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柯瀅孤立無援重逢歹徒,封瀟聲確為申世傑證據確鑿


南洲市警察局被一股沉重的氣氛籠罩著,老陳是在興隆街街口被一個路人發現的,等救護車到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一個男警察流著淚咬牙切齒斷定這不可能是普通的肇事事故,警察局也已經發布了逃逸的犯罪嫌疑人通緝令,誓要替陳隊報仇。

小武躲在一間老舊的房子里,陽光透過窗戶照在他的臉上,桌子上零散放著幾個捏扁的啤酒瓶易拉罐,他回想起和老陳相處的一點一滴,陳隊最後彌留之際還在拚命拖著刀尖的腿給自己爭取逃命的時間……

柯瀅幫爸媽把行李箱放進長途客車行李架上,原本定於下個月的旅遊團被提前到了今天,柯母笑得心花怒放,也不知是哪個大企業的贊助,這麼大手筆。

送走爸媽后,柯瀅剛上車就接到了雨澤的電話,對方稱醫院突然通知他要去北京參加一個培訓,事發突然,來不及回去,就直接打車去機場了。

剛掛了未婚夫的電話,學生余澄波那裡就出事了,原來去一個公司送外賣時被人指控偷手機,柯瀅趕到地方后,又是道歉又是解釋,還沒處理完就撞上了公司董事長封瀟聲,對方稱認識柯瀅,還打定了主意晚上要和她吃飯,柯瀅知道該來的總是躲不過去,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叮囑余澄波在餐廳外面等著,如果自己兩個小時沒出來就果斷報警。

入夜,柯瀅如約到了地方,今晚的一切都顯得無比詭異,面前那個無數次出現在她噩夢裡的臉,竟然笑眯眯地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害怕他,柯瀅如實相告,七個月前,她遇見了三個劫匪,其中一個頭目和封瀟聲長得極為相似,所以自己在見到他的時候才會有些失態。

聽聞此言,封瀟聲很是紳士地表示了歉意,柯瀅也稍微放鬆了警惕喝了口水,或許,是自己多心了,可接下來封瀟聲給她看的一樣東西,幾乎嚇得柯瀅魂飛魄散,昏了過去,那是幾張「瘦狗」死亡現場的照片,被封瀟聲假借道歉放進了禮物盒子里,沒錯,是他,是申世傑,他回來了……

等柯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她拖著疲憊的身體洗了一個澡,剛出浴室門就接到了封瀟聲的信息,對方對自己父母和未婚夫雨澤的行蹤了如指掌,看來這幾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搞得鬼了,把自己身邊能夠依靠的人全部支走,讓她孤立無援?不,不!還有一個人,陳警官!陳警官一定可以幫自己,柯瀅開著車失魂落魄到了公安局,申世傑回來了,他回來了,但沒有人相信她的話,陳警官出了車禍,如今的柯瀅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絕望,她漫無目的地走著,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柯母焦急不已,他們在蘇州的賓館被人潑了血,還寫了一個「申」字。

柯瀅眼神空洞,封瀟聲的電話過來了,她麻木地告訴對方自己沒有報警,懇求他不要傷害自己父母。

時隔多日,終於有人來投案了,聲稱和朋友喝了酒,夜裡開車不小心撞了人,剛開始不敢自首,後來覺得瞞不過去,才來了警察局,肖隊當然不信,可這人就是個無賴,問得急了就抱頭大喊:警察打人了!實是令人頭疼。

柯瀅通過余澄波的話以及小區監控,發現自己竟然走著回家了,沒錯,確實是自己的衣服,戴著一頂白色棒球帽,可那個人不是她,后封瀟聲果然爽快承認了所有一切,他確實是申世傑,陳警官是他殺的,柯瀅父母也是他威脅的,他也不想直接要了柯瀅的命,他要把一張白紙一點一點弄髒,踩進爛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