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肖隊小武碰面確認刀尖殺人嫌疑,苗苗潛至歹徒身邊伺機報復反遭不測


柯瀅躺在病床上仍在昏迷狀態,額角被雪白的紗布覆蓋著,臉上遍布淤青。小武一邊用棉簽給她擦拭傷口,一邊感慨好好一個姑娘幹什麼不好非干這個行當。再說了,這個暴脾氣也根本不適合,自言自語之時,柯瀅醒了過來,情緒激動之下把小武趕了出去。

二叔知道封老爺子這次真的動怒了,急忙找來刀尖吩咐下去,一定要查清是哪個不怕死的殺了警察,查出來趕緊處理了。

刀尖帶人來到了醫院,看著病床上虛弱的柯瀅不耐煩地罵她矯情裝病,還好小武在旁一直勸著,這才沒讓他把人從病床上拉起來。

警隊,技術科送來了一份報告,說是陳瑾岩出事當晚的隨身物品,肖隊仔細查看了一番,撥通了小武的電話。此時的小武身邊站著刀尖,他只能假裝電話那邊的是推銷房子的,對著電話罵罵咧咧一通。可刀尖生性多疑,又逼著小武打到了剛才的手機上,幸好肖隊反應及時,配合著小武演完了這齣戲。

這個時候,大鍾過來了,之前投案自首的小混混撂了,說是受一個叫做徐傑的人的指使,這才替人頂罪。肖隊錯愕不已,不是刀尖嗎?還沒等他仔細查問,小武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二人約好見面,肖隊將有關陳瑾岩的遺物交給他。

醫院,身著病號服的柯瀅悄悄來到了護士站,稱自己手機壞了,想要給家裡報個平安,可是她撥過去的號碼無人接聽,萬般無奈之下,柯瀅只好請余澄波幫自己一個忙……

小武回到病房后,柯瀅已經躺在了那裡,眼神倔強,稱不想吃桌子上的飯菜,把他打發出去買了新的吃的。又借了小武的手機,先是打給了柯母,輕描淡寫地說手機壞了,學生那裡又出了點事,處理了一下所以晚上才沒回家。后又撥通了學校的電話,稱自己早上出門被電動車撞了一下,崴了腳,需要請幾天假。整個過程語氣顯得十分輕鬆,把旁邊的小武看得目瞪口呆。這女人真是了不得,自己還是躲著點吧。索性就離開病房去見了肖隊,小武將自己和陳瑾岩的事情如實告訴了他,除了自己目睹老陳死亡的那件事。對方追問起來只是推脫當時在喝酒,可肖同斌來之前對於他就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用激將法逼問出來了當晚的事情。他嘆了一口氣,將老陳當晚身邊的遺物交給了小武,是一份有關小武養父以及親生父母的重要資料。還沒等他跟小武交待完,警隊突然傳來消息:苗苗被刀尖抓到了。原來,陳苗苗為了調查父親死因,偷偷潛入了刀尖所在的聚金霄。

苗苗是老陳的女兒,小武哪能坐得住,立刻趕了過去,此時的苗苗被刀尖綁了起來,危在旦夕。幸好警察及時趕到,這才避免了悲劇發生。只不過在公安人員衝進來的時候,刀尖正在和封瀟聲通話,現場的一切都落入了他的耳朵。

成功解救了老同事的女兒后,肖同斌再次勸解苗苗不要再以身犯險,關於老陳的事情,局裡自有安排。可他沒想到苗苗激動地反駁了他,在她的眼裡,這些所謂的警察根本就沒有把父親的死當回事,什麼追悼會,什麼自有安排,全都是做做樣子。

小武走了后,柯瀅行動就自在多了,余澄波給她帶來了一部新手機,她偷偷調查起了申世傑頂替封瀟聲的有關細節,包括赴歐洲調查的地點,以及面部整容恢復的時間。可當她偷偷躲在衛生間打電話時候,封瀟聲戴著帽子遮住臉突然闖進來拽著她的頭髮就把人扯了出去,就連小武也被封瀟聲用利器頂住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