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封猛因故召回兒子,封瀟聲意外得知小武目擊陳瑾岩死亡


刀尖的屍體被發現在在一處荒地,他趴在地上,身上有一處致命槍傷,公安人員立刻封鎖現場,取證拍照,緊鑼密鼓地安排著一切。

除掉眼中釘之後的封瀟聲心情大好,和老油槍小武幾個人坐在一桌吃飯,他還親自下廚,露了兩手,讓老油槍受寵若驚。

柯瀅回到家中,見丈夫雨澤一言不發陰沉著臉坐在沙發上,就知道他已經察覺出了什麼。柯瀅懷疑封瀟聲是申世傑假扮的,怕他在市公安局有同夥,才直接去了省里,這麼大的事情,柯瀅為什麼不告訴他。聽了雨澤的一番話,柯瀅幾乎眼淚都要流了下來:我可能真的精神有問題,我怕你認為我是瘋了,所以我才會瞞著你。

雨澤見柯瀅如此痛苦,心下十分不舍,急忙抱住了她,柯瀅趴在男友肩頭,腦子卻在飛速轉動著,自己最好沒有露出什麼破綻,否則雨澤一定會追查到底的。

這邊封瀟聲和老油槍小武他們喝得正開心之時,突然接到一個消息,表示自己有急事,就匆匆離開了。

公安局,刀尖的手下因被發現藏匿大量現金被肖隊仔細盤問,剛開始他還在抵死不認,直到看到了刀尖死亡現場的照片,沒了威脅后,才痛快承認是刀尖給了自己五十萬,吩咐自己躲起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肖同斌得到口供后立刻吩咐屬下調查刀尖最近的通話記錄,以及申世傑所有的社會關係,任何犄角旮旯都不能放過。

了解申世傑的一切,手裡有刀尖的把柄,能逼刀尖去殺警察,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老油槍喝得爛醉,小武把他送回了家,老油槍醉眼朦朧看著小武:別怪哥心狠,那是在救你,若不是這苦肉計,怎麼能洗清身上的嫌疑呢?刀尖平日心狠手辣,做了這麼多缺德事,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自己早就勸他和刀尖保持距離,還好小武命好,入了封先生的眼。

封猛躺在沙發上表情愁悶,他已經幾乎想盡了所有的方法,一點用沒有,如今就只能把銳馳給叫回來了。

余澄波的媽媽找到了柯瀅,滿眼含淚問起自己兒子的情況,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孩子被打成了這個樣子,問起來又什麼都不說,這才找到了學校,並不是想找什麼麻煩,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真相。柯瀅心底十分愧疚,向余媽媽要了銀行賬號,謊稱學校給了余澄波獎學金,準備從錢財方面補償余澄波。

警察局這邊,肖同斌他們從刀尖的通話記錄里找到了一個可疑號碼,該號碼于陳瑾岩出事前後多次與刀尖聯繫。另外申世傑的社會關係調查也有了新的發現,此人初中輟學就當了混混,后被封猛網羅過去,成了其手下,后因為頭腦靈活,心狠手辣成了封猛方第一打手。和他走的近的只有三個人:瘦狗,老壺和刀尖。外號老油槍的,只負責賭場的放貸任務,和申世傑只能說是認識,並沒有深交。申世傑是個孤兒,從現在福利院長大,什麼親友都沒有,他一死,幾乎沒人再惦記他。

封瀟聲獨自站在懸崖邊上,風吹起他的外衣,顯得格外蕭肅,他右手握著一枚十字架,那是他還是申世傑的時候,就一直戴在脖子里的掛件。不僅是個掛件,每次有危險的時候,十字架里隱藏的利刃就是他的秘密武器,可他突然手一鬆開,任憑它掉進了懸崖下的大海里,似乎要與往日的申世傑徹底告別。

小武馬馬虎虎把封瀟聲脖子里的十字架畫到了紙上,聲稱此物有一個按鈕,會彈出來很鋒利的尖,上次就差點要了自己的命,肖同斌仔細觀察后發現確實和老壺身上的傷口有所吻合。

小武提起了一個人:柯小文,這是柯瀅的化名,他可是眼睜睜看著封瀟聲幾乎要掐死這個女人,可是後來兩人見面時候又竟然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而且,封瀟聲平日里並不像是普通的文鄒鄒的董事長,就像電影里的職業殺手一樣,就連刀尖都怕他,見封瀟聲像是見鬼一樣。自己這段時間接觸他的時候,總是覺得封瀟聲不是他自己一樣。

而且肉粽店的老闆也莫名失蹤了,老陳之前一直在調查申世傑的案子,所以被害了,肉粽店老闆也因為認識申世傑,也被嚇走了,這個死去的申世傑,到底身上有多少秘密?

封猛上去甩給了老油槍一個大嘴巴子,一群廢物,錢看不住,人也找不到,是想把自己氣死嗎?正在此時,銳馳回來了,封猛見到兒子,心情才稍微平復一點,可接下來的一個電話卻讓他心又提了上來:刀尖死了。

封銳馳剛剛落地南洲,公安人員就開始了對他的調查,此人和封瀟聲先後出國留學,封瀟聲回來了,可他卻留在外面,加入了外國國籍,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可是卻在背地裡幫助封家往國外大量轉移資產。

老陳的死因已經查明了,是刀尖所為,可二人又沒有什麼直接關係,那麼就一定有一個幕後推手,這個人,會是封瀟聲嗎?

封瀟聲十分厭煩公司里的雜事,當傀儡也就算了,還要應付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索性全都推了,和老油槍小武他們喝酒去了,又吩咐小武去把柯小姐帶過來,小武走了后,老油槍在封瀟聲面前對他大加讚賞,稱這孩子實在,要不是刀尖逼得急,自己才捨不得把人借出去,可是小武倒霉,撞見了刀尖殺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