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朱父帶女友回國 蔣南孫監督裝修


飯桌上,蔣家父女倆再次出現意見分歧,無論是父親亦或女兒,基本上都圍繞著婚姻嫁娶的話題爭論不休,以至於章安仁從蔣家出來后非常失落,他能明顯感到門不當戶不對的阻隔。

蔣南孫對此毫無顧慮,同樣她希望章安仁能堅持這份感情,繼而表示以前家裡有錢,可是近些年幾乎被蔣父敗光。章安仁下定決心要當蔣南孫的騎士,也讓自己更加優秀,有能力娶她。

流金歲月第3集劇照

待章安仁離開后,蔣父還在考慮炒股的事情,甚至列出計劃給蔣南孫,希望她能說服章安賣掉房子。但是蔣南孫對股票交易毫無興趣,蔣父在她那裡無法得到任何好處,於是索性去討好老祖母借錢。

相比于蔣家較為和諧的氛圍,駱家人的行為反倒有些荒唐。舅舅性格穩重,很少插手小年輕的事情,除非是在舅母的強烈要求下,其原因追根究底,便是表兄駱佳明突然絕食。

舅舅遊說較為隱晦,以至於舅母的話聽起來更為直白,她希望朱鎖鎖可以迎合駱佳明的心思,編造一段善意謊言,謊稱自己喜歡或者愛他,可在朱鎖鎖看來,善意並不應適用於每件事上,特別是感情。

怎料舅母被朱鎖鎖拒絕後,竟是口不擇言地指責她心狠如母。正因這番話,朱鎖鎖臉色瞬變,立即關上房門,獨自坐在桌前流淚,全然沒有理會舅母站在門口的叫罵。過往二十多年時光,無一記憶留住母親的身影,這個秘密埋藏在朱鎖鎖內心深處,如今再被挖出,仍是血淋可怖。

流金歲月第3集劇照

或許是駱佳明實在受不了母親的這番惡言,於是主動走出房門去制止。這個戴著眼鏡且內向的年輕人,雖不是一個伶俐的青年,心中也明白,朱鎖鎖並非人如其名,她是披著金絲雀外衣的鳳凰,沒有任何一個籠子能夠鎖住她。就這樣,駱佳明宣布退出,朱鎖鎖表達感謝,再無過多交流。

這件事結束后,朱鎖鎖和蔣南孫約在溫馨的靜吧見面,兩個女孩互相傾訴近期發生的事情,並把彼此的快樂與煩惱作比較,再進行一番安慰。

吃過飯,朱鎖鎖看見馬先生的車停在賓館外面,於是便給他打電話,怎料作為葉謹言司機的馬先生卻謊稱自己正在開會。

單純的朱鎖鎖並未多想,索性與蔣南孫繼續在外面閑逛看夜景,談笑風生。儘管朱鎖鎖和蔣南孫出身不同,性格不同,但是她們都渴望幸福。

如今朱父已在國外上了岸,樂不思蜀,帶著新婚妻子瑪依拉回來見親戚,言語間表示以後將以彼邦為家。朱鎖鎖掩下幾分失落,隨即為父親重獲幸福而感到高興,朱父也在舅媽的提議下,決定約見女兒的男朋友。

流金歲月第3集劇照

蔣南孫幫戴茜監督新房裝修情況,剛巧發現王永正被莉莉安糾纏。王永正苦無脫身良策,於是謊稱蔣南孫是自己的女朋友,無非是想讓莉莉安知難而退。誰知蔣南孫當場揭穿王永正的陰謀,證明自己才是房主本人,同時莉莉安根據王永正先前喜歡辣妹的審美,確信蔣南孫根本不是他的菜。

學校食堂內,莉莉安看見蔣南孫也在,主動上前攀談,並問她怎樣看待自己和王永正的未來。蔣南孫直言不諱,認為王永正是個不可靠的浪蕩子,如果想找男朋友需要踏實穩重,隨後向她介紹自己的男友章安仁,繼而得知莉莉安竟是建築系董教授的女兒。

原本馬先生已是備好禮物去見朱父,結果半路突然接到公司電話,於是慌忙掉頭返回,臨走前將朱鎖鎖掉在車裡的唇膏交給她,甚至謹慎地重新調整副駕座位。朱鎖鎖看到馬先生這番行為,頓時有些疑惑,但是目前情況也只能先把疑慮藏在心底,準備好說辭應對朱父,向他解釋馬先生沒來的原因。

舅母比較勢利,也會在小恩小惠面前蒙蔽雙眼,正因她收到馬先生的禮物,所以立即改變以往看法,確定馬先生是朱鎖鎖的良配。朱鎖鎖想起馬先生許諾會給自己一個家,於是決定搬出居住,恰巧此時朱父呼喚朱鎖鎖的名字,隨後拿出一疊錢交到她手裡,這些年沒有陪在女兒身邊,可他尚未忘記父親的責任,也由衷希望女兒幸福。父女倆都已有所成長,也在這刻起化解彼此的心結。

流金歲月第3集劇照

朱鎖鎖目送朱父遠去的背影,頓時淚流不止,可當她重回駱家時,剛好聽到舅媽和舅舅愉快討論著如何改造房間,內心有些悲哀。當天晚上,朱鎖鎖輾轉難眠,心裡總是惶惶不安,於是便在次日拜託蔣南孫請戴茜幫忙打探馬先生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