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鳴風樓叛變 四十八寨血流成河


四十八寨腳下春回鎮,周翡一干人等休息於此,街市熱鬧喧嘩,不妨礙周翡與謝允月下談心。家門就在眼前,周翡不知寨中情況,尚念著此番回去恐再難下山,也更加好奇謝允今後去處。不料謝允竟出言調戲,不過這因好奇生出的情愫,倒確實為真。

正在二人閑聊之際,馬吉利再次慌張前來求救,全因李妍貪玩再次不見蹤影。等周翡二人找到她時,發現李妍正與救她出房中的楊瑾鬥嘴,便也隨之。正巧此時,李晟與吳楚楚也到達春回鎮,與李妍二人撞個正著。四人回到客棧與馬吉利大概說清山下形勢利害,欲儘快趕回寨中。

深夜,蔻丹可私自將牽機陣關閉,說明魚老必將慘遭毒手。牽機陣徹底關閉不再運行尚且需要一個時辰,谷天顯便帶著一眾地煞弟子等在洗墨江的對岸,待時機一到,便可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

鳴風樓掌門蔻丹帶領所有弟子叛變,他們本就擅長牽機線絞殺,趁著四十八寨其他弟子不設防備,逐一攻破,一時間血流成河。

尚不知情的周翡,此時正和謝允坐在四十八寨對面的山頂之上,離家許久,思念之情越重,就連月光似乎都變得更加明亮皎潔。可隨著山對面一陣騷動,許多飛禽受驚離開,引起謝允注意,二人這才意識到寨中或許正在經歷突變。

周翡和謝允與眾人匯合,簡單互相了解近來之事,連夜趕回四十八寨。而此時的四十八寨群龍無首,僅靠著幾位長老出謀劃策,但李瑾容不在寨中坐鎮,他們又向來互相不服氣,如長老趙秋生和張博林便已吵得不可開交。

待天大亮,谷天顯帶著地煞正式攻入四十八寨,等周翡一干人從小路潛入寨中,入眼便是滿地屍體。從屍體死狀可發現皆是鳴風樓所為,再聯繫山下隸屬鳴風樓的暗樁皆已叛變,也就不難猜想其中真相。

周翡一路來到長老堂,看著二位長老仍在互相責怪,學著謝允來此之前所教話術,拿出威嚴進行一通合理安排。原本二位長老尚不將周翡這等小輩放在眼裡,卻暫時被對方的氣勢震懾,再加之周翡以小輩禮給足二人顏面,這才順利化解內部矛盾。

有了鳴風樓的支持,地煞入四十八寨再無阻礙,幸虧李晟心生一計,帶著鄧甄等人暗中將禁林中的牽機線改變方位,這才解了眼前之危。而周翡等人也與谷天顯帶領的地煞眾人,在密林中狹路相逢。

蔻丹率領鳴風樓弟子隨後而至,更是對著寨中人行挑撥之事。鳴風樓在江湖頗有威名,蔻丹從一開始就不願屈居於李家人之下,一生囚禁于四十八寨,成為寨中的看門狗。

當初魚老為顯誠意,將牽機陣獻給洗墨江,為防圖紙泄露,這才費盡心機將蔻丹捉回。這些年,蔻丹一直心存怨恨,如今聯合俞聞止,非但可以獲得自由,更能一雪前恥,她自是求之不得。

鳴風樓叛變,周翡親眼所見,再親耳聽聞蔻丹將魚老殺害,更是怒從心起,當下便要與其一決勝負。奈何寨中長老養尊處優,自視不凡,張博林首當其衝要與谷天顯一決高低,誰知幾招過後便全然不敵。

周翡見張博林敗下陣來,趁機拔刀上前戰蔻丹。數招下來,蔻丹雖招招陰險,但周翡勝在了解她武功路數,倒也應對輕鬆,再加上周翡此次下山所得,雖然無法真正打敗蔻丹,卻也輕易便可傷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