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馬先生已掉馬甲 朱鎖鎖搬出駱家


蔣南孫打算繼續深造,並選董教授為導師。然而王永正作為董教授的得意學生,雖能受盡寵愛,卻也面臨著莉莉安的各種糾纏。正當這對師父在辦公室里閑談與學術無關的事情,怎料蔣孫南突然到訪。

所謂冤家路窄,便是互看生厭、拐角遇怪,以及攪屎棍當道。並不是說董教授就是那根攪屎棍,而是王永正的洋派作風實在讓蔣南孫無法接受,偏巧董教授竟把這次進修之事交給王永正負責。

流金歲月第4集劇照

對於董教授的用心良苦,蔣南孫可謂苦不堪言,王永正亦是如此。就在蔣南孫在走廊打電話向章安仁抱怨時,王永正從身旁路過,表示她若是有能力考上博士,倒不失為同門師兄妹的緣分。

為能順利考博,蔣南孫只好聽從王永正的安排,而王永正也礙於董教授的面子,硬著頭皮教她。宿管阿姨誤以為兩人在談戀愛,蔣南孫聞言立刻反駁,並將教具搬到宿舍門口,從王永正手中接過資料,轉身離去。

章安仁考慮到莉莉安是董教授的獨女,所以刻意接近莉莉安,並且陪她打球,同時提醒蔣南孫盡量與她搞好關係。因為董教授是學院中最好的導師,手裡還有幾個重要項目,倘若蔣南孫能夠參與到這次項目,即便考不成博士,依然能在簡歷上留下濃墨重彩。

流金歲月第4集劇照

就在蔣南孫欣慰有章安仁為自己出謀劃策之時,忽然收到小姨夏茜發來的短信,得知馬先生的真實身份。與此同時,朱鎖鎖也在精言集團看到馬先生為葉謹言開車,心中頓時瞭然。葉總秘書范金剛找到朱鎖鎖,提及馬先生挪用公款購買奢侈品,所以希望她能儘快把收到的禮物整理好送回公司。

面對馬先生的欺騙行為,朱鎖鎖既痛心又惱火,她承認自己有些拜金,倘若沒有馬先生的高管身份,想必也不會繼續開展這段戀情。可是朱鎖鎖很清楚需求,也從來沒有不擇手段地滿足需求,相比較朱鎖鎖的光明正大,反倒顯得馬先生更加齷齪。

經過蔣南孫的安慰,朱鎖鎖的心情略有好轉,結果當她回到駱家時,沒想到舅舅一家人全都圍過來安慰自己,甚至表示馬先生下午來到家裡說明前因後果,毫不掩飾對於朱鎖鎖的愛意。

朱鎖鎖在家人面前強顏歡笑,可在回房后卻是化悲憤為食慾,接連吃下好幾碗餃子。馬先生再度找上門,但是駱佳明卻直接將他趕走,並拒絕舅母安排的相親。

流金歲月第4集劇照

晚上十點鐘,蔣南孫抱著自己的課業去找王永正咨詢問題,怎料王永正竟以時間太晚為由,當場將她拒之門外。隔日清晨,蔣南孫重新找上門,連續不斷的敲門聲叫醒,實在不堪其擾。

如今馬先生已經成為過去式,朱鎖鎖依舊沒有放棄搬走的想法,於是獨自一人收拾好行李。儘管朱鎖鎖很感謝駱家對自己的照顧,可在她心裡始終無法接受自己寄人籬下的生活。待舅舅等人發現時,桌上僅留有朱鎖鎖的字條和感謝,駱佳明失落地坐在椅子上,舅母見他如此,心疼不已。

離開駱家以後,朱鎖鎖住進蔣家,老祖母和蔣母對她疼愛有加,捨不得讓她在家裡幹活。朱鎖鎖從未感受過母愛,她在蔣母面前落淚,內心頗為感動。

章安仁陪同莉莉安打球,表面看似兩個人不分上下,實則是章安仁有意謙讓。莉莉安好奇蔣南孫為何如此厭惡王永正,章安仁擔心說實話會影響蔣南孫考博士,誰知蔣南孫是個直率的人,承認自己對王永正的印象很差。

流金歲月第4集劇照

由於馬先生用公款購買的禮品已經送給了駱家,因此朱鎖鎖只好將自己私藏的奢侈品兌換成現金,想要重新補全所有「贓款」準備送到精言集團。蔣父接到范金剛的電話,繼而有些吃驚,沒想到朱鎖鎖居然能與精言集團扯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