反正自己在不在,這個會都能開得下去,索性直接出了會議室。

見到肖同斌后,封瀟聲面色如常,對對方提出的刀尖死亡事件應對自如,還大方地給對方看了自己的行程記錄,果然,那天的封瀟聲釣了一天的魚,天黑才上岸,而他的秘書小武正好可以證明這件事。

沒過多長時間,小武就被叫到了辦公室,為了避嫌,封瀟聲推脫有事,臨走之前,給了小武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果然,封瀟聲出了會客室就去看了監控系統,視頻里的小武和肖同斌二人並沒有什麼異常,小武出來后也主動自己對封瀟聲下水的事情隻字未提,而肖同斌出示的那張照片上的人,自己也的確不認識。

肖同斌在半路截住了小武,對方卻告訴他不想再做什麼線人了,肖同斌無奈只能解釋自己是怕他出事,這才找到了封瀟聲那裡,至於去留不勉強,他想好就行。

柯瀅找到機會後,又打給了封銳馳,可封銳馳在丫丫的糾纏之下,一直沒找到機會接電話,只能作罷。

柯瀅在論壇現場又接到了封瀟聲的電話,她解釋自己沒空,可封瀟聲直接掛斷了電話,態度十分明顯,她只能把自己的工作匆匆推給了同事,還引得對方一陣抱怨,不過柯瀅已經管不了那麼多,現在重要的是封瀟聲那邊,一定不能吧這個魔鬼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