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痴情女傅明月苦等米振東 張友成公開宣布張一葦被冤枉


魯春陽想給喬逸辦一個新書發布會,讓白小蓮在發布會上造聲勢,把張友成徹底打垮。馮森輾轉在監獄附近找到胡雪娥住的小旅館,從服務員口中得知胡雪娥一早帶著沈廣順出門了,馮森只好先離開,他看到旁邊新開了一家「傅不急海鮮城」,不理解有人會在監獄附近開大酒樓,他好奇地向老闆娘傅明月詢問,得知她的愛人就被關在監獄,她在這附近開飯店就是為了等丈夫出來,然後兩個人一起經營這家海鮮城,馮森建議傅明月去監獄作報告,給犯人們做正面教育,她自然求之不得,想趁機和愛人見一面。

傅明月得知馮森是檢察官,承認她的愛人叫米振東,馮森頓時驚呆了,傅明月就帶馮森來到二樓,看到房間里掛滿了米振東的照片,傅明月知道米振東的妻子是童小娟,也聽說他們倆要離婚了,傅明月覺得自己有機會了,就開了這間海鮮城守著米振東,馮森看出傅明月對米振東用情至深。

李冰倩奉台長之命來採訪張友成,開門見山詢問張友成和張一葦的父子關係,以及張友成對張一葦毆打呂文瑞這個案子的看法,張友成承認從小疏於對張一葦的管教,公開向張一葦和鄭雙雪賠罪,承諾會適當地給與他們補償,張友成認定張一葦被人栽贓陷害,希望通過觀眾們用慧眼看出事情的真相,也希望張一葦在監獄里好好接受改造。

張友成很晚才回家,看到家裡沒飯,只好親自下廚給自己煮餃子,鄭雙雪對他冷嘲熱諷,埋怨他不關心張一葦的死活,還在媒體上胡說八道,張友成連連解釋是為他們母子伸張正義,鄭雙雪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把張友成手裡的筷子打落在地,鄭雙雪譴責他把張一葦推到風口浪尖,也斷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張友成反而埋怨她和張一葦的不勞而獲給了黃雨虹可趁之機,鄭雙雪擔心他成為輿論的炮灰,張友成堅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還對鄭雙雪好言相勸,鄭雙雪賭氣不再理他。

鄧耀先去海南出差回來帶了熱帶水果,羅欣然來給武強和同事們送水果,得知熊紹鋒正在接受組織調查。羅欣然事先向鄭銳打聽馮森的喜好,親手做了他愛吃飯菜來給馮森慶功,求馮森不要再整熊紹鋒,馮森已經查出來黃四海立功減刑是人為製造的,此事熊紹鋒脫不了干係,羅欣然堅信熊紹鋒的人品。

馮森接到上級的調令,他明天就調離巡迴檢察組,想把手頭搜集的沈廣軍案子的資料全部交給羅欣然,羅欣然借口現在不是工作時間拒不接受,馮森認定有人想阻止他繼續調查沈廣軍的案子,想利用最後一晚上的時間,去案發小樹林繼續調查取證,羅欣然也想一起去。

馮森帶羅欣然來禁閉室見沈廣軍,相信沈廣軍沒有殺徐大發,答應幫他洗脫冤情,勸他不要再自殺,馮森苦苦逼問他還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沈廣軍半信半疑,馮森和盤托出自己已經掌握的信息,他在查妻子鄭瑋麗被殺的案子,順藤摸瓜牽出來沈廣順,可他拒不配合調查,馮森讓沈廣軍勸沈廣順說明十年前帝豪夜總會地下車庫車禍案的真相。

沈廣軍深知沈廣順對他恨之入骨,讓馮森去找母親胡雪娥幫忙,馮森給了沈廣軍活下去的希望,沈廣軍答應全力配合他,馮森讓鄭銳給沈廣軍準備飯菜,把他送回監舍。馮森和羅欣然剛想離開,看到羅勁松等人把張一葦送來,張一葦和馮森四目相對,兩個人都心領神會。

馮森決定突審黃四海,還讓王鵬連夜把武強叫來旁聽,羅欣然看出馮森的決心,不禁對他刮目相看。鄭銳把沈廣軍和張一葦送到二監區的監舍,胡大軍假惺惺歡迎沈廣軍歸來,對他噓寒問暖,沈廣軍承認胳膊骨折是自殘,鄭銳讓大家幫忙照顧沈廣軍,他把張一葦叫進來,黃四海頓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