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雷東寶獨攬責任 韋春紅求宋運輝


雷士根把雷東寶給他錢記賬記得清清楚楚,老猢猻在村裡上躥下跳地說了雷東寶不少壞話,雷士根脊樑骨都快被戳斷了,被放出來就沒敢出過門。楊巡急得團團轉,他的市場還掛靠在小雷家呢,所以去了雷士根家裡。雷士根小心翼翼地開門讓他進來,雷士根也很自責,他只是想著把賬記明白沒想過會來查,想給宋運輝打電話都不知道怎麼打。楊巡說自己來之前和宋運輝商量過了,只要雷士根翻供受賄的罪也不大,可是雷東寶在裡面把責任都攬了下來,還說雷士根他們都是受他脅迫,也是因此雷士根才能被放出來的,雷士根明白雷東寶是為了小雷家,所以不管別人怎麼看他他都得把這幾個企業看好。村裡的賬雷士根再清楚不過,雷東寶除了行賄沒問題,但是楊巡的市場掛靠在小雷家涉嫌集體資產。楊巡急了,那錢是他自己出的,他還有合同呢!雷士根說自己沒見過這份合同,何況審計組要的是真憑實據。楊巡又懷疑合同是雷士根藏的,罵他要置自己和雷東寶于死地,雷士根氣得把他罵走了。楊巡還沒走,調查組的人就來了,要他配合調查雷東寶的事情。楊巡自然認為是雷士根乾的,雷士根更說不清了。

大江大河2第17集劇照

宋運輝出差回來,馬保平說有事要找他商量,領導班子在會議室開了個會。二期設備報價在兩千三百萬上下,可部里的預算只有一千五百萬,宋運輝建議把計劃上報部里,部里也許會支持他們,但韓則鋼說外匯額度也是有限的,就算路司長支持他們也批不下來多少,韓則鋼一個勁兒拆宋運輝的台,高祥榮和劉玉海連忙打圓場,韓則鋼又拿出了一個備選方案,預算和他們的預算差不多。馬保平認為韓則鋼的方案可行,宋運輝卻認為這完全偏離了二期的初衷,韓則鋼勸他現實一點,他的設備雖然比不上宋運輝但總比一期的好。宋運輝依舊堅持己見。

開完會宋運輝就回到辦公室想辦法去了,然後急沖沖地去找馬保平,說想到了一個辦法,用股權換他們的設備,就是和外國公司合資建廠,這樣解決了資金問題還能得到設計標準。可是馬保平很擔心,宋運輝勸說道大部分股權還是在他們手上,上級應該可以接受。馬保平認為這是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宋運輝認為這是部里的判斷,他們只要上交就可以。馬保平不希望宋運輝冒險,但宋運輝執意如此,畢竟一期因為禁運的事情在設備上做了很多妥協,他不想再留遺憾。

宋運輝剛回辦公室韋春紅就找來了,韋春紅一進來就跪下了,說雷東寶被抓了,她只知道雷東寶和陳書記很要好,二人之間有沒有金錢往來她也不知道。韋春紅苦苦求著宋運輝救雷東寶出來,他走的時候就說了五個字去找宋運輝,宋運輝在他心裡很重要,也只有他能幫雷東寶了。宋運輝表示會盡全力幫助雷東寶,要先安排韋春紅在招待所住下,他先打幾個電話。韋春紅覺得他隨便打發自己,宋運輝說這件事情關鍵要看雷東寶有沒有犯罪事實,如果真的有他也沒辦法,就算是他親姐姐被抓,他也只能在法律框架內幫她。韋春紅覺得宋運輝對自己有意見,說只要雷東寶能出來她就和他離婚,可宋運輝根本沒有這個意思。韋春紅說雷東寶每次過年都守在電話旁邊等著宋運輝打電話,每年宋運萍的生日、祭日,二人整整一個月都不會見面,再見面瘦了一圈。韋春紅知道宋家人在雷東寶心裡比他重要,如果宋運輝狠下心不救雷東寶,他心裡這道疤這輩子都沒辦法長好了。宋運輝堅持原則,他會用全力幫雷東寶,但沒辦法干涉法律。

大江大河2第17集劇照

韋春紅懨懨離開了,也沒有住宋運輝安排的招待所。宋運輝讓方平仔細看一下資料做方案,他要請幾天假回去處理雷東寶的事情。程開顏早早就在家裡等宋運輝回來,他走那天因為吃醋沒去送她。程開顏這幾天想了很多,明白自己不該疑神疑鬼的,二人把話說開了。宋運輝看起來還是不太好,程開顏很擔心,再三追問宋運輝告訴她雷東寶被抓了,今晚他得回趟江陽,要程開顏別告訴父母,雖然他們嘴上不說但其實還是很惦記雷東寶。

宋運輝給家人買了很多禮物,有宋引的巧克力和程開顏的大衣。宋運輝借口要回廠里處理事情,這幾天都要在廠里。程開顏給宋運輝準備了行李,嘴上不說對馮工和宋運輝出差一事還是耿耿於懷。雷正明和紅偉被放出來了,雷士根說當務之急是讓所有產業都運作起來,不能讓雷東寶在裡面還擔心。讓他白受罪。可是雷忠富埋怨雷士根把送錢的事情記在賬上,雷士根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所以才要努力替他守住產業,求著他們保住小雷家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