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柯瀅逃亡途中被封瀟聲抓回,二叔懼怕掃黑除惡緊急轉移資金


刀尖派過去的人趕到了南洲大學柯瀅的辦公室,發現這裡早就已經人去樓空,連手機都扔在了抽屜里。

柯瀅下了高速之後,謹慎地用教師證而不是身份證,開了一個旅館,雨澤他們早就下了高鐵,自己應該很快就可以和家人重逢了。

發現柯瀅失蹤之後,刀尖按照神秘人的指使,找到了她的學生:余澄波。

儘管柯瀅自認自己一路以來都沒有露出什麼馬腳,可一直以來伴隨著她的恐懼還是令其半夜驚醒,她突然想起了余澄波。余澄波幫過自己不少忙,柯瀅立刻給他發了一個信息,只是說自己得罪了人,讓他儘快請假回家,不要受了牽連。信息發過去后,很快就收到了回應,柯瀅見沒什麼異常,剛躺下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咚咚咚的敲門聲嚇得她幾乎跳了起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柯老師,開門啊。

柯瀅顫抖著打開了房門,表情陰鶩的封瀟聲站在門口,突然進來拽著她的頭髮把人摔在了床上。柯瀅知道余澄波應該已經被封瀟聲控制住了,哀求對方放過自己的學生,他什麼都不知道。

傅慎行看著那部柯瀅的新手機,和她丟棄的那部竟一模一樣,挑眉輕笑讚嘆她,還真是聰明。可隨後在柯瀅行李箱里發現的舉報信卻令其勃然大怒。柯瀅趁對方驚訝之時,拔斷了床頭檯燈的電線,原來,柯瀅早就已經打開了衛生間水龍頭,如今水已經漫過了整個房間,只要自己把電線按在地上,頃刻間,兩人就可以同歸於盡。封瀟聲雖然意外卻也沒什麼怕的樣子,他撥通了視頻電話,此時的余澄波已經被刀尖控制,並且威脅柯瀅如果敢殺了自己,她的這個學生必須陪葬。並且自己是從地獄回來的人,不怕再下一次地獄,有膽量,就試試吧……

柯瀅來到余澄波的病房,昨晚,他被刀尖的人打得渾身是傷,這才住進了醫院,可等她到了之後,發現余澄波已經離開了,並且留下了一張字條,讓她不要擔心。柯瀅麻木得坐在床上,正好雨澤的電話打了過來,焦急地問她現在情形如何,柯瀅盡量讓自己語氣聽起來鎮定一些,讓他不要擔心,自己去了省城確認,申世傑和封瀟聲確實是兩個人,可能是最近精神狀況不太好。

封瀟聲看著如今的柯瀅,很是滿意自己的作品,一個不屈不撓,始終充滿鬥志的女人,還是一個漂亮女人,卻始終無法逃脫自己親手打造的地獄。可是,柯瀅接下來的話卻令他意外不已,本質上,他完全可以殺了柯瀅,可是為什麼留著她一條命,是因為封瀟聲不甘心做一個傀儡。他的存在,只是為了延續封家的存在,若不是真正的封瀟聲病魔纏身,藥石無醫,他怎麼可能冒名頂替?

儘管如今的生活遠遠勝過之前刀口舔血,若不是為了逃脫法律製裁,他還是喜歡之前的日子,所以,在精神需求上,他需要一個人,一個可以證明他是申世傑的人。陳警官死了之後,就只有柯瀅知道這個秘密,所以他才不肯輕易弄死這個女人。

小武和老油槍去處理二叔的放出去的債,閑聊時候告訴對方如今自己並沒有在刀尖身邊,而是給封瀟聲做司機。老油槍聽了大為驚喜,讓對方好好乾,還笑稱自己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要仰仗小武。

一群人從債主手裡拿到了一大袋現金,離開上車的時候,正好被綁在暗處的喬宇拍下了照片。

接下來,老油槍又帶著小弟要了不少的外債,二叔最近十分緊張,催著手下不停地收帳。而這所有的情況都被小武悉數告知了肖隊,他這個內線當得可謂是稱職極了。

田甜跟著喬宇到了他家,驚訝得發現喬宇家裡竟有大量關於封家集團的照片,原來,他在背地裡偷偷調查封氏集團,在講起封家兄弟的發家史時,喬宇如數家珍,封家通過涉黑,獲得了原始積累,后封瀟聲繼任董事長后,通過購買新能源產業鏈,以及國外的各種礦產,封家的財富積累速度也越來越快。

其實,這些所有的真相併不是喬宇一個人的收穫,更多的是他的老師—邢曉輝的心血,在邢曉輝出事之後,敢插手這件事的,恐怕就只有喬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