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刀尖受人威脅滅口陳瑾岩,小武目睹陳隊喪命痛哭崩潰


在醫生的建議下,柯瀅接受了心理治療,同時加大運動量,調節身心的平衡,努力想要擺脫那件事的陰影。

陳隊回到家裡,女兒苗苗由於戀愛不順心在房間里敲架子鼓解氣,這也難怪,她剛進入南洲大學的第一天陰差陽錯結識了學長余澄波,可對方對她不冷不熱,這才積了一肚子氣。儘管苗苗什麼都不肯說,但陳瑾岩充分發揮了他的刑偵專業,三言兩語就猜出女兒應該是喜歡上了迎新生的學長,苗苗被猜中心事又羞又氣,甩下父親就離開了房間。

陳瑾岩翻開筆記本,拿出夾在裡面的申世傑照片,回憶起柯瀅的話,心中疑竇叢生。再加上公安人員的調查顯示封瀟聲六個月去去了歐洲,最近剛回國,時間線也驚人的巧合,會不會,柯瀅是對的?申世傑真的換了一個身份重新回來了?

陳瑾岩帶著屬下大鍾去了封氏集團,聲稱在一樁關於申世傑案子的物證中發現了封瀟聲的名片,所以過來走訪一下。雙方對話均滴水不漏,陳瑾岩在這次簡短的會見中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但他知道如果一個人想要徹底模仿變成另一個人的話,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於是讓下屬調出六個月前封瀟聲關於新能源演講的視頻資料,他要仔細比對其中細節。

無獨有偶,封氏集團大廈里的封瀟聲也在看那段視頻,陰鶩的臉上滿是凶狠……

柯瀅坐在沙發上啃蘋果,心中依然心亂如麻,雨澤給她點了外賣也不敢開門,只是讓人放在了門口,她自己都在懷疑自己精神是不是出了問題。雨澤心疼每天緊繃著的柯瀅,提出要帶她出國散心,正好兩人定了婚事,就乾脆多請一段時間假出去度蜜月。

小武在老油槍這邊混得風生水起,很受賞識,他依舊做著外賣員的工作,因為這樣接觸的人多,或許可以早日找到親生父母,

入夜,小武按照陳瑾岩的安排來到了烈士陵園,陳瑾岩感慨小武心存大義,冒著生命危險也願意做自己的線人,雖混跡于江湖,可心仍是鮮紅熾熱的。他知道小武的心病,特意托同事打聽他父母的消息,已經有了眉目,小武聽此一言,心中萬分感激,若真可以找到父母,那陳隊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恩人。

刀尖接到了一個神秘人的來電,對方用申世傑的事情要挾他,讓他殺了陳瑾岩,刀尖大駭。

雨夜,小武和兄弟們在燒烤攤喝得正高興,一條短信把他引了出去,他急匆匆只跟老油槍一個人打了個招呼,聲稱有一筆債能收回來,就出門了。實際上,這是陳瑾岩約他出去,可令小武做夢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個雨夜,他親眼目睹了刀尖殺了陳瑾岩。電光火石間,車就把人撞飛了,小武站在不遠處驚恐萬分,此時刀尖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人影,陳瑾岩垂死掙扎之際仍在拖延時間幫小武脫身。

回到燒烤攤后,小武遇到了殺人回來的刀尖,老油槍看小武狀態不對,把人拉進廁所仔細盤問,這才得知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小武隱去了自己和陳瑾岩的關係,情緒崩潰的小武痛哭勸老油槍報警。可黑社會的人如果報警抓自己人的話,明天估計就會被人弄死,老油槍卡著他的脖子一字一句得回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