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四十八寨再陷危機 周翡欲刺殺俞聞止


大戰在即,李晟帶著吳楚楚和一眾四十八寨弟子家屬躲在地窖里避險,他則需前往一線應戰。此一去,也不知能否有命歸來,但吳楚楚一句信任擊中李晟心中的柔軟,也終於讓他不再掩飾內心情感。李晟將吳楚楚緊緊摟入懷中,一言不發,便決然轉身,其中包含了多少不舍與誓死相護的決心。

臨行在即,周翡來到馬吉利住處,詢問調派十位弟子一同下山之事是否安排妥當,卻不知對方正在給妻子家小寫信。其中,馬吉利視死如歸的心情盡顯,就連看向周翡離去的眼神,也充滿了不舍與訣別之意,不知他心中是否另有打算。

與此同時,李妍正為李晟囑托,從小路下山尋找周以棠求救。李妍自認為這條小路是和周翡兒時玩耍意外發現,不會有任何人知曉,因此一路極為輕鬆,這才讓前方巡邏的地煞之人輕易發現並追殺。好在李妍勝在對地形熟悉,躲在樹洞之中,才走運逃過一劫。

周翡親自下山偷襲俞聞止,謝允自然明白其中危險重重,便以銅錢卜卦吉凶。而後,謝允拿出搜魂針,回想當初紀雲沉以針迫出內力之事,怕是想周翡危難之際,他也使用搜魂針護對方周全,那卦上凶吉也就不言而喻。

四十八寨內,二位長老坐鎮布防,由馬吉利負責寨門內崗哨的調配,以及跟進布防情況,鄧甄和李晟則率寨中其餘弟子嚴防死守進寨要道。寨中困於人手不足,第一道山門是戰略要地,必然需重兵把守,如若被敵人攻破,則只能退守飛虹橋。飛虹橋一旦失手,地煞便可長驅直入,四十八寨也將岌岌可危。

鄧甄和李晟本將寨門護如鐵桶一塊,誰知沈天庶來后,將王老夫人和晨飛的死公之於眾,一直不知真相的鄧甄瞬間失去理智,竟孤身飛出寨門刺殺沈天庶。門外儘是地煞之人,鄧甄一去必然白白送死,李晟阻止不急,唯有吩咐眾人退守飛虹橋,他一人將已然重傷的鄧甄救回。

鄧甄兒時家園被毀,是王老夫人所救,並將他視為親孫,他一時情感難以承受才會做出衝動之舉。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鄧甄愧對李瑾容進行前的托付,也相信李晟會代替他好好守護家園,就此氣息全無。

沈天庶趁著二人回寨開門之際,率眾一舉攻破,長驅直入。李晟雖然利用齊門所學,暫時抵擋地煞許久,但終究不能依此徹底擊退敵人。此時,只見李晟呵退眾弟子,一人舉著火弩,射穿提前布置好的火油,欲和地煞同歸於盡。

數個油桶爆炸,地煞損失慘重,但主力部隊卻並無太大損失,他們便等著眼前火勢消退,再一舉進攻四十八寨。而李晟則被氣流炸飛山崖,幸虧他眼疾手快,抓住藤枝,暈倒在樹腰下。

原本應該由俞聞止率兵從洗墨江夾擊,當沈天庶得情報知曉對方仍按兵不動,卻並無多少意外之情。而俞聞止按兵不出,自是為不損一兵一卒,坐收漁翁之利。他們之間的合作,從來沒有信任可言,不過互相利用而已。

周翡此刻已安全下山,在謝允的提點下,成功找到俞聞止藏身之地,卻發現其身邊竟守衛鬆懈。謝允一看便知是引蛇出洞之計,周翡雖不願相信寨中仍有內奸,卻也率眾先行救下百姓,以借口保護百姓直至危機過去,將身邊弟子盡數支開。

雖然不知為何,消息會再次走漏,但周翡仍不願放棄刺殺行動,並成功找到俞聞止真正藏身之處。眼下山上戰爭已起,周翡再回身救援毫無用處,如若她不能成功擒拿俞聞止,那麼四十八寨便會失去一重保障。

與此同時,地煞在李妍送信必經之路上設防。之前,地煞在林中遇過可疑之人,眼下把守必然嚴格,見李妍孤身女子行蹤鬼祟,正要一刀取她性命。只見楊瑾不知從何而來,及時現身救李妍于危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