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封瀟聲對小武漸生好感,柯瀅巧用計欲脫身南洲。


南洲大學辦公室,柯瀅從同事口中試探出,人如果人誤吃了降壓藥,也並不會有什麼危險,她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計劃,第二天,柯瀅匆匆來到藥店,購買了一盒降壓藥。

回到家裡后,母親正好做好了飯菜,柯瀅偷偷把桌子上的葯調了包。而後撥通了一家民宿的電話……而柯父也像往常一樣服下了桌子上的葯,沒過多長時間,藥效就已經發作起來。柯瀅接到母親電話后立刻從學校出來準備趕往醫院,碰巧在路上遇到了要去公司開會的封瀟聲。索性就在對方的邀請下上了車,封瀟聲看著旁邊心急如焚卻又頭腦嚴謹清楚的柯瀅,饒有趣味。

送完柯瀅后,封瀟聲把阿剛打發出去,在車裡問起小武身世的事情,隨後就令其開車趕往公司開會,甩掉了後面的阿剛。對於董事長平日里的疏遠,阿剛心裡清楚,自己是封老爺子的人,封瀟聲不待見自己也很正常。

柯瀅看著病床上仍舊昏迷的父親,心裡愧疚不已,可是如今為了脫身,她已經別無他法。雨澤安慰著女友,卻不料對方竟突然提起了旅行結婚的事情,他雖意外,但仍是笑著答應等柯父康復后就馬上著手此事。

會議室里,封瀟聲聽著屬下的財務報告卻一句話也沒說,封老爺子在他身邊安排了一個心腹,一應事務都是那個人在處理。很明顯,自己被架空了,他不耐煩得離開了會議室,儘管秘書一再勸阻,可還是拉上小武離開了這裡。

封瀟聲隨著小武來到了經常和那些街頭混混吃飯的地方,一群人擼串喝酒好不自在,相比現在的餐食,他還是習慣以前這種自在的生活。吃完飯後,柯瀅找到了他,稱父親要去外地看病,希望他能允許,還保證自己不會離開南洲。可封瀟聲怎麼可能讓她如意,刁難了一番之後卻仍不肯答應。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再加上身邊沒有可以信賴的心腹,封瀟聲對這個名叫小武的司機產生了一定的好感,再加上這人身上的江湖義氣,讓這位曾經也刀口舔血的頂級混混似乎找到了某種歸屬感。

柯母在家收拾行李,準備趁這次女兒女婿的蜜月度假,陪老伴去外地看病,柯瀅又是塞現金,又是勸她多帶衣物,生怕母親此行有什麼意外。未婚夫雨澤也被柯瀅支到爸媽身邊去照應,笑稱自己安排好學校的工作之後,就立刻去找他們。

等父母男友離開后,柯瀅措辭了無數次的檢舉信也被她仔細收了起來,將事情安排好,交代了余澄波幾句,就預備離開南洲。

封瀟聲一張一張撕著手裡的書,會想起那天晚上被自己刁難后,柯瀅轉身離去,表情卻並無異常,再加上柯瀅手機無人接聽,他頓感不對,撥通了刀尖電話。

柯瀅這邊剛上高速,就用新換的手機號碼打給了雨澤,對方還在詫異為什麼她換了聯繫方式,柯瀅顧不了那麼多,只是說有事需要交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