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柯瀅深夜遇險巧脫身,申世傑死而復生謎團重重


柯瀅開車行駛于盤山公路上,嘴角止不住地上揚,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自己的未婚夫雨澤了。雖然雨澤早就勸過她山路危險,但多日未見,柯瀅已經準備了許久要給他一個驚喜,打定了主意,哪肯回去。

入夜,白色的轎車在盤山公路上勻速行駛著,在車燈的照射下,柯瀅看見黑漆漆的公路中央好像躺著一個人,她猛地踩了急剎車,小心翼翼地下車查看那人情況,剛靠近就被另一個人從後面猛地拽住頭髮摔在了地上,用槍頂著她的頭,柯瀅腦袋空白,只聽得對面車裡傳來一個幽幽的聲音:動作快點,別留後患……

第二天南洲市警察局陳隊帶人趕來,在現場發現了一具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還有被搶來已經報廢的車輛,不由得佩服起昨晚報案的大學女教師,真可謂膽識過人。根據現場遺留下的蛛絲馬跡可以判斷,至少有兩名嫌犯逃脫,隨即吩咐下去沿著道路繼續搜索。

醫院里,柯瀅恍惚之中終於醒了過來,艱難地叮囑病床前的男友,這件事千萬不能讓自己父母知道,雨澤看著渾身是傷的未婚妻,心痛地點點頭。

警局,陳隊根據現場分析應該是三人團伙作案,那具燒焦的屍體就是受害者柯瀅捅死的,還有兩人在逃,其中一人還受了傷,建議公安人員重點排查醫院藥店等地,同時應該注意一下還在通緝的犯罪嫌疑人,此團伙有較強的反偵察能力,應該早有前科。

柯瀅木木地看著天花板,回想起那天晚上,兩個亡命徒想用槍結果了自己,她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甚至不惜以美色誘惑了其中一個叫做「瘦狗」的男人,在得到老大的允許后,「瘦狗」急不可耐地拉著柯瀅進去了車裡……

柯瀅看不清他們的老大長什麼樣子,那人穿一件連帽外套,遮住了眉眼,靠在車前方,她趁「瘦狗」意亂情迷將其捅死推了出去,車外二人這才知道著了道了,那男人發了狠,把臉貼在車前擋風玻璃上,凶惡的眼神似乎要吃人一般,柯瀅幾乎已經魂飛魄散,生死邊緣也不知從哪裡迸發出一股力量踩下了油門,車瞬間啟動,連帶著撞飛了車窗前的男人和另外一個歹徒……

小武是一個送外賣的,和幾個兄弟拉幫結派,帶著他的幾個馬仔手持棍棒闖進了麻將屋要帳,雙方起了衝突,警察及時趕到,嚇得他們紛紛扔下了傢伙四處逃竄,小武陪同伴在醫院處理傷口時候被公安人員逮了個正著。

原來,整個公安局上下都在加班加點尋找逃竄的犯罪嫌疑人,小武他們是被誤認了。陳隊看著手機上技術人員根據柯瀅記憶繪出的犯罪人員肖像,嘴裡緩緩吐出一個名字:申世傑。車內發現的一枚指紋鑒定結果顯示是跟申世傑一起逃跑的老壺,之前就有案底。

申世傑,人稱「傑哥」1.28事件中因殺害功成集團董事長馬斌被通緝,和兩名同夥逃離南洲,三月十四日夜晚,企圖搶劫柯瀅遭到反抗兩同夥一死一傷。武亞軍,外號老壺,一直是申世傑的左膀右臂。死掉的那個叫瘦狗。作案車輛既然已經被他們拋棄了,那就說明申世傑二人已經潛回南洲,那麼重點排查工作範圍就應該在拋車附近。

小武和弟兄們在燒烤攤喝酒擼串,上個廁所的功夫就被老仇人槍哥給綁走了,對方一口咬定是他將警察引了過去,這才讓公安人員抄走了自己三百萬。小武倒是個機靈人,甜言蜜語哄得槍哥收了他當小弟。

外面到處都是通緝申世傑的警察,他想法設法弄了點吃的回到藏身處,卻發現老壺無意中泄漏信息,招了警察過來,老壺深感愧疚,讓申世傑儘管逃命不用顧及他,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捨身相救的大哥竟選擇了殺人滅口。

申世傑逃跑了,警察根據現場的手機順藤摸瓜找到了老壺求救的刀尖,刀尖並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他頂替了申世傑的位置,是如今封騰最為器重的人,封氏集團是本市首屈一指的大型企業,在新能源領域有著不俗的實力。

座無虛席的封氏集團禮堂,一個年輕男人在台上侃侃而談,倡導可持續發展的新能源產業的發展,陳隊在台下眯著眼睛看著這個幾乎和申世傑長得一模一樣的臉,而幾乎同時,申世傑被發現藏匿在山裡,在警察的追趕下被逼到懸崖邊上跳了下去,根據附近山洞里的血跡和殘缺不全的屍體對比發現確實是同一個人,因此,申世傑這個人也被宣判了死亡。

七個月后,南洲大學收到了一筆來自封氏集團的捐贈,捐贈儀式當天,柯瀅忙得焦頭爛額,在地下停車場剛掛了雨澤電話,就聽到了背後有人問路,她漫不經心地往後掃了一眼,驚恐地發現這張臉竟如此熟悉,申世傑?不是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