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刀尖偷走巨款二叔勃然大怒,封瀟聲重見往日仇敵痛下殺手


封瀟聲和小武的關係日益密切,二人結伴來了一家粽子店吃飯,封瀟聲還是申世傑的時候,經常過來,儘管他已經在國外做了全臉微整,可老闆還是稱其像極了之前的一個街頭混混:申世傑。

時間過得很快,雨澤和父母也度假回來了,回家的車上,柯母還在抱怨女兒怎麼說話不算,說好了一起旅遊的,柯瀅聽了,也只是推脫學校有事走不開。

老油槍約小武來到了停車的院子,冷臉問起刀尖行蹤,小武滿臉茫然,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兩個混混按在地上打了一頓,原來,今天早上刀尖過來偷偷開走了一輛麵包車,就是他們外出要帳的那輛,隨著消失的,還有裡面的大額資金。

得知此事後,封老爺子沉默了半晌,一字不發,封猛在旁心驚膽戰,那可是三四千萬,立刻表示碼頭車站已經安排好了,自己一定會把刀尖抓到手,讓這小子死無葬身之地。久未開口的封老爺子終於發話了:刀尖的事要在暗地裡處理,如今警方那邊風聲緊張,千萬不能在這當口撞上去。封猛聽了連連點頭。

麵包車裡,老油槍和幾個混混們嬉鬧著要給小武拍個照片發給二叔,原來,打小武是為了裝裝樣子,小武心下憤怒,表示自己會拍,隨後悄悄把自己鼻青臉腫的照片發給了肖隊,背景暗示了自己所在地方的一家標誌店鋪,肖同斌接到情報后吩咐屬下迅速調查。

封瀟聲接到了一個名為阿坤的電話,對方告知他二叔的錢被刀尖偷了,如今正瘋了似的尋找刀尖下落。掛了電話后,封瀟聲立刻撥到了刀尖那裡,詢問對方身處何處,可電話那頭的刀尖沉默了一會兒后,掛斷了,他不斷地重複聽那個神秘人發給自己的語音,儘管用了變聲器,可不知為什麼讓他想起了一個人—申世傑。

封老爺子知道,刀尖的下落,如今恐怕只有一個人最清楚—申世傑,也就是如今的封瀟聲,可這件事偏偏又不能讓他知曉,陰著臉吩咐屬下讓阿剛盯緊了那位,現在的形勢若是再後院起火,麻煩就大了。

小武的線索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老油槍他們開著車在路上就被警方截了下來,面對肖同斌的詢問,小武說是自己摸黑上廁所摔了一跤,這是為了去醫院看病,著急忙慌才忘記了開車前燈。

肖同斌找到了停那輛車的院子,可所有的痕跡都在昨晚被老油槍帶著小弟打掃得乾乾淨淨,肖隊想起了昨晚小武的話,來到了廁所,果然發現了一張紙條,這才知曉,是刀尖偷走了裝著黑錢的車,馬上組織人員全力搜捕刀尖以及院子租賃人曹亮。

阿剛的身份讓封瀟聲極為不舒服,平日里也更加親近了小武,上船的時候還故意把阿剛甩在了岸上,他一邊釣魚問起小武臉上的傷怎麼回事,對方答道是老油槍命人打的自己,說是給二叔一個交代,同時表示,忠心耿耿效命的大哥竟然如此對待自己,他很是心寒。封瀟聲聽了倒是什麼也沒說,把魚竿交給小武,自己進去了船艙裡面,片刻後有一個陌生男人穿著封瀟聲的衣服戴著帽子出來了。

原來,真正的封瀟聲已經金蟬脫殼,后喬裝打扮開車來到了刀尖藏身處,此時的刀尖正躲在車廂裡面,突然聽到了外面有異樣,還沒等他下車查看,就被扔進來一枚東西迷暈了過去,待他醒來的時候,見到封瀟聲坐在那堆錢上面,意味深長地說:這地方,我給你找的,沒想到你還真在。此刻刀尖已經明白了一切,面前的哪裡是什麼封董事長,是申世傑,申世傑回來了!

當初逃亡時候,是刀尖故意泄露的自己行蹤,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封瀟聲殺了刀尖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