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女友狀態反常令雨澤心中起疑,柯瀅借故勾引封銳馳欲離間兄弟二人


小武開車接到了柯瀅,路上閑聊關心起了柯父的病情,還試著勸她,干她們這行脾氣不要太硬,柯瀅心覺小武或許是個心地單純的人。

老油槍和封瀟聲提起刀尖出賣申世傑一事,罵他實在是心黑,表面上稱兄道弟背地裡卻如此缺德,封瀟聲倒不是關心這個,他故意從老油槍嘴裡套出了小武目睹的刀尖殺人細節,暗自深思……

柯瀅被封瀟聲帶到了一個封家的地下賭場,稱要其陪自己剛從國外回來的弟弟封銳馳,正是從封銳馳口中,眾人得知了刀尖的死。

賭桌上有一個封銳馳的女朋友,柯瀅笑稱她十分面熟,一問,果然是某個選美大賽出來的,二人寒暄幾句還在柯瀅的提議下合了一張影。

封瀟聲殺了刀尖的事情被封老爺子察覺,命心腹一定要盯緊了這個傀儡,狐狸尾巴早晚會露出來。

賭局結束后,柯瀅坐在封瀟聲的車上接到了雨澤的電話,她面色鎮定,稱有一個學生過生日,自己也跟著出來了,很快就回來,讓他不要擔心,封瀟聲心覺有趣,一把拽過她的頭髮,戲謔調侃柯瀅,可真會撒謊。

回到家裡后,雨澤面色晦暗,像是有什麼心事,柯瀅當然看出了有什麼不對,可也不敢主動解釋什麼,對於身上的煙味,只是笑稱班裡幾個男生抽煙熏的。

車裡,封瀟聲問起了小武和刀尖的關係,小武心裡清楚,對方應該是察覺到了刀尖殺警察,推脫此事不乾淨,三言兩語帶了過去。

柯瀅這段時間的反常終於讓雨澤憋不住了心中的疑問,不知為什麼,他覺得柯瀅離自己越來越遠了。柯瀅誠懇得表示是最近二人工作太忙,缺少在一起的時間,感情方面並沒有什麼裂痕,還讓他不要想太多,快些睡覺吧,自己還有個資料要查。

來到書房后,柯瀅回想起今晚賭桌上的封瀟聲弟弟封銳馳,這個剛從國外回來的封家二少爺,一定不知道此時封瀟聲已經換了一個人……

封家,封老爺子心裡清楚自己這個侄子到底是為什麼才回來的,可面上也是不動聲色,還勸其在家多待幾天。打發走封猛父子后,他獨獨留下了封瀟聲,詢問起最近換司機的事情,阿剛確實不夠聰明,可他的父親和哥哥,包括阿剛本人,都對封家忠心耿耿。暗示封瀟聲適可而止,不要太疏遠阿剛。老爺子的話明裡暗裡全是威脅,封瀟只能聲咬牙吐出二字:受教!

柯瀅帶著鮮花禮物,笑臉盈盈來片場看望拍戲的封銳馳女友丫丫,對方很是驚喜,等到拍完戲后,封銳馳來接女友,順便提出要捎柯瀅一段路,柯瀅客氣兩句之後就上了車。丫丫在旁臉色鐵青,更令她沒想到的是,到地方下車的時候,柯瀅碰巧腳還崴了,頓時火冒三丈,這狐狸精還真會演戲,半推半就竟把封銳馳騙上了樓。

柯瀅被封銳馳攙著上樓后,調情了幾句要走了對方的電話號碼,之後就借口丫丫還在樓下,把人打發走了。

封老爺子這邊也不太平,心腹告訴他,那邊又要錢了,要求打到國外賬戶上,估計是風聲太緊想跑路。

這邊小武和老油槍二人喝酒閑談,他想到了一個人:封銳馳,他怎麼知道刀尖死了的事,應該是父親封猛透露的,公安局裡一定有內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