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柯瀅深夜驚醒疑當年歹徒潛入家中, 雨澤求婚柯瀅二人終成眷屬


柯瀅的記憶仿佛又被拽回了那個夜晚,怎麼可能呢?申世傑不是死了嗎?她腿一軟,倒了下去,就聽到有人急匆匆得趕過來跟男人交談,稱他:封先生。這封先生掏出手機打電話時候還禮貌地微笑著看著地上的柯瀅……

柯瀅坐在沙發上用冰袋冷敷消腫腳踝,腦海中浮現出那張臉,心亂如麻。這時,雨澤下班回到了家裡,柯瀅將今天的遭遇告訴了他,雨澤只當是柯瀅心底的陰影還沒有消失,寬慰她申世傑早就死了,莫要再害怕。

封氏集團大樓,封瀟聲對如今新換的辦公室擺設非常滿意,助理遞給他咖啡的時候,禮貌地說了句謝謝。等人走了后,溫潤的臉龐卻瞬間染上了一抹嗜血的氣息,他翹起長腿搭在辦公桌上,會議文件也被扔在一旁。

警隊,1.28殺人案久久不能結案,陳隊認為,雖然嫌疑人已經身亡,可眾多細節依舊沒有查清楚,申世傑作案逃脫後為何潛回南洲還正好被人舉報?到現在為止,公安人員一直沒有掌握此人的指紋、DNA,只能依據報案人提供的藏身之處的血跡和模糊不清的屍體來判定申世傑的死亡。可這個人的反偵察能力既然這麼強,為什麼偏偏剛回到南洲,就被人舉報了呢?這些蛛絲馬跡完全經不起仔細推敲。他相信,這件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小武因為涉嫌搶劫,被兩名警察帶回了審訊室,陳隊調查出了小武的背景:原名孟輝,山東泰安人,五歲被人拐賣,曾做過保安,餐廳經理、送過外賣,后在七個月前做了黑幫老油槍的手下。至於為什麼和老油槍混在一起,小武解釋自己當時是被逼的。陳隊知道這孩子本性不壞,或許,對自己有用處,於是他掏出了一張照片:封瀟聲……

今天是南洲大學新生入學的日子,校園裡好不熱鬧,余澄波接到了柯瀅的電話,原來是柯瀅幫他找了一份給教授當助手的兼職。柯瀅知道自己這位學生家境不好,於是平日里有什麼就盡量照顧著點他,余澄波提出晚上一起去新生入學的晚宴一起吃飯,柯瀅婉言謝絕。下了班就急匆匆來到和雨澤約好的廣場,她沒有料到的是,男友竟準備了驚喜向她求婚,柯瀅捧著花熱淚盈眶,在圍觀群眾的起鬨聲中笑著答應了雨澤。

晚上回到家中,柯瀅洗漱時候摘下了戒指,心裡都是甜蜜的,可求婚的浪漫依然沒有抵消七個月前的那個夜晚給她留下的陰影。她又一次於噩夢中驚醒,發現自己臨睡前關好的門窗竟然都被打開了,柯瀅立刻報警,警察來了之後也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線索,只當是她心理緊張造成的問題,影響不大。

可如今的柯瀅就像是受了驚的貓一般,她約了陳警官來到封氏集團,一口咬定申世傑和封瀟聲絕對是一個人,不是她精神錯亂。即使那人換了身份,搖身一變成了什麼集團董事長,可她記得那個眼神,人的眼神是不會變的。

陳隊看著面前這個文弱的大學女教師,心裡很是敬佩,能從三個窮凶極惡的歹徒手裡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她做到了。但是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申世傑還活著,現在需要的只是時間,時間會沖淡一切,證明一切,有罪的人終不能逃脫法網。

小武依舊做著老油槍的手下,只不過,他成為了陳隊的線人,將陳隊約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告知對方老油槍最近結識了一個刀疤臉,陳隊知道,刀疤臉是通緝犯,身上可能藏有槍支,叮囑小武務必小心。

柯瀅猶豫了幾天後,還是來到了一家心理咨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