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蔣南孫捍衛愛情 朱鎖鎖爭取工作


接到馬先生的電話后,朱鎖鎖第一時間盛裝赴約,她急需這份可以改變現狀的工作,然而對於追求結果太過急切,就是忽視過程中潛在的危險。朱鎖鎖通過酒店經理對馬先生的稱呼,發現他並非精言集團的葉總,馬先生面不改色地解釋了這場誤會,並聲稱自己與葉謹言可謂故交好友。

吃過晚餐,馬先生親自開車將朱鎖鎖送回弄堂,期間表現得溫文爾雅,頗有紳士風度。朱鎖鎖沒有過多留意到先前的奇怪之處,只因他穿著得體,寶馬代步,再加上酒店經理對馬先生畢恭畢敬的模樣,自然而然地相信那番說辭,認定馬先生就是成功人士,更覺得自己找到好工作的方向。

駱佳明情緒失落地坐在客廳里,他無法理直氣壯地詢問朱鎖鎖為何晚歸,只能唯唯諾諾地半試探行蹤。結果朱鎖鎖放下兩紙袋禿黃油,立即以換衣為由,直接將駱佳明擋在門外。此情此景,恰巧被舅母看在眼裡,她擔心兒子受到傷害,於是便在次日早上提及結婚的事情。

奈何朱鎖鎖對於駱佳明毫無男女之情,正當她找不出借口回絕時,馬先生一通電話猶如大赦。舅母看著朱鎖鎖坐著寶馬揚長而去,內心更加不爽,便以無法苟同的口吻向舅舅埋怨起朱鎖鎖的行徑。

蔣南孫照常到教務處找男友,怎料此時辦公室內還有一個漂亮女人。章安仁有些手足無措,待他看到蔣南孫出現,才算徹底鬆了口氣,小聲說起這個女人的來歷。

了解到對方就是王永正的女朋友,蔣南孫立刻明白王永正是在有意躲避,於是故意走進畫室,大聲喊出王永正的名字。女子循聲找去,蔣南孫計謀得逞,興高采烈地陪著章安仁搬離宿舍。

沒想到倆人剛到宿舍樓,王永正卻及早等在門口準備搬進。由於蔣南孫因先前種種事情,對他各種瞧不上眼,章安仁唯恐二人再起爭執,趕忙出面調和。王永正為了還擊蔣南孫,還不等章安仁收拾好行李,便故意約來一幫朋友在宿舍喝酒慶祝,蔣南孫氣不打一處來,立刻去找宿管阿姨。

經過接連幾天接觸,朱鎖鎖逐漸被馬先生的風趣所吸引,雖然他出手闊綽,可是對於工作上的事情,卻是隻字不提,僅有口頭承諾。朱鎖鎖向他詢問實習情況,並打算提交簡歷,表示自己根本不在意部門職位,而是希望能夠儘早找到工作補貼家用。

馬先生聽到朱鎖鎖的難處,竟然信誓旦旦地保證會處理好錢的問題,甚至主動推掉工作帶她逛街。朱鎖鎖以為馬先生是真心相待自己,不禁有些感動,馬先生則坦言朱鎖鎖與以前認識的其他女孩不同,那些女孩聽到逛街就會立即詢問品牌,唯獨朱鎖鎖還在關心自己的工作時間。

正當蔣南孫和章安仁一起收拾行李時,忽然接到母親的電話。蔣母提醒蔣南孫不要帶章安仁回家吃飯,因為近期蔣父股票大跌沒有閑錢,想讓章安仁賣掉房子,借錢炒股。章安仁擔心拒絕吃飯會惹怒未來岳父,但是蔣南孫卻認為應該聽從母親的建議。

駱佳明眼見天色漸晚,心煩意亂,直到親眼目睹朱鎖鎖被馬先生送回來弄堂,不由氣匆匆地走回房間,大門一關,誰也不見。舅母假借扔垃圾為由,專門下樓探望情況,可當馬先生離開后,卻又立刻叮囑朱鎖鎖不要被別人的表象迷惑,許多人還會租車冒充老闆,然而朱鎖鎖並未將這些話放在心上。

章安仁想要融入蔣家,蔣南孫表示自己家裡看著幸福,其實不比別人光鮮,章安仁則認為她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正因如此,才沒有體驗過生活的艱苦。

朱鎖鎖和蔣南孫一起聊天,章安仁在旁邊忙東忙西,蔣南孫欣慰章安仁對自己的體貼入微。正當倆人聊得不亦樂乎,結果看到王永正和一群女友在旁打情罵俏。

蔣南孫不願意搭理他,誰知王永正竟然走過來提及夏茜採用自己方案的事情,章安仁沒想到王永正隨手亂塗亂畫就能代替自己的設計圖紙,自尊心頓時受到打擊。

蔣南孫帶著章安仁回家吃飯,奈何蔣家規矩繁多,不僅讓他手忙腳亂,更是承受著巨大的精神負擔。蔣父依舊提出買房炒股,章安仁不懂做經商,但礙著對方就是未來岳父,這種處境讓他進退兩難。幸好蔣南孫主動代替章安仁回答,當場否決蔣父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