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韋春紅照料雷母 宋運輝韋春紅找到文件


雷忠富要走,雷正明和紅偉也跟著離開,留下雷士根一個人,背負著罵名。這時,老猢猻找上門來,雷士根看見他頓時警惕起來,他一直眼熱書記的位置人人皆知。老猢猻卻說自己是想保住小雷家,說明雷東寶挑下罪過是為了讓他們出來好好乾事,但雷士根留不住雷忠富,他這是辜負了雷東寶的信任。老猢猻忽悠著雷士根把罪過都推給雷東寶,在村裡樹立威信,靠著群眾的力量讓雷忠富他們去做事,口口聲聲說是替雷東寶兩肋插刀,雷士根動了心,老猢猻接著說雷士根要是弄不住村裡的產業縣裡就會派人來,外人一旦來了可不會珍惜小雷家。

宋運輝趕去了韋春紅那裡,說雷東寶目前主要有三個問題,目前他沒有挪用公款貪污受賄的問題,但是向陳書記行賄證據確鑿,而且數目不小有十幾萬,走的還是明賬。第三條是最關鍵的,楊巡的市場掛靠在小雷家,但沒有證據證明錢是小雷家的,應該是小雷家集體資產,所以調查組懷疑雷東寶夥同楊巡搞小金庫。楊巡在裡面交代和村裡簽了一份能證明是他出資的合同,現在最重要的是拿到證據。韋春紅急得團團轉,雷東寶告訴她楊巡市場價值幾十萬,按照這個數目定罪雷東寶是要被槍斃的。韋春紅頓時慌了,決定去趟小雷家找到真相。宋運輝連飯都沒吃就跟著她一起去了,他只請了三天假,就算把小雷家翻過來也要找到出資證明,。

宋運輝和韋春紅來找雷士根,跟他說明了情況,雷士根頓時慌了,所有的文件他都交上去了,還發誓自己沒有私藏過東西。雷士根委屈地不行,他從沒往雷東寶身上潑過髒水,打開辦公室所有的柜子讓他們自己看,所有的資料都被調查組帶走了,他真的沒藏過東西!老猢猻還讓他害雷東寶,可他沒那麼黑心啊。雷士根又哭又鬧說村長干不下去了,說宋運輝想救雷東寶讓楊巡來給自己捎話頂嘴,可他是怕害了雷東寶。宋運輝很無語,他何時讓楊巡來捎過話,誰有罪誰沒罪,他是不會做干擾司法的事情。韋春紅和宋運輝安慰雷士根他們沒有懷疑他的意思,楊巡那邊的資料已經找到了,但是小雷家簽的文件還沒有。雷士根努力回想這件事情,想起這件事情是四眼經手的,不過他關在裡面還沒出來。宋運輝卻說四眼前幾天就被放出來了,雷士根連忙帶著他們去四眼家,還叫上了老五,有他在能安全一點。四眼家門鎖了顯然沒人,雷士根慌了,他肯定知道自己弄丟了文件擔不起責任跑了。幾人翻牆進去發現東西都在,不像遠走更不像逃跑。宋運輝察覺到什麼,叫人把老猢猻帶過來。

雷東寶被抓后老猢猻就開始散播謠言,宋運輝很難不懷疑他,老猢猻卻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宋運輝說如果找不到四眼雷東寶極有可能被判死刑,這個後果他擔得起嗎?老猢猻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四眼去小舅子家養病了。四眼是被老猢猻忽悠了才逃走的,回來后回想起那件事情,楊巡說那是桌下合同要雷東寶自己保管,眾人連忙去了雷東寶家裡。雷母這幾天都不敢出門,看見宋運輝求著他救救雷東寶。韋春紅也想起那天雷東寶把文件放在一個抽屜里,可是翻箱倒櫃也沒找到。雷母說有個柜子雷東寶從來不讓別人動,宋運輝打開一看,裡面放著他和宋運萍的合照,還有一些相關的東西。宋運輝有些傷感地走到一旁,韋春紅沒在裡面找到資料。雷士根跌坐在地上大哭一場,宋運輝叫四寶把他送回去,叫四眼最近別離開小雷家。韋春紅接雷母回縣裡住,這裡不能待了,宋運輝叫老五找幾個人守著雷東寶的家,誰也不許進來。

幾人回了縣裡,韋春紅叫人給雷母做了麵條精心照顧著,雷母也很感動,她對韋春紅不好,她卻以德報怨。宋運輝又去了趟縣裡,還是沒找到出資證明。韋春紅突然想起雷母為了不讓他們結婚藏了戶口本,連忙上樓問她,可雷母記性不好不記得裡面有沒有東西了,韋春紅和宋運輝只能再回家去找。最終,二人在被褥下找到了那份出資證明,宋運輝次日就把證據交了上去,組織一定會查明真相。辦完這件事情宋運輝便回了東海,部里要他下周去開會,然後又被告知馮工辭職了,而且態度很堅決,現在正在辦交接手續。

宋運輝急忙趕到碼頭,苦口婆心再三挽留,了解完情況后又火急火燎地回了家。宋運輝對程開顏似乎有氣,但是也不想影響到宋父和宋母,要她出去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