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程開顏宋運輝吵架 宋運輝北京出差


宋運輝怕打擾父母,拉著程開顏出去談話。程開顏有些不明所以,宋運輝盡量心平氣和,馮工辭職的原因程開顏比他清楚。程開顏更惱了,他剛回來就去找馮工了?宋運輝搬出了部里的人才讓馮工勉強答應留下來,要是她走了碼頭就會停下,馮工希望不要有人用工作之外的事情來騷擾她。程開顏卻理直氣壯說自己只是去警告馮工要和男領導保持距離,她一個女人沒有結婚周圍都是男孩子,潔身自好不是應該的嗎?宋運輝說他和馮工只是普通朋友關係,可程開顏卻認准宋運輝送自己的大衣就是馮工陪他挑的,馮工已經承認了。

程開顏質問宋運輝什麼時候和她搞在一起的,宋運輝有些崩潰,大衣是回國前同事們逛街一起挑的,可程開顏還是疑神疑鬼的,覺得自己夠忍讓宋運輝,可宋運輝卻不把她這個做妻子的放在眼裡。宋運輝忍無可忍地說了句氣話,那咱們離婚好了!程開顏更加氣憤了,他居然為了馮工和她離婚?宋運輝卻明白就算沒有馮工還有其他人,程開顏還會繼續疑神疑鬼下去,這些問題永遠不會解決的。

程開顏和宋運輝鬧得不愉快,程開顏第二天就跑回了金州,袁湘和程父程母都圍在她身邊團團轉。程開顏強顏歡笑,程父和程母告訴她程千里和袁湘的生意現在做的很好,貨都是楊巡幫忙出的,他們跟著楊巡生意也不愁了。楊巡看得是誰的面子大家心裡都明白,所以袁湘剛才才對程開顏那麼客氣,程開顏一下子愣住了。

馬保平說半島冬天太難熬了,讓他給廠區弄點暖氣設備。高祥榮告訴馬保平宋運輝後天要去北京出差,是路司長叫他去的。高祥榮希望二期項目跟著馬保平的思路走,宋運輝的想法雖然大膽,但是這樣廠里的性質就變了,路司長做事情一向比較激進,他覺得這件事情是路司長的意思。馬保平去和宋運輝談了談,宋運輝感謝他把方案報到了部里,馬保平拿出了韓則鋼準備好的設備採購方案,比宋運輝的方案差了點,但也夠用了。顯然宋運輝還是不滿意,馬保平提醒他社會上關於姓社姓資的問題從未停止過,東海項目是重點企業,不能搞冒進,他們和上海不一樣。宋運輝還是想冒險一試,馬保平坦誠就算路司長支持他,他也會堅持自己的想法,至於韓則鋼的方案他也會報上去的。宋運輝自然不反對,兩套方案交上去讓部里決定就好。

宋運輝飛去北京,路司長特地給了他一罐好茶。上個年度東海的生產任務完成的很好,部里要表彰宋運輝才把他請過來,宋運輝道這是東海所有職工的功勞,路司長表示會給他們多爭取福利的。路司長給他們又爭取了一百萬的外匯額度,宋運輝嚴肅道這批設備在兩千三百萬左右。路司長勸他慢慢來,為什麼不能按照一個常規方案來做呢,選擇折中方案更有利於大局。路司長和宋運輝都想把東海做大做強,很多人都議論路司長父親要退了,所以他才會想把東海做大,拉攏宋運輝,可路司長就是為了不靠家裡才會這麼做。路司長不反對宋運輝的辦法,但是東海不能作為試點,他們必須穩紮穩打。路司長勸宋運輝主機從日本進口,輔助國產,這樣對誰都好。宋運輝嘆了口氣,還是不肯妥協,表示這件事要由部里領導和東海廠領導班子開會決定。

路司長帶著宋運輝去了另一間辦公室,化工企業從一窮二白走到盡頭只有四十年,海外企業動輒上百年歷史,宋運輝想的東西和路司長所說的大局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他說的大局是要把東海、濱城和長江這些企業合併到一起,這樣才能和海外集團抗衡。這件事情還沒有提上議程,但領導很關注這種思路。這也是他反對東海引進外資的原因,一旦引進外資到時候合併就會很麻煩。宋運輝還是沒有被說服,他始終想為東海在拼一次,但路司長希望他的執著能用在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