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小武匿名報警殺人者實為刀尖,封瀟聲為報復不擇手段折磨柯瀅


小武得到老油槍的賞識,成了那個背著滿是錢的麻袋的馬仔,在一次麻將局和刀尖正面相對時,小武腦海里一直浮現出他殺死陳瑾岩的場面,一時失神。老油槍暗叫不好,如果露餡了,自己和兄弟們全都玩完。他也不肯答應小武離開自己身邊,對於這個小弟,老油槍很是喜歡,不想讓他有一天不明不白地死在哪裡。

臨走之時,刀尖喊住了老油槍,打聽起了小武的底子,說是身邊缺人手,想借幾天。為了不被發現什麼不對,小武只能硬著頭皮頂了上去。倒也不是什麼為難的工作,只是讓他每天開車接送一個女人。

警局,陳苗苗抱著父親的遺像哭成了淚人,連她都知道爸爸的死不是單純的車禍,一定是調查案子得罪了人被害了。

肖隊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聲稱自己是陳瑾岩死亡現場的目擊證人,他看到是一個叫做刀尖,原名張志高的人撞死了陳警官。說完立刻掛斷了電話。報案的不是別人,正是小武。

了解到報案人是用一個小賣部的電話報的警,肖隊立刻吩咐屬下對這個小賣部以及這個刀尖展開了調查,碰巧的是,在一旁的陳苗苗聽到了剛剛發生的一切……

陳瑾岩被殺的事情驚動了封老爺子,他吩咐屬下,著重調查和申世傑有關的人,一旦查出是誰乾的,立刻把人做掉。

柯瀅自從經歷了照片事件后,平日腦海里自己捅向「瘦狗」那一刀噴出來的血,就連西瓜汁都能讓她變的一驚一乍。可封瀟聲還是不肯放過她,情趣內衣都寄到了柯瀅家裡,打電話調侃之中還在暗示,自己對她在家裡的所有一切了如指掌。

如今的柯瀅幾乎完全被封瀟聲掌控著,根據遊戲規則,對方几乎對她呼之而來喝之而去,小武的工作就是接送柯瀅往返。一天,柯瀅進了一個看起來極為惡趣味的房間,封瀟聲當然不會親自出面,他依然以一個神秘人的身份要挾刀尖,是刀尖找來了一個猥瑣矮胖的男人。這男人看到柯瀅后,眼睛立刻放出了光芒……監控器前的封瀟聲滿意地看著此時發生的一切,一邊拿起一本全英文讀物熟練得模仿著眾人眼裡的封瀟聲。

在門外等待的小武接到了老油槍的電話,他立刻走到了一個沒人的角落,對方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能露什麼馬腳,刀尖殺的是警察,回頭遭通緝時候可不能把他這邊的兄弟給連累了。小武連連答應,待他掛完電話回去的時候,只見那個矮胖的猥瑣男被人拖了出來,渾身都是傷。他立刻進去房間查看,柯瀅也傷得不輕,他見情況不妙,立刻將人送到醫院急診科,醫生檢查完嘆了一口氣:患者頭部胸部背部四肢均受到了不同損傷,還伴有嘔血以及頭暈,不能排除顱內損傷,究竟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才能受這麼嚴重的傷。聽了醫生的話,小武愕然,這柯小姐到底是怎麼得罪了刀尖,竟然被折磨成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