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陸可問張芒有多少個前女友 思怡和陸可組團瘋狂玩CS


張芒的家裡留著很多前女友的東西,比如護手霜、地毯、香薰等,陸可說他為什麼這麼喜歡留著前女友的東西,他說這些東西又沒錯,丟了很浪費的,陸可聽了很無語。

關玥請爸媽去飯店吃飯,她去拿水果時一個身穿嘻哈服、戴著墨鏡的小伙和她打招呼,他摘掉墨鏡她才認出是葉舟。葉舟說今天他一個朋友過生日,派對主題是嘻哈所以他才穿成這樣。他讓她一起去,關玥說她陪爸媽來吃飯,正說著她媽走了過來,葉舟就趕緊走了。媽媽問關玥他是誰,關玥告訴爸媽他真是一個警察,媽媽說他穿成那樣就像個混混,關玥就拿出他穿警服的照片給他們看,爸爸覺得小伙不錯想周末見見他。

這天陸可和大家開完會,張芒看人都離開后就關上會議室的門,陸可不回他微信他知道她還在為前女友的事生他的氣,就陪著笑臉哄她開心,還邀請她參加周末他朋友的生日聚會,說他們想見見她,陸可就同意了。

回家后,陸可為參加聚會挑了套衣服問沈思怡好看嗎,思怡卻全神貫注地玩積木,陸可知道她這樣是想贏老白,她覺得他們倆談個戀愛就像打比賽一樣,思怡說比賽多好玩啊,陸可擔心她太爭強好勝,萬一把人嚇跑了怎麼辦。

周末關玥帶葉舟回去見父母,媽媽問他家裡是幹什麼的,葉舟說開了家公司,她好奇他家裡為何不讓去自家公司上班,葉舟笑道他爸是想讓他回去,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關玥的媽媽聽說他還在實習,一問他才22歲不禁驚訝他這麼小。陸可買了生日蛋糕跟張芒去參加他朋友的生日趴,去洗手間時她無意中聽到張芒的朋友把她誤認為他的前女友不禁感覺很鬱悶。

聚會結束回去的路上,她問張芒到底有多少個前女友,張芒開始說一兩個她讓他說實話,他就讓她保證不生氣他才說,陸可保證后他還跟她拉鉤,隨後他在她耳邊說了個數字,陸可聽了很驚訝轉身就走。回到家她邊敷面膜邊向思怡吐槽張芒居然有那麼多前女友,而思怡看積木又倒了不禁有些氣餒,陸可覺得她們倆挺幼稚的,只會在家裡生悶氣。思怡忽然有了主意,她提議把他們揍一頓。隨後思怡帶著雜誌社的同事叫上老白、關玥和葉舟去玩CS。他們男生一組女生一組,穿著迷彩服拿著槍就進入了「戰場」。

老白告訴思怡他沒子彈了,隨後把槍扔了出去,思怡問他是不是不喜歡她爭強好勝,老白覺得她這樣子很性感。思怡聽了很開心,就把槍扔出去說她也沒子彈了,她一抬頭髮現白小川沒了人影,正四處張望白小川突然拿著槍來到她身後,她知道自己上當了不禁很氣惱,白小川笑道兵不厭詐。

這天張芒帶陸可去他家,他用手捂著她的眼睛進屋后才鬆開,陸可發現他扔掉了前女友的所有東西不禁很開心。隨後他單膝跪地拿出一個精緻盒子,陸可覺得很突然她還沒考慮好,張芒說以後日子長著呢她可以慢慢考慮,但這東西他必須給她。陸可打開盒子一看原來是把鑰匙,張芒笑道她以為他要向她求婚嗎,陸可笑著否認。張芒認真地說他家的鑰匙他從來沒給過別人,陸可是第一個。

姚遠在馨馨的鼓勵下又繼續弄民宿,馨馨問他怎麼感謝他,他說要給她開個派對,馨馨說不夠,姚遠就讓她做老闆娘,馨馨聽了很高興。他們在飯店邊喝紅酒邊聊,這時服務員端上來一個小蛋糕,她吃了一口覺得不對勁,原來蛋糕里藏著一枚戒指,她驚喜地問姚遠是認真的嗎,姚遠不忍掃她的興一時不知該怎麼說。這時服務員走過來道歉說他們弄錯了,馬上換一個蛋糕送過來。

隨後兩人在江邊散步,姚遠問她如果剛才的求婚是真的她會答應嗎,馨馨說他可以試試。他就讓她等一下就離開了,回來后他拉著她的手給她畫了個戒指,她驚喜地看著手上的戒指說這麼大真好看,他問她願意嫁給他嗎,馨馨說他都給她畫上了她還能不願意嗎,姚遠聽了很開心就和她甜蜜相擁。

陸可帶張芒來到酒吧,他們和老黃、關玥正聊著時成楠來了,氣氛立時有點涼,老黃就說陸可和張芒不是要看電影嗎,就讓他們早點去。陸可和張芒走後成楠有些失落,說是感情翻篇了但他還是過不去那個坎。老白去找思怡他們又去玩CS,思怡一直打到老白求饒為止,老白看著身上的顏料不禁吐槽她這是堆積了多少情緒啊,隨後兩人又並肩戰鬥對付其他「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