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陸可和青嶼約會找不到感覺 思怡酒會遇帥哥問她要號碼


楊青嶼請陸可吃飯,送給她一本自己寫的新書請她提提意見,陸可開玩笑地說一個槽點一頓飯,就從這頓飯開始。青嶼笑道沒問題,正好今天他剛拿到筆版稅。回到家陸可去喂籠子里的變色龍,思怡看到很驚訝,她問陸可不是害怕它嗎,陸可覺得它就像她的吉祥物,自從它來了之後她好像轉運了一樣。

葉舟和關玥正在店里吃夜宵,忽然他接到思怡的電話就把位置發給她了,關玥聽說思怡要來不太開心就借口有事起身走了。思怡來到后他們邊吃邊聊,她覺得關玥看她不爽,認為她攪黃了陸可和初戀,又搶走了她的姚遠。葉舟打算下一次他組個飯局讓她們聊一聊,聊開了也許就沒事了。

這天陸可和張芒在辦公室聊工作,青嶼來給她送新書分享會的話題草稿讓她先看看,青嶼離開后張芒告訴陸可青嶼喜歡她。葉舟帶關玥和思怡一起吃飯,關玥不太情願地坐下來,飯桌上兩人都不說話低頭各玩手機,葉舟就努力去找話題,結果沒聊兩句氣氛又冷了。

會議室里張芒看陸可一直看手機,就問她是不是在等誰的微信,陸可說她和青嶼熟絡不起來,微信聊天總是冷場。張芒就在她的手機上下載了幾個戀愛表情包,他隨手給青嶼發過去一個,立馬對方就回復了,他就幫他們約定晚上酒吧見面,陸可看到張芒這神操作不禁誇他厲害。晚上陸可給張芒打電話鬱悶地說沒進展,他就建議她給青嶼點杯赤道之夜,這家店的習慣是這杯酒要一飲而盡,然後讀杯底的詩句很浪漫很符合青嶼這個文青,然後酒精一上腦他就說出心裡話了。

第二天張芒一到雜誌社就問陸可昨晚咋樣,陸可沒好氣地說青嶼喝了赤道之夜后就吐得昏天黑地,大半夜的差點進醫院。張芒不禁笑青嶼酒量差,陸可覺得昨晚那麼尷尬,他一定不會跟她聯繫了,張芒說他那麼老實一定想著怎麼跟她道歉呢,話音剛落,青嶼就打來電話約陸可去陶藝館。陸可擔心這次約會又會被她搞砸,張芒就說再幫她一次,和她一起去到時現場撮合他們。

沒想到兩人來到陶藝館青嶼卻遲遲未到,陸可擔心自己被放鴿子,張芒說他不像這種人。兩人就邊做陶藝邊聊,看到陸可不小心把手上的泥巴弄到臉上,張芒就給她拍照調侃她像瘋狂原始人,兩人就笑鬧著互抹泥巴。陸可覺得自己最近挺幼稚的,張芒說只要喜歡上一個人就一秒鐘變成高中生,那不叫幼稚叫勇敢。他想問她周末有沒有時間,這時青嶼匆匆趕來了,張芒就借口有事起身離開,走出幾步后他回身看著兩人一起做陶藝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陸可看青嶼臉上有泥,就學張芒拿手機拍下來讓青嶼看像不像瘋狂原始人,誰知青嶼看后說臟死了急忙用紙巾擦掉,陸可看他這樣心裡不免有些失落。

這天陸可在樓下便利店買東西,突然接到張芒打來的電話,他說江湖救急讓她趕緊到公司,原來一個女孩不知怎麼知道他的辦公地址一大早在門口堵他,他讓陸可回來幫他擋一擋。陸可來到公司告訴那個女孩張芒早就辭職了,他攜款出逃不過他們已經報警處理了,女孩聽了很驚訝就匆匆走了。隨後張芒向陸可道謝,問她和作家怎麼樣了。陸可說青嶼約她去東極島度假,不過她拒絕他了,她覺得可能沒那麼喜歡所以總是熟不起來,張芒調侃她的標準就是熟,他覺得他和陸可挺熟的問她要不要試試,陸可說他和那些鶯鶯燕燕最熟了,張芒打趣她吃醋了。

思怡看張芒對陸可的事很上心,就問陸可他是不是對她有意思,她覺得像他這種招女孩喜歡的人她掌控不了,太沒有安全感了。思怡說掌控不住才是挑戰,還說談戀愛就像升級打怪一樣。陸可問思怡談戀愛就沒遇到過級別比她高的人嗎,思怡笑道從來沒有,她倒挺想試試。

葉舟生病了思怡過去看他,她和關玥一邊照顧葉舟一邊打嘴仗,但兩人的關係似乎比以前緩和了許多。關玥走後思怡說她人不錯挺爽快的,葉舟嘟囔道她們一起罵他挺爽的。隨後思怡也要走了,葉舟聽說她晚上去參加一個酒會就讓她帶個姐夫回來。酒會上思怡覺得無聊就自己躲到一邊打遊戲,一個帥哥走過來要和她比一局。沒想到她連輸幾局,她不服氣還要比,帥哥說她怎麼和三年前一樣爭強好勝,原來之前他們在紐約見過面,他問思怡要電話號碼,她說他們再比一局如果他贏了就給他號碼,結果他輸了她就起身笑著離開了。