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小武決心已定成警察內線,田甜打定主意調查封氏涉黑事件。


經過和肖同斌的這番對話,小武決定要做警方在封氏集團的卧底,無論如何,就算再難再險也要替陳叔討回公道。

余澄波把一封匿名信交到了報社,裡面只有一行字:調查封氏,有黑幕。碰巧這個報社是田甜的單位,田甜一腔熱血地表示要接受這件事情,可喬宇一臉惋惜地勸她最好打消這個念頭。封氏集團的水太深了,新聞界赫赫有名的邢曉輝就是因為調查封家的事被打斷了腿。田甜錯愕不已,她立即通過喬宇把邢曉輝約了出來。可這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已經不復當年模樣,聽聞了田甜來意,馬上站起來拄著拐杖就要離開,臨別之前還意味深長地勸田甜最好不要惹禍上身。

南洲大學辦公室,柯瀅再也無法忍受封瀟聲對她的種種折磨和侮辱,措辭了一封檢舉材料,以備日後不測。從辦公室出來后,柯瀅總是覺得背後有人很著自己,原來是余澄波看柯瀅這兩天狀態不對才會偷偷跟著,怕她遇上什麼麻煩。儘管他一再追問,可柯瀅不想連累自己的學生,推脫了幾句,就離開了。

田甜趁母親敷面膜時候趁機問起了有關封氏集團涉黑的事情,並且告訴了她邢曉輝的遭遇,田母只是說自己不太了解,這時公安局的事情,末了,還開玩笑說如果女兒去調查封氏集團,自己可要提前買好輪椅。

報社,田甜跟總編提起自己的想法,並且暗示他如果真的讓自己放手去干,田母也會支持的,如此有看點的新聞,總編爽快地表示答應。可喬宇這邊擔心了起來,田甜總是這樣,嫉惡如仇,絲毫不了解這其中的危險,如果真的觸碰到了什麼,那豈不是成了別人的活靶子。

辦公室里,同事提起了家中母親不小心誤吃了降壓藥的事情,問起柯瀅未婚夫是不是在醫院,柯瀅答道是,可雨澤是外科,應該幫不上什麼忙。

黑咕隆咚的房間里,柯瀅小心地查看了屋子裡的所有擺設,想要找出封瀟聲藏在家裡的攝像頭。就在這時,雨澤提著大包小包還捧著一束玫瑰花開門走了進來,還在疑惑女友什麼在家卻不開燈。今天是兩人七周年的紀念日,他要親自下廚,好好做一桌子美味佳餚。碰巧的是,田甜來家裡找柯瀅正好趕上,雨澤笑罵她來得不是時候,簡直是個大燈泡。吃飯時候,田甜抱怨總編怕事,本來答應自己調查封氏集團涉黑的事情,可又臨時變卦,讓她去外地做什麼跟蹤報道,真是可氣。

封瀟聲用晚餐時,突然想到了什麼,讓阿姨把自己的貼身保鏢阿剛叫了上來,招呼他坐下一起吃飯,還給阿剛倒了半杯酒,阿剛不知道封瀟聲在想什麼,吃得心驚膽戰。可對方卻笑了笑,叮囑他一定要吃完不能浪費,轉身就離開飯桌,進去了一間看起來裝潢十分考究的密室。

現在讓刀尖最頭痛的,就是那個神秘人了,到底是誰,對自己和申世傑了解得那麼清楚。關鍵是抓住了他的把柄,這才不得不受制於人,今天要挾他殺警察,明天就不知幹什麼了。就在這時,封瀟聲的電話打了過來,約著刀尖去了一個賭場,賭桌上,刀尖無意中發現對方的一個習慣性動作像極了死去的申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