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中央大力加強掃黑除惡力度,小武獲封瀟聲青睞被委任司機


小武為恐嚇封瀟聲,謊稱柯瀅是二叔封猛的女人,識相的話讓他就趕緊走。封瀟聲倒也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就是為了來教訓柯瀅一頓而已,如今見目的達到,轉身就離開了病房。

這邊,因為前幾日陳苗苗的事,封猛特意來找肖同斌了解刀尖的情況,可對方看到他就是一通數落,他手底下的夜總會黃賭毒一樣不落,肖同斌因為這事在省里總是挨上級批評,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放過這個毒瘤。可封猛手眼通天,不知從哪裡托的關係,上面直接下了命令讓警隊放人。

聚金霄娛樂城因為涉及不法事件,刀尖作為法人是要受到法律製裁的,但省里早就對封家涉黑事件展開了布控,刀尖作為此局中不太重要的一部分,只能先姑息遷就。再加上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刀尖殺了陳瑾岩,就算能夠找出證據,可真正的幕後黑手仍會逍遙法外,如今中央大力加強掃黑除惡的力度,不僅僅是這些涉黑企業,還要連帶著把腐敗了的官員都給挖出來。所以刀尖不得不放。

高爾夫球場,封猛問起最近損失了的一筆錢,煩悶之下用球桿狠狠地教訓了老油槍底下的一個小弟,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的對話正在通過監聽設備傳到了警方的耳中。

中央調查組的事情封老爺子也有所耳聞,吩咐秘書去查探此事,可平日里交好的官員如今都噤若寒蟬,一個字不敢透露,送的東西也不收了。

柯瀅啃著蘋果,雨澤心疼地看著臉上帶著淤青的女友心疼不已,爬山怎麼摔成了這樣?可就在他提出要看看柯瀅身上的傷口的時候,卻被她三言兩語給繞了過去,還戲謔雨澤是不是想吃自己豆腐。

刀尖回來了,封先生要見小武,讓自己把人帶過去,這就奇怪了,他想了半天也不記得小武什麼時候認識過封瀟聲,而且在見到小武第一面時候,封先生就讓他當了專職司機。

柯瀅傷好得差不多時候,就回到了學校,正好接到了閨蜜田甜的電話,二人已經好久沒有見面了,田甜的父親是南洲市副市長,可別看她身份不俗,在調查一個有問題的企業時候照樣差點讓人給推到車輪底下,幸虧一個叫做喬宇的朋友幫了她。

入夜,柯瀅告別田甜,又來到了那個燈紅酒綠的聚金霄,這次是一個姓張的中年男人,她說盡了乖話,把人灌得爛醉如泥后拖到了衛生間。正準備脫身離開,撞上了封瀟聲,不巧的是,這時女衛生間,柯瀅趁有人過來的時候把封瀟聲推進一個隔間,巧妙離開了這裡。

中央調查組的存在是絕密,肖同斌知道不能告訴小武實情,只能推脫放了刀尖的原因是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蒙面人就是刀尖。可話是這樣講,誰都知道這是推辭,公安人員的目的不是將刀尖緝拿歸案,而是要帶出幕後操縱刀尖的那把手,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為老陳的案子畫上一個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