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張芒向陸可表白成功 老白和思怡甜蜜跨年


在酒吧陸可問老黃大家都過來跨年嗎,老黃覺得懸說大家都有事,他讓陸可到時來酒吧玩,他反正要來到這因為人手不夠。正說著吧台里出現一個姑娘的身影,老黃的目光立刻被她吸引過去,陸可不禁笑他不是想幫搞爺看店,是想趁機泡人家柚子,老黃吹牛說他分分鐘拿下她。

沈思怡要和新歡共度春宵了,張芒看陸可要落單就問她要不要和他一起跨年,陸可說她沒興趣。隨後她看到新來的實習生秋秋跑到張芒那和他熱聊,還加他微信,看到張芒這麼招惹桃花,她不禁笑著搖搖頭。

陸可陪思怡去買衣服,思怡為跨年選中一件別緻的裙子,陸可第一次看她這麼上心,不禁打趣老白在她心裡不一般。思怡覺得陸可可以約張芒一起跨年,陸可覺得他滿嘴跑火車,今天還見他和秋秋聊得火熱,思怡開玩笑說要不她把秋秋開了,陸可讓她別瞎折騰了,這事跟秋秋沒關係。

成楠在飯店門口送走客戶,他一轉身卻看到來這買東西陸可,陸可看他春風得意的樣子覺得他創業應該很順利,她以前就覺得他做事肯定能成,成楠聽了很開心,這時店里有人叫他喝酒,他就和陸可告別匆匆走進飯店。

在雜誌社陸可又看到張芒和秋秋聊天,秋秋邀請他跨年一起去參加電音派對,陸可看著他們開心說笑心裡很不是滋味。姚遠無意中發現媽媽喜歡酒店后廚的張叔,就特意為他們安排了跨年夜的活動,媽媽看到兒子這麼懂事心裡很暖。老黃被柚子摟著脖子拍照,他以為她喜歡他,沒想到她把照片發給男友讓他死心,聽說柚子和男友分手老黃很開心,柚子讓他小心前男友說他練過格鬥。這天一男子過來找他,看來者不善他勸對方冷靜,那男的抱著他哭著說他喜歡柚子很多年了。

跨年夜這天,陸可本來想待在辦公室忙工作,張芒讓她跟大家一起去玩,陸可說他不是要去電音派對嗎,他說自己最討厭電音了,而且這麼重要的日子他本想說跟她一起過,但沒好意思說出口,他大聲說陸可要跟大家一起去玩,還說她要請客,看同事們開心的樣子,陸可就笑著答應了。

思怡打扮一新去見老白要和他一起跨年,沒想到他一屋子都是人她不禁氣惱轉身就走。老白追到電梯口說她不是要和他一起跨年嗎,她說他這一屋子的客人他也招呼不過來呀,他知道她想和他單獨跨年,就轉身回去觸碰火警,大家聽到警報不知怎麼回事,他說是火警警報讓大家走安全通道離開。眾人散去後房間里只剩他們倆,思怡調侃他不怕把一屋子的人都得罪了嗎,老白笑道他們沒她重要,思怡聽了很甜蜜。

跨年夜老姚獨自一人顯得有點落寞,他來到溫如馨的蛋糕房,看她在做蛋糕不禁笑她太拼了。馨馨看他今天沒約會,就說怪不得他有時間來嘲笑她。老姚苦笑道他就一單身狗,她不一樣法國還有個男友,馨馨說分了。她讓姚遠給她幫忙,姚遠就隨手在卡片上寫下新年不快樂,然後插在小蛋糕上。這時有人走進店里看到卡片上的字不禁會心一笑買走了蛋糕,馨馨不禁誇他這辦法可以。兩人就把自己想到的話寫在卡片上,很快蛋糕就賣完了。

陸可和同事們一起喝酒玩遊戲,大家起鬨讓張芒親秋秋,陸可借口去洗手間就走到店外。張芒追出去說他沒有親秋秋,他和秋秋沒什麼,他怕陸可誤會又怕她不誤會,問她明白他的意思嗎,陸可不知該如何回答,張芒正想向她說明心意,卻不料陸可後退撞到店門口彩燈裝飾的架子,架子倒了陸可站立不穩眼看要摔倒,張芒迅速抱住了她,陸可感到不好意思就推開他。張芒卻一把擁她入懷問她現在明白他的意思嗎,陸可不再掙脫兩人甜蜜相擁,這一幕正被馬路對面的成楠看到,他手裡抱著剛買的花心裡很難受。

賣完蛋糕馨馨坐在椅子上休息,老姚端來一個蠟燭和她一起許願,他問她許的什麼願她卻笑著不告訴他,但她看向他的目光里滿含愛意,老姚問她知道他許的什麼願嗎,看馨馨害羞的樣子他情不自禁吻了她。新年鐘聲敲響了,在漫天絢爛的煙花中人們帶著對未來的美好期許,互道一聲新年快樂。然而外面的歡樂卻和成楠無關,他在家翻看著電腦里他和陸可之前甜蜜的合影,心裡充滿不舍和懊悔,隨後他一鍵刪除,徹底和過去的情感說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