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周翡得霓裳夫人贈刀 眾人匯合回四十八寨


銀霜滿地,殷聞嵐和李徵在飛雪中比試,仿佛無言的交流,二人神交已久,如今便已是將對方當成此生知己。隨著刀劍相交,斷成兩半,殷聞嵐和李徵卻並無絲毫可惜之色,反而相視大笑,刀劍可斷,情義不可斷。

霓裳夫人此後為他們再次打造一對相同的刀劍,但因得知對方已獲神兵利器,便也不願再拿出獻醜,誰知兩年後,便再無相見之日。如今,霓裳夫人將其中的刀贈予周翡,倒也算圓了她的心意,周翡也自是卻之不恭。

殷沛從噩夢中醒來,下意識抓住從不離身的劍鞘,可見他活得多麼草木皆兵。這時,從門外跑跳進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殷沛這才想起,當他被惡人圍攻時,是一位老道人救了自己,也正是孩子口中的沖霄老翁。

殷沛所在之處,是一個臨時搭建的貧民窟,是沖霄子專門用來收容流民。殷沛從小經歷皆是背叛和陰謀,在他眼裡,這不過是旁人借口善心用來擴張自己的勢力,即便是救了自己也是為偷盜劍鞘而來。

小孩不顧殷沛惡語,拉著他來到沖霄子的住處。面對沖霄子的關心,殷沛嗤之以鼻,他見過太多以父親友人之名,先是對他施以關心,再暗中圖謀劍鞘的偽君子。

沖霄子眼見殷沛對自己的一言一語皆不信任,便以挑水為由,企圖讓他發現自身體虛不利習武的真相。誰知殷沛疑心過重,根本聽不進沖霄子好言相勸,直到對方將殷聞嵐書信交出,殷沛看著信中熟悉而久違的字體,眼眶不禁泛紅。

據沖霄子所言,殷沛此刻體質不但不可再練武,甚至若再提氣與人動武,其後果便是殷家就此斷後。不論是對父親的思念,還是眼前的殘酷,二者都是殷沛不能接受的事實。

不過半天沒見,等周翡二人再次回到樵雲居,裡面所有東西均已不見,人去樓空。霓裳夫人不告而別,這是羽衣班的規矩,周翡本見茶壺未涼欲追,聽著謝允的解釋,這才作罷。

周翡與馬吉利匯合后,帶著李妍和一眾四十八寨的弟子趕回寨中,謝允跟隨其後,準備一同前往四十八寨。期間,眾人在一處客棧落腳,卻發現楊瑾竟一路跟蹤至此,揚言要久居四十八寨練刀,直到可以比武贏過周翡方可罷休。

李妍本就任性又念著對方逼迫周翡比武的仇,聲聲質問對方綁架自己的過錯,卻不想自己那些天過得多麼舒適。李妍見楊瑾糾纏不休,索性搶走對方身上玉佩轉手便送給周翡。此玉佩是行腳幫信物,無論走到哪裡,攜帶之人皆可得到行腳幫的鼎力相助。

此時,四十八寨洗墨江旁的小屋內,蔻丹正將自己無意查看的一封信件交給魚老。這是一封俞聞止的來信,信中表達了想要與鳴風樓化干戈為玉帛的念頭。蔻丹與魚老的交談中,似乎很是希望緩和鳴風樓和俞聞止的關係,更欲離開四十八寨,在江湖中重振鳴風樓的名聲。

透徹如魚老,自然聽懂蔻丹的言外之意,眼前這個人是他從小看大的侄女,定不想對方誤入歧途,又不忍心言辭苛刻,便有意點撥幾句。誰知蔻丹以查看牽機為由,夜間再次來訪,故意用手帕擦拭魚老的茶杯,不知意欲何為。

聞煜到達軍營后,將近來的消息帶給周以棠。最近一直打探不到關於四十八寨的消息,如今,俞聞止出現在地煞山莊,谷天顯又在衡陽密謀,四面八方皆有異動,周以棠心有懷疑卻希望事實並非如自己所想那般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