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鄭銳阻止沈廣軍自殺 張友成破釜沉舟查真相


馬國遠故意走在米振東身後,悄悄向他認錯,一再表明是霍東覺指使他用紙刀刺傷米振東,勸他向黃四海和胡大軍低頭認錯,米振東堅決不向他們低頭。回到監舍以後,馬國遠和胡大軍把沾了血跡的紙刀泡進水盆,然後從廁所沖走。

巡迴檢察組第26集劇照

鄭銳在緊閉室外看到沈廣軍企圖用鋒利的紙刀割喉自殺,他二話沒說就衝進去,用警棍把沈廣軍打倒在地。陳詠召開緊急會議,羅勁松對鄭銳的做法讚不絕口,建議在整個監獄查找紙刀的來歷。陳詠擔心沈廣軍自殺的事傳出去引來非議,鄭銳懷疑沈廣軍不是殺徐大發的真兇,常浩害怕此事會牽連到當年辦案的張友成,遭到陳詠的訓斥。陳詠連夜帶著鄭銳等人來找馮森彙報,馮森不贊成大範圍查此事,讓鄭銳利用馬國遠這個內線查紙刀的來源。

冼尤文一直在醫院照顧馮森,馮森勸他早點回家陪老婆孩子,冼尤文找各種理由留下來,馮森也不再堅持。胡大軍讓馬國遠把紙刀全部用水泡開,然後從廁所里沖走了,黃四海暗示胡大軍教訓米振東,米振東反覆講明他沒有把沈廣軍受傷的事說出來,胡大軍根本不信。

巡迴檢察組第26集劇照

就在這時,獄警吹響緊急集合號,鄭銳帶獄警要對二監區所有的監舍進行清監,犯人們到樓道里排成一排,鄭銳和柴明楚等人仔細搜查每個人的床鋪和日用品,沒有發現紙刀,鄭銳懷疑犯人們在身上藏有紙刀,讓他們連夜在院子里跑圈,鄭銳偷偷用石子打馬國遠的腿,他突然腳下一軟摔倒在地,鄭銳把他叫到一邊,苦苦逼問紙刀的來歷,馬國遠一問三不知,答應回去再查一查。

胡雪娥給馮森打電話,可他的手機一直關機,胡雪娥心有不安,趕忙把沈廣順叫起來,沈廣順嚇得渾身一機靈,胡雪娥懷疑他殺了馮森的妻子鄭瑋麗,覺得他中獎的50萬來歷不明,沈廣順矢口否認,胡雪娥讓他去找馮森,如果不見到馮森就不要回來,沈廣順硬著頭皮離開小旅館。

巡迴檢察組第26集劇照

外面寒風瑟瑟,沈廣順凍得渾身發抖,他只好買了一瓶白酒禦寒,可又無處可去,就去天橋下面暫避一時。張友成一早來找宋志明彙報工作,宋志明催他儘快搬到省委來辦公,張友成彙報張一葦是被人栽贓陷害,他是無罪的,張友成想利用張一葦在監獄展開新的調查,希望得到宋志明的支持和配合,宋志明滿口答應,他聽說橙洲檢察院已經查出系統內部有內奸,省委研究決定讓馮森往後退一步,以免打亂他們的調查節奏,張友成答應全力配合。

陳明忠向張友成彙報了沈廣軍自殘嫁禍鄭銳的事,因為馮森認定沈廣軍是被冤枉的,沈廣軍就絕食還以死相威脅,陳明忠擔心馮森繼續查下去會影響到張友成的政治生命,張友成不在乎這些,堅持要查明真相,他要做到問心無愧,陳明忠替張友成鳴不平,勸他做出慎重選擇,可張友成心意已決。

巡迴檢察組第26集劇照

馮森和邊國立去法院旁聽張一葦案子的庭審,遠遠看到喬逸也來旁聽,馮森喊住喬逸,假借張一葦的口吻勸喬逸趁早放棄這段感情,喬逸不相信張一葦會讓她離開,堅持要一直等張一葦出獄,還對馮森反唇相譏。法庭當庭宣判張一葦犯故意傷害罪,他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交罰金一萬元,張一葦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鎮定自若,當眾宣布要認罪伏法,喬逸遠遠地給他比心,兩個人心領神會,常胖子偷偷拍下張一葦被送去監獄的那一幕。

馮森在法院門口等喬逸,把自己的名片交給她,讓喬逸有事隨時來找他,喬逸根本不買賬,還揚言回去發微博為張一葦伸張正義。白小蓮和魯春陽看到這一幕,他們決定開始下一步的計劃,借張一葦的事搞垮張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